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150章 清婉亲启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自从窥探了朱彝的一些秘密,谢清婉只觉得脑门有些嚯嚯的懵。

    她以为,自己到了今天能这个样子,其实已经是在慢慢成功了。但是其实不是,她只是才仅仅的摸到了一些事情的边缘,仅此而已。

    她的敌人那么多,可是她的却是以为掌控了全部,渐渐的慢下来了脚步。

    “小姐?”

    石雪推门进来的时候,便看到谢清婉对着烛火,眼睛一下也不眨一下。

    馨黄的光,摇曳着应在她的脸上,在她稚嫩的脸上,明灭不定。

    她突然生出一种,自己家小姐,离自己好遥远的念头。

    石雪被突然跳进自己脑海中的这个年头吓了一跳,她怎么会生出这样的念头呢?自己可是打算好了,要一辈子跟随着小姐呢。

    “石雪还没有睡下?”

    “我不是在晚饭的时候,便让你们都早些歇息?明早可是还要一起去弘法寺的。”

    说到这个,谢清婉这才将心思从刚才的上面转了回来。

    “小姐也不还是没有睡下?石雪还是看着小姐睡下了,才安心。”

    谢清婉摇了摇头。

    “石雪,我这里不需要你的帮忙了,早些去睡吧,明天天一亮咱们就要出门,到时候,一路上有的辛苦......”

    “小姐是不是因为收到智水公子的书信,激动的睡不着?”

    就在她跟朱彝告辞以后,她原本是想要去各个铺子去看一下的。

    虽然天色以晚,但是也丝毫没有挡住人们的热情,铺子里人声鼎沸,她这才满意出来。

    石素慌慌张张的跑过来,大概是跑的地方多了,她的额头沁出了一层薄汗。

    “小姐,家里来了书信,奴婢认不得,又不敢将东西给别人看,我看到上面滴了蜜蜡,又粘了鸡毛,也不知道是谁给小姐来信.....”

    鸡毛信,那可是十万火急的,她虽然只是一个奴才,却也是知道的。

    自家小姐很厉害,这些日子越相处,她这样感觉就越深刻。

    仔细看起来,她总是会莫名的从小姐的身上看到一种的“非池中之物”的感觉。

    万一泄露小姐的秘密,自己可不是就是罪人了?

    谢清婉赶忙接了过去。

    看到“清婉亲启”四个字,她便如触电般怔在了原地。

    7;1838099433546这字迹,是智水的。

    李文文上前,将谢清婉护在了身后。

    借着店铺门口早早挂上的灯笼,谢清婉展信。

    她们不知道小姐怎么就看着信激动了起来。

    “走了,回家,明天我们要赶紧出发。”

    信纸被攥在手中,像是什么稀世的宝贝一样,她生怕等下风吹走了,又或者等下丢了。

    直到回到家里,一杯热茶下去,她的理智才渐渐的回来。

    “是啊,石雪,算算日子,智水哥哥也走了那么多日子了,一晃那么多日过去,我尽然觉得仿佛隔了好几年。智水哥哥走了太久了。”

    她处心积虑的想要保护那么多人,却是忘记了,还有一个需要自己保护的人,因为久未出现,差点就被自己给忽视了。

    “呵呵......小姐是太想念了,要是石雪一日见不到,都会觉得跟三天见不到的一样,何况小姐跟智水公子的感情深厚。”

    石雪最终还是拗不过自家小姐出去睡了。

    谢清婉再次展开已经被叠的小心翼翼的信纸,眼圈泛红。

    “智水哥哥,你回来应该早些跟清婉说的。”

    想到前世那些悲惨的画面,在自己的脑海中不停的浮现,一圈一圈,她觉得自己心头像是被炖器扎了,生生的疼着。

    她还是要继续加快脚步啊。

    陷入自己沉思中的女人,根本没有发觉,在对着窗户不远处树的阴影中,站在一个人。

    望着房间中久久没又熄灭的灯,不由的蹙了蹙眉头。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令她这么激动?

    他还未走到府中,便听到下人禀告,说是她有异样。

    他并没有看到她在街上的场景,但是看到现在这个情形,大概也是很总要的人了。

    对他来说,谢清婉重要的人无非是谢家,谢家如今都在家,那么又有谁?

    如是证据,她也不会有此举动啊!

    有风吹过来,树上的枝干都还没有抽出新芽,树枝呼啦啦的响了几下,又慢慢的听了下来。

    有些阴郁的黑夜里,他的身影便显得格外不明显。

    不知道过了多久,屋内似乎是蜡烛燃尽了,还是她终于要睡了?屋内这才陷入一片黑暗。

    他从树影下走出来。

    没有一丝的声响。

    窗子在他手中,仿佛是想自动为他展开一样,没有动静。

    屋内的蜡烛并没有在点上,而谢清婉已经躺在了床上。

    似乎是来过这房间很多次,对这里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又似乎能夜视一般,总之,他进来的毫无痕迹,更是没有半点的动静。

    躺在床上女人已然熟睡。

    本打算转身离去,却是在转身的瞬间,又想起来什么。

    枕头下,那封已经有些皱了的信,露出了一个角。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将那书信小心的扯了出来。最近各皇子间的斗争看不见硝烟,但是却是也是一样的有杀伤力。

    她的动作虽然还算可以,也没有引起人的注意力,但是谢家这些日子早都已经引起人注意了!他本想她惹出任何的麻烦

    或许是这一天太累了,躺在床上,她睡的格外的昏沉。

    “清婉亲启。”

    他走到门口,借着的门口微弱的灯光,看清了上面的字迹。

    这么熟络的口气。

    他小心的展开信纸。

    “清婉勿怪!今日才有得空闲给你写家书的。前些日子,我随着师傅去有游离,便走的急了一些,不知清婉可层在哦盼着智水哥哥回来?”

    后面在写了什么,他已然没有了兴趣。

    书信中的智水两个字,让他一时没有了再看下去。

    他都要忘记了,还有智水的存在。

    他转身,将的书信放回了原地。

    下一刻,他越身离开。

    只要不牵扯到皇族,很多事情还是可以解决的。

    不过是小女儿之间的玩笑话。

    谢清婉一觉醒来,只觉得神清气爽。

    大概是因为昨夜得到智水的消息,让自己紧绷的神经,有了一丝的空隙放松。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