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125章 瘫了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谁也料想不到,谢庆成竟然会怒急攻心,再栽下去后,竟然会是这样一种结果。

    谢庆成瘫了。

    吴大夫在谢庆成栽倒后,下意识的冲上去,他原本以为只是普通的昏迷,没有多想。

    却是在过了一会儿后,女医过来后,在仔细的观察了一番后,却是朝着谢智慧摇了摇头。

    “老爷,二老爷只怕情况有些不妙了......”

    谢清婉神情为不可察的颤抖一下。

    谢庆成直直的栽下去的时候,她心中突然想起了前世父亲一头撞在金銮殿的场景,即便没有能够亲眼看到,但是她依旧能想像出当时的场景。

    到后来,父亲无声无息的躺在的床上,悲惨的模样,一想起来,便让自己内心中针扎似的疼。

    “已定不要再醒来,不要再醒来,不要再醒来......”她在心中默默的念着,不断的祈祷着。

    这是一次机会,在等下一次机会,还不知道要在哪天了。

    她的时间已经不多,她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陪着他们周旋。

    “这个如何说?”

    谢智慧问道。

    “还是先请吴大夫说下吧,毕竟,吴大夫熟悉二老爷身体状况。”

    吴大夫听到自己被点名,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深吸了好几口气,这才紧张的开口,“二老.....爷......可能要那啥......”

    谢智慧被他的话说的开始着急了。

    “还请女医告知。”

    女医没有想到吴大夫这么胆小,不由在心中鄙视了一下,这才开口道:7;1838099433546“二老爷只怕今生没有再站起来的机会了。”

    此话像是平平地惊雷,顿时将一屋子的老少震惊在了原地。

    不能站起来是一个什么概念。

    吴大夫看到女医眼中的鄙夷,顿时大怒。

    他虽然人品不好,但是医术却是还是可以,她这一眼,分明就是看不起自己。

    “不止如此。”他打破这一时沉寂,继续女医刚才的话道:“二老爷很有可能还有不会再醒过来的可能。”

    这一下,就是谢智慧自认为经历了风风雨雨,经历了血雨腥风,听到这样的话,也是被惊住了。

    他不敢置信的看向吴大夫,似乎想要确认他说的话的真实性。

    一再被质疑医术,吴大夫这会儿完全忘记了自己今天来的主要的目的,他现在只想证明自己。

    “老爷,小人不敢说谎。”

    他又仔细把了把脉,这才又继续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二老爷刚才便是跑着出来,他身体本就没有痊愈,猛然受到刺激后,冲了出来,血液循环本就受到了阻碍。

    再加上孩子的死亡让他彻底的愤怒,一时间,所有怒火集聚在一起......”

    “可还有法救治?”

    谢智慧明白了。

    女医跟的吴大夫同时摇了摇头。

    王小菊到底只是个乡野村妇,她看到这一幕,又听到吴大夫他们这样的对话,顿时惊恐万分的冲到谢庆成的床边,嚎啕大哭起来。

    难道她必须的要死吗?

    她还年轻,她还不想死的啊。

    她还没有当上官太太,她还没有绫罗绸缎加身,她还没有等到有下人叫自己一声夫人......

    一切的一起,她还没有来的及实现,竟然,又出现了自己的变故。

    “闭嘴!”

    谢智慧被他嚎啕的脑袋疼。

    谢家本就人丁不旺,原本还以为到了王小菊儿子这里,就是外室,那也是谢家的孩子。谢家也还是有根在,但是如今,他苦笑了一下:不要说香火传承了,就是自己唯一的兄弟,也要余生在床上度过了。

    他只觉得自己心中一时被压的透不过气来。

    王小菊被他这么喝声一喝,顿时不敢哭出声来。

    原本最大的依仗已经倒了,现在能否入住谢家,最大的希望便都落在了谢智慧这里。

    “来人,将小孩好生的葬了。”他吩咐道。

    “二老爷这里,吴大夫继续的好生照顾着,需要什么药材尽管去跟夫人要.......”

    王小菊挺听着谢智慧有条不紊的安排,她伸长了脖子等着,“等等,你要将我儿子葬在哪里?”

    眼见有下人上来要将儿子抱走,她一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冲上去护着了。但是如果冲上去,自己是不是又近不了谢庆成的身了。

    “自然葬在该葬之处......”

    谢智慧不悦的说道。

    他的心中一团乱麻,这个女人却是还是在这里吵吵。

    不同于谢府的乱糟糟的一团。

    锦王府却是格外的幽静。

    “王爷,六王爷府传来消息。”

    朱彝放下手中毛笔,静静的抬起了头。陈丹在门口处停下,小声的禀告着。

    “六皇子府有什么事?”

    老六那人,一向跟老大走的格外的近,他现在能出什么事情?

    “王爷,我们的人,接到消息,六皇子,似乎也有意那个位置,他在私自囤兵器跟粮食了。但是他做的很隐秘,如果不是有人泄露消息给我们,只怕我们要很久才会知晓......”

    陈丹认真的说道。

    “有人透露给我们?”什么人竟然可以比他锦王府的消息还灵通?

    “消息来源可靠吗?”

    又或者,是老刘或者老大他们故意的故弄玄虚?

    好转移他的注意力?

    陈丹摇了摇头,“我们的已经证实了,消息是可靠的,至于传递跟我们的人,奴才不知道具体是谁,侍卫说那人武功很厉害,看样子是个女人,兜兜转转的消失在西郊。

    西郊,莫名的,他想起来了谢清婉。

    “对了,谢家可有动静?”

    怎么到了现在了,还没有任何的消息传来?

    难不成是王小菊他们没有将消息传递到谢府?

    但是不应该啊,他很少分析的人会错误,王小菊那样没有见过血跟死亡的人,一定不会的藏住不说的。

    “奴才正要说,那女人带着尸体闹上了谢家,谢家二老爷,因为怒火攻心,瘫了......”

    他将自己得到的消息告诉朱彝。

    虽然很好奇,王爷为什么要问这么多,但是他还是将得到的消息汇总一下,告诉朱彝。

    自己王爷的布局,从来都不是自己能看懂的,但也从来没有出过什么错误。

    只希望这一次,不会有什么差错。

    “瘫了?”手上的笔抖了一下,浓密的墨汁顿时被抖落在洁白的宣纸上。

    墨点的一旁,笑的温婉的女子似乎笑的格外开心了。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