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160章 赌气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谢清清的婚事定了。

    谢清婉心底说不出的失落。

    没有想到,在很多人的轨迹都发生了变化以后,自己的大姐的命运却是还是改变不了。

    她扯了面纱径直的离开了谢府。

    她怕,她怕等下听着他们商量婚期,婚事的具体事宜时,自己控住不住。

    街上人来人往,嘈啧热闹,但是,她却是只身一人疾步的走向城外。

    石雪被安排在府里,帮助自己帮吴淑芬的忙。毕竟,她现在还是红眼病患者,不能出席任何的场合。

    李文文去看小虎,一时间自己身边只剩下石素。

    但是,院子里也离不开7;1838099433546人,石素没有办法出门。

    再说了,她也不想让人跟着,发现自己的狼狈模样。

    朱彝带着陈衡远远朝着城门口疾驰的时候,朱彝便一眼看到带着面纱的谢清婉。

    即便是她带着面纱,他还是一眼认出了她。

    她似乎漫无目,被夹在人流中,没有方向。

    “陈衡,你先回去吧。”

    陈衡虽然不理解,但是还是选择了离开。

    城外的小树林,微风轻轻的扬起来,吹动了她脸上的面纱。

    她随手将面纱摘了,任凭微风吹过自己。

    被吹起的发丝,让她更是平添了一份落寞。

    她有心事?

    朱彝将马停下来,远远的看着谢清婉。

    “谢三小姐?”他思索了一番,还是选择了上前。

    “谢清婉猝不及防听到有人叫自己,身体顿时僵了一下。

    她手收起心中的那些无奈跟悲愤,回过身来。

    只是,当她看到身后的那人的时候,她忽然怔在原地。

    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朱彝的。

    他一袭雪白的袍服,一尘不染,仿佛是空降在这小树林中,日光透过树枝留在斑驳的树影,似乎都绕过了他的周身

    他站的挺直,好像这小树林中的树木一样挺秀,似乎他的身体中,蕴含着巨大坚韧的力量。

    这是自己梦境中遇见他终于有了坟墓以后,第一遇见他。

    “锦王爷。”收回自己的诧异,她朝着朱彝福了福身子。

    “谢三小姐在这里等人?”

    朱彝上前走上一步。

    待谢清婉泰抬起了头,他这才发现谢清婉眼中,有着刺眼的红。

    “你的眼睛怎么了?”

    他脱口而出。

    “只是不小心染了红眼病。”她这才想起来自己还在“得”红眼病的事。

    慌乱的低下头,不想让朱彝瞧出自己的异样。

    “可有请了大夫?”朱彝似乎也察觉到自己刚才的问题问的太过突兀了,但是话都已经说出了口,没有办法再收回来。

    “王大夫可以去。”

    谢清婉却是摇了摇头。

    她现在不想跟锦王府的任何人说话。

    一想到姐姐即将嫁给汤定之做继室,她心里怎么都难以平静。

    “谢谢锦王爷关心,已经看过大夫,就不劳王爷了。”

    不自觉的,她说话的语气已经变得有些不客气。

    朱彝挑了挑眉,自己哪里得罪她了?还是说她遇见了什么事情?”

    还是说因为红眼病,受到了别人的嘲讽跟排斥?

    但是不管哪一种,一个人跑出来的举动,总归是太危险的。

    “清婉还有事情要做,还请王爷恕罪,告辞。”

    她转身,想要朝着小树林的深处走去。

    现在她只想摆脱朱彝,哪里还想的那么多?

    “谢三小姐。”

    朱彝开口叫住他。

    “本王觉得,你还是不再进去的好。”

    他出声警告。

    现在,他越发肯定,谢清婉肯定是遇见什么事情了。

    天花那样的事情,都能镇静自如,如果不是遇见了什么事情,又怎么会赌气一个人跑来这里?并且还给自己堵上了气?

    “谢三小姐不经常出来,大概不知道,再往里走去,里面便是京城富人在这里开设的狩猎场,里面经常有凶猛的动物窜出来......”

    谢清婉脚下顿时一顿。

    她怎么忘记了,曾经在最里面,还出过人名,但是因为没有地位,他们就算是喊冤也没有地方去喊,最后只得了几两银子的补偿,被打发了。

    “多谢王爷提醒。”

    “谢三小姐。”

    朱彝耐着性子。

    “锦王爷还有何事吩咐?如若没有,清婉真的要离开了。”

    朱彝眉头蹙起的更紧了。

    “本王怎么觉得,谢三小姐有些故意逃避本王的意思?莫不是本王是洪水猛兽?”

    声音倏然冷了下来。

    谢清婉一怔,这才恍然,她倒是忘了,朱彝冷冽。他一直好生跟着自己说话,自己倒是忘记了,他原本的脾气。

    这不是上一世了。这一世,自己不打算再跟他有什么交集,兴许他将来也能寿终正寝......

    但是脾气,却不会跟前世一样,对自己存了爱慕之心。

    “锦王爷误会了,清婉并没有这个意思。”

    她小心的观察着抢朱彝,想要从他的脸上研究出一些什么来。

    但是她失望了。

    朱彝的脸上,除了有隐隐要发怒的表情以外,什么也没有。

    “清婉只是觉得,光天化日之下,孤男孤女的,容易落人口舌......”

    朱彝显然是接受这个解释的。

    她显然是在转移话题。

    “是吗?”

    朱彝加重了语气。

    “为何本王却是在你身上察觉到你对本王有一股怨气?”

    谢清婉脚下一个踉跄。

    他感受到了?

    自己那不是隐藏的很好么?

    不应该啊。

    “你对本王有何不满?”他长腿会卖过去,在清婉的面前停了下来。

    望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男人,谢清婉一时有些紧张。

    紧张过后,她又突然生出一股子后怕来。

    万一,自己真的进了去,如果刚才将自己心中想要说的话都发泄给朱彝,自己会不会此刻已经的是倒在地上的一具尸体了?

    “说。你对本王有何不满?”

    谢清婉咬了咬唇,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让本文猜测一下,谢清婉你说是也不是?”

    “你因为汤先生跟谢清雅的事情,钻了牛角尖?心中怨恨己久,是以这会儿的才想见到本王了,是否?”

    “再让本王的猜一下,谢清婉跟汤先生的婚事已经确定了,是不是?”

    谢清婉一时怔住。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