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138章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朱崇儒他们一路到了谢清清院子外。

    院子里静悄悄的,没7;1838099433546有一点儿动静。

    喜儿不敢置信的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不应该的啊,小姐这个时候应该在这里才对啊,她才出去这么大一会儿,怎么就没有人影了。

    “喜儿,你不是说你家小姐生病了么?人呢?”

    谢智慧仔细的观察着朱崇儒的神色。

    一番等待下来,朱崇儒的脸上已经有不悦开始渐渐的浮现。

    “回老爷,刚才奴婢出去的时候,小姐是还在的,莫不是小姐出去了?”

    喜儿点点头,嗯,一定是这样的。

    “老爷稍等,奴婢这就出去找。”

    “回来。”谢智慧喝道,“去叫守卫过来问一下就是了。”

    喜儿赶忙跑去门口。

    “让圣上笑话了。”

    朱崇儒收起脸上的神色,这才淡淡的开口,“无妨,清清小姐又不知道咱们要来,想要出去也是她的自由。”

    门卫当然一口咬定没有见到谢清清出门。

    没有出门,还见不到她?谢智慧觉的眉头图图的跳了起来。

    朱崇儒静看着这一切,不再发表意见。

    本以为想着过来能见到人,熟料却是连一个人影都见不到。

    谢清清的房间很是简单,原来跟苏氏闹翻后,她搬到吴淑芬的院子旁住了好一段时间,现在搬回来,很多东西都还未带会回来。

    看在朱崇儒的眼中,却是有些越发质疑自己的决定了。

    谢家当时也算是名门望族了吧,到今天,这些年行走的艰难,就是的子女房间布置,也比不上普通人家的小姐闺房。

    这样子的情况下,谢清清还能写出那些发自内心由衷的佩服自己的诗句,这样子的谢家,如果不是说从里到外都是忠于朝廷的,根本不会写出这样子的诗句。

    这样想着,刚才升起的微怒顿时消散。

    他转身在桌子前坐下。

    桌上的还摆放着没有来得及被收拾掉书籍。

    还有一踏手稿。

    他认识那字,当时这谢家三小姐抄的佛经可是让自己记忆深刻。

    他随意的拿起来,翻了翻。

    目光倏然的在一页纸上停住目光。

    “千门开锁万灯明,正月中旬动地京,三百内人连袖舞,一进天上著词声。”这不正是当时她在宫里写的诗么?

    但是,这字迹却是谢清婉的。

    他心中隐隐有些失望,难不成,她是抄袭的谢三小姐的?所以这谢三小姐没办法?这才只得写了佛经。

    “这些诗可是你家小姐所写?”

    诗?喜儿并不识字,但是她知道那些是三小姐在这里写的。

    这个时候,在自家小姐房中,那自然便是自己小姐的。

    “回贵人,是的。”

    啪。朱崇儒将手稿嘭的一声拍在桌子上。

    “可是朕看这字迹,分明就是写三小姐的!”

    谢智慧顿时吓得跪在地上。

    他心中大致猜测出了事情的大致轮廓。

    “回,回贵人,”喜儿也看出了一些苗头。脑袋飞速的运转,她赶忙开口继续道:“这些手稿的确是三小姐写的。”

    朱崇儒的脸色变的更黑了。

    “但是,这些诗的的确确儿是小姐的,奴婢记得,过年后,小姐他们闲来无事,在家里作诗。三小姐一听到小姐要跟她作诗,直呼脑袋疼,自己只擅长抄写佛经。后来不忍心扫小姐的兴,便说要小姐念她写......”

    喜儿觉得自己的这一番说辞,毫无漏洞。

    反正她们平日里相处,打打闹闹的,感情很好,三小姐替自己家小姐写几首诗也算是正常。就算到时候说破,反正三小姐的确是给自己家小姐抄过东西,而自己又不认识字,到时候便说搞混淆了,他们也说不出什么。

    她说的着急,看着一点也不像说谎的样子。

    朱崇儒沉了沉气,拍在桌子上的手,这才缓缓的收了回去。

    “原来如此。”

    谢智慧松了一口气,却又提起了一口气。

    朱崇儒的表现,太过出乎人的意料,他有些不好的预感。

    “原来如此,倒是朕莽撞了,你起来吧。”

    喜儿只顾着紧张,下意识的忽略了他对自己的称呼,听到他说让自己起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行了,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去找找小姐......”谢智慧将喜儿打发走。

    朱崇儒冷眼看着这一切,只是淡淡吩咐了纪德,“既然门卫说没有出去,那么人可能还在院子,纪德你带人帮忙找一下,刚才这奴婢说小姐生病了,别万一出了什么事......”

    纪德领命退下。

    房间一时只剩下谢智慧跟朱崇儒两人。

    朱崇儒将视线重新放回到手稿上。

    片刻后,他的嘴角又噙着笑容出来,抬眼看了一眼谢智慧,手指忍不住指了指手下的手稿,“谢爱卿啊,你真是为朕培养出了一个好人才……”

    谢智慧不解。

    虽说天子喜怒无常,但是真切的感受到,还是让自己的心脏承受的有些压力。

    他一时有些无奈。

    朱崇儒手下按着的,严格说来,不是诗,但是整体却是让他移不开眼睛。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萧声动,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可不是现在他的最佳写照么。

    突然出现在他的视线中,便以这么惊艳才绝的方式,吸引了自己。

    原本还想着这样女子放弃是不是可惜,但是现在,他的决定了,谢清清这宫入定了。

    “呵呵......谢爱卿,朕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女子。”他的眉宇间毫不掩饰对谢清清的赞美。

    谢智慧的心中,更是提的高高的了。

    谢清婉不知道这里事情的进展。

    但是她却是直奔谢庆成的院子而去。

    如果按照李文文的说法,她只是将谢清清打晕,那么很快她便会醒来的。朱崇儒进了院子那么还未出来,却又没有什么动静,她便知道,可能情况有些不妙,如果谢清清万一醒来的早,岂不是功亏一篑?

    她是万万不能允许这个情况发生的!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