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131章 你真不打算将水搅的更浑一些?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京城的突然流言四起。

    有传言说,大概是有人做了什么亏心事,老天爷看不下去了。

    有传言说,大概是赵贵妃肚子里的孩子,将来必定是一方霸主,或者了不得的人物,天花不过是天降异象,当年,锦王爷可是下了三天冰块......

    还有人说,二皇子家的孩子,大概是要霍乱一方的,上天这是在给予警示......

    还有人说,这大概是上天给圣上考验,过了,圣上,便能千秋万载......

    总之,传言越来越凶。

    也不知道从何处开始传出来的,更无从阻止。

    朱崇儒在弘法寺来来回回的走了好几遍。

    却还是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京城的很多的传言,虽然高端不说,但是,他却一样的能知道。

    “纪德,你说这些传言,到底是谁放出来的?朕怎么觉得都像是有人故意而为之。但是又不像。”如果说有人想要趁机作乱,怎么可能放出自己可能千秋万载这样的流言?更甚者,就是自己还未出示的孩子,都被说成了不得的大人物。

    这着实有些让人不能理解。

    如果说有心,那么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加官进爵?荣华富贵?

    但是也不像。

    “圣上,咱家也不知道,但是咱家看着,并没有什么对天齐对圣上有不利的样子。”

    纪德小心的跟在朱崇儒的身后。

    “咱家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说。”朱崇儒听到她这样说,利索的让他继续。

    “咱家刚才跟在圣上的身后,将这所有的流言都串在了一起。反倒是发现了一个现象。”他仔细察应了一下朱崇儒的脚步声,见他没有因此而变化,这才继续说道:“圣上大概没有注意到,所有的传言,所指向的大多是关于圣上的下一代......”

    朱崇儒顿时停了下来。

    他倒还真没有注意这个问题。

    他一直关心流言,关心天花的传染程度,倒是忽略了这个问题。

    难不成,是......

    朱崇儒没有了再走下去的心思。

    纪德快步的跟上。

    “老大,老二,老六,老八,未出世的老九,未出世的孙子......”

    禅房里,朱崇儒一遍一遍的写着,试图找出这中间的的关系。

    他明白纪德的意思。

    皇子之争,结党营私,他一直都在注意。

    如果这是皇子中有人想要谋利,那么,排除这几个,最有可能的便是老三他们了......

    但是老三从来没有表现过对这个位置感兴趣的样子。

    还有另外一种可能,便是想有想法的那人,隐匿在这中间。

    老大?他身为嫡子,又有皇后跟太后撑腰,那是最有可能成为自己的接班人。

    老二?华氏有了身孕,很有可能最先诞下皇长孙......

    老六?他依附老大,没有多少事情有主见,这次事情便是因他们两府而起......

    至于老八,如果他有这样心思,何苦在战场厮杀那么多年,保卫天齐?

    他不由的迷惑了。

    到底事情是一个什么样的发展趋势?

    他想要去街上看一下具体情况。

    他的臣民在天花的威胁下,整日的生活在惊恐之下,他却是无能无力。要是释徹法师在就好了。

    虽然释徹法师留信纸说无事,但是这层层的迷惑,又将自己的弄的脑门都大了。

    “主子。”

    禅房的窗子突然开了。

    窗外,悄无声气的一个人跳了进来,噗通一声在朱崇儒的面前跪了下来。

    “可有查出了什么?”

    原本预计的微服私访,这才倒好,才出了宫门,却又被困在禅门。

    这样的氛围下,不说纪德以死相逼,就是自己,他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出去......

    “属下派人监视许久,天花的发病率似乎在减少了,不过许多的百姓怕死,好多囤了货,倒是有些民心慌乱了。”

    那人回答的仔细,将所有的东西都消化了一遍,朱崇儒这才又继续道:“皇子之间的事情,你不用管了7;1838099433546,注意藏在人群中那些人......”

    按照额他的说法,他又有些开始怀疑了,如果说这一切都是大皇子他们的局,他不着怎么相信。毕竟他们入如果有这样的才智,便不会是天天想着这样的上蹿下跳了。

    但是事情从他们的那里而起,说完全没有关系,又不太可能。

    “属下不经意还听到了一件事。”

    那人想了想,还是将这件事告诉朱崇儒。

    “至于真实性,属下没有来的及去求证,但是当时很多人都在,并没有人表示诧异,属下想大概是真的有这样的事情。在天花初始的时候,大皇子跟六皇子将府中得了天花的人在府前活活的烧死后,大皇子府中负责烧人的下人曾经说了这样的一句话,他说,让他不要怪大皇子,要怪,就怪的他撞见了不该遇见的人......”

    不该遇见的人?那人又会是谁?

    朱崇儒只觉的脑门有些疼。

    而二皇子府中,朱昂之听到这样的传言,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天花本来就是可怕,几乎没有治愈的可能,可是谁又能想出来,会随着这异常出现的天花而来的还有这分分钟都能要他们全府命的流言。

    朱崇儒本就是想要名垂千古,他自己都还没有打算让位,不,就是立储的打算也没有,突然冒出一个自己的孩子可能是大人物,这不是明摆着要去送死么。万一这样被惦记上了,然后哪天朱崇儒一个不高兴,他就是想要喊冤枉也没有机会。

    到底是谁,这样的编排自己?

    虽然他是有这样的心思,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打算这样的暴露出来啊。

    照目前这样来看,他发现老大的嫌疑最大。

    毕竟事情从他那里开始,用一个都苦肉计,便将所有的视线的都转移,也不可谓是高招。

    可是,他真的是有些不甘心。

    凭什么自己在这场天灾中,要担起这样的罪名。

    翌日,二皇子府中,突然传出华氏差点小产的结果。

    朱崇儒只觉得自己的脑门更疼了。

    而一如既往的寂静的锦王府中,却是一派祥和安静,仿佛外面已经反了天的事情,跟他们没有丝毫的关系。

    “蕴之,事情发生到这样,你真不打算将水搅的更浑一些?”老太妃放下手中的木鱼,轻声的问道。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