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127章 口不能言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谢清婉最近很忙。

    在谢庆成变成了活死人以后,她开始便的格外的忙碌起来。

    谢清清那里,有母亲在,自然不会让谢清清产生谢家会对她不好的念头。就是苏氏,吴淑芬为了谢家的安宁,王小菊也没能如愿的当上谢家的夫人。

    虽然王小菊很可怜,但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她也都不得不任命。在活命面前,其余的一切都是扯淡。

    王小菊儿妥协了。

    “小姐,陈进过来了。”李文文将煮好的安神汤放下来。

    最近因为谢庆成的事情,小姐晚上似乎总是噩梦连连。按说不应该啊,她一直不是都在防备着谢庆成的吗?怎么谢庆成这样子了,她反倒是又这个样子了?难道是遇见了什么脏东西?她今天晚上还是要再观察一下,如果喝了安神汤,还是那样天天翻来覆去,直到黎明才能渐渐入睡,她得去告诉夫人了。

    小姐还小,可是不能这样下去。

    但是,她白天该处理的事情还是一样也没有落下。

    原本的清澈有神的大眼睛,此刻充满了红血丝。

    “呀,陈先生来了?”

    她大喜。

    早上的时候,王益庵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来到谢府,说是受大皇子之命过来探望一下谢庆成,但是她却是知道,他们不过是过来探一下虚实。

    朱煜确定了消息的属实以后,会不会要采取别的方法?

    如果他真的迫切的想要得到谢家的财势,那么下一个,可能要攻破的便是谢清清了。

    谢清清就这两天的表现来看,应该也不会有那么傻,被大皇子一拉拢便能拉拢过去。

    毕竟跟苏氏两个人,就是有大皇子跟她做后盾,她也是名不正言不顺。谢家虽然没落,但是还是谢家。

    “三小姐。”

    在征得她同意后,陈进这才小心的进来。

    却是一副老大爷的模样。

    谢清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随后,在看到李文文的脸上的笑意的时候,这才明白过来。

    这应该就是李文文拿手的绝活儿了吧?

    她上次告诉自己去王小菊家里的时候,画成了一个衣履阑珊的老婆子,谢清婉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是一个什么景象,现在,她可是知道了,绝对的可以以假乱真。

    幸好陈进的声音还是自己的声音,不然,她可真是要不敢相信他们是同一个人。

    “真的是陈先生?”

    她再一次问道。

    “是在下,如假包换。”

    石雪更是惊讶。

    她每次听到李文文说到这个男人,都以为是一个正常的中年男人,哪知道竟然是这样一个大爷?

    这年纪,怎么都让自己跟李文文联系不起来。

    不过,怎么样都是别人的事情,她不做评价。

    “三小姐,在下并不能在这里呆的时间太久,六皇子在晚上还有客人要接见,在下到时候要一同随行的。”

    谢清婉点了点头。

    “陈先生有事先忙,清婉这里不忙的时候便可。”

    谁知,陈进却是摇了摇头。

    “三小姐,在下觉得这件事还是对你们蛮重要的......”他说道这里,抬眼看了一眼李文文跟石雪。

    谢清婉却是开口道:“陈先生放心,三娘跟石雪都是自己人。”

    陈进却还是摇了摇头。

    李文文跟石雪自知陈进是有重要的事情,自觉的退下。

    室内一时只剩下谢清婉他们两个。

    “陈先生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

    7;1838099433546陈进左右查看了一番,这才走到她的书桌前,“还请三小姐勿怪。”

    谢清婉也一时搞不清楚他的意图了。

    难不成,是要写什么东西?

    但是看他随意的抽了一张纸的样子也不像。

    笔墨落下。

    只有简单的一个太阳,谢清婉不解。

    随后他握着毛笔的手再次落下。

    这一次,他又画了一个渔网。

    谢清婉更不解了。

    太阳,渔网?这算是什么消息?

    难不成的六皇子要在明天出海的打鱼不成?但是也不对啊。天齐四周根本没有大海。

    不远处的运河,哪里能有打鱼的地方?

    “陈先生这是何意?”

    见谢清婉没有能理解,他一时也有些着急。

    他在出来之前,是在六皇子面前发过毒誓的,如果这个消息从自己嘴里说出去,他必然遭天谴。

    但是这对谢清婉来说,事关重大。

    他便只好想起来了这个方法。

    他指了指太阳,随后又指了指头顶。

    鬼使神差的,谢清婉想到了朱崇儒。

    你说圣?

    她小声的问道。

    上字没敢再出口。

    如果是这样的话,陈进这么小心翼翼的神情便能说的开了。

    事关圣上,自然一切都要小心,且不说君心难测,就是隔墙有耳这一个,也足够谢家喝一壶了。

    谁知道谢家有没有什么安慰之类的在监视?

    圣,音同绳,就是万一被监视,他们也只会以为自己在说绳子之类的吧。

    小心驶得万年船。

    陈进点了点头。

    她顿时一颗心提了起来。

    还真是朱崇儒?

    这个时候,赵文淑肚子三天两头的有动静,他哪里还有精力去关心这种渔网之事?

    等等,不对,既然太阳代表圣上,陈进又这样一副模样过来,谨慎之下给自己画了一个网,难道是朱崇儒要对谢家出手?收网?

    这个年头,让她不自觉的心跳加速。

    陈进见她一直的悟不透,奈何自己不能说出来,但是画技又不好,一时也着急起来。”

    他生平第一次,觉得口不能言是如此的难受。

    他思索了一番,又画了一朵花,一条小河。

    这一下,谢清婉更是迷糊了。

    这到底是要表达什么的?

    原谅她就是这两世所有的思想都加在一起,也想不起来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朱崇儒---花朵--小河--渔网,这些毫不搭界的东西,组合起来,让谢清婉的脑袋中犹如一团乱掉的毛钱,约车越乱。

    “陈先生,你想表达什么意思?”

    “三小姐,在下答应过主子,不会将这件事情说给任何人听......”

    陈进也是着急。

    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浪费的在谢府的。

    但是现在谢清婉又理解不了,这可怎么办?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