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75章 那便离开吧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高阳的消息来的突然。

    但是,在情况不明朗情况下,还是不要插手这件事情。

    “高阳,原本我们一开始便从江南事件中撤出来的干干净净,这件事你就当作从未听说过吧,不管那位的态度如何,都跟我们没有一丝的关系,你要记得,咱们从来没有关注过这件事情。

    将来不管牵扯谁进来,都跟你没有关系,记住了?”

    能让的朱崇儒的收起的震怒人,天齐不多,甚至可以说只有那几位。

    叶玉,叶婷,老太妃,还有释徹法师。

    老太妃深居锦王府多年,手上的势利更是在出宫的时候,便已经被剥夺的一干二净,她没有能力去做这样的事情。释徹法师更是不会牵扯到这样的事情中来。

    那么,剩下的便只有宫里的那两位了......

    不管她们做了什么,这样的事情都是是她们自己事情了。

    “至于你,等过了元宵节,早点离开吧。京城的水越来越深了,你还是早日的离开比较好。”

    将在外,令有所不受,更不会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即便京城真发生什么,他也能得一保全。

    “嗯,我知晓,这样的事情,我也就是跟你说一下。至于,我太概是不会等到元宵节了......”他说着也站起身来,陈恒见状赶忙上前搀扶。

    “前段时间弘法寺的事情以后,圣上便已经疑心有外族偷偷的潜入咱们天齐了。

    又加上到现在也没有查出一个什么结果,圣上的意思便是越早离开越好。”

    说到前段时间的弘法寺的事情,高阳更是郁闷,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好端端的冒出所谓的异族,给自己平添了许多的不方便。

    “嗯,那便离开吧,京城一切暂时还能安静一段时间,至于以后,便是谁也料不到了。”

    正午的阳光混微风,有些冷的让她睁不开眼。

    “石雪,外面是下雪吗?怎么这么冷了?”

    早起的吃饭后,她便回来补了一觉。这会儿眼见天气越来越冷,她不由的问道。

    “小姐,没有,大概是的你才睡醒的缘故。”

    石雪说着,赶忙上前拿起后披风,小心的给她披上。

    “小姐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这会时间还早,起来也没有什么事情。

    年前谢家可能还有一些忙,但是到了正过年的话,便是一切都清闲了下来了。

    谢家没有本家的亲戚要去拜访,更没有长辈让她们却拜年,等吃完的了早餐,吴淑芬留下她们说了一会儿话,便让她们都自行离去,给了她们一天的空闲时间了。

    等到明天开始,她们便要开始学习入宫的礼仪了。

    “在睡下去,你岂不是又要说我都要睡成猪了?”

    呵呵呵......石雪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小姐,你怎么还记得这些事情?”

    还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谢清婉泛懒,到了冬天总是不愿意起床,有一次石雪被吴淑芬催的急了,便说了一句“再这样睡下去,都要成猪了......”

    这么多年了,没有想到谢清婉还记的。

    “那是,我可是第一次被你说猪,当然印象深刻。”

    “呵呵.....小姐才不是猪,现在让小姐多睡一会,小姐都不愿意多睡了。”

    石雪扶她在一旁坐下,这才继续道:“左右吃饭还有一段时间,小姐便先在炭盆前烤一下吧。大小姐说,这是从江南运过来的上好的楠丝木炭,没有多少的烟雾。大小姐也是疼小姐,这东西才刚过来,便赶忙让人给小姐送了过来了。”

    自从上次落水后,谢清婉变成了谢清清的一块心病。

    她总是担心谢清婉还小,正在长身体的时候,遇到的这么的苦难,再对身体有什么伤害,或者留下什么胃寒的后遗症。平时出门回来也总是给她准备着这些的东西的,这一次,刚好遇见这些好东西,便索性花了大价格,全都给人买了过来。

    就是吴淑芬那里。也只得到了一点,其余的全都给谢清婉送了过来。

    “大姐总是这样放心不下我啊。”虽然强调了很多次,但是谢清清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她可是听老人说了,很多的症状,当初看着没有什么,但是到了上了年纪,或者生了孩子以后,便都会如雨后的春笋一样,哗啦啦啦的全都会冒出来的。

    谢清婉虽然看着现在活蹦乱跳的,但是以后得路还长,趁着年轻还是要多多的调理注意的比较好些。

    “等到了午饭后,石雪,大姐二姐她7;1838099433546们说的是要来找我,还是我去找他们来的?”

    石雪顿时失笑。“小姐莫不是睡一觉把什么都睡的落在梦里了吗?”她渐渐的收住笑意,这才又继续道:“大小姐二小姐还有清清小姐约了小姐在饭午饭后,去弘法寺上香呢。”

    谢清婉这才想起来,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早上的时候起的太过早了,她又满心都在想着谢清清跟苏氏还有谢庆成的事情,便没有仔细的听到谢清雅跟谢清婷跟自己都是说了些什么。

    就是谢清清后来跟自己说了什么,她也没有记得太过清楚,好像是关于王小菊跟她儿子的事?还是什么?

    但是去弘法寺?

    她一想到释徹法师那双看穿一切事情的眼见,她便不由的心生怯意。

    智水已经离开了好几天了,却是一条消息也没有给自己的送来,也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

    但是当时她却是没有勇气问他是不是跟释徹法师的一起离开的。

    这释徹法师万一没有离开呢?她是否能心平气和的却面对他?隐藏的自以为很严实的秘密,却是跟剥了壳的鸡蛋一样,完全的透明的被他看透,这让谢清婉心中闪过一丝本能的恐惧。

    虽然释徹法师没有把自己当作妖魔鬼怪,但是心中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着什么。

    自己要如何找借口不去呢?

    正这样想着,紧闭的窗户却是被人叩叩的敲了两下。

    石雪跟谢清婉同时一怔。

    这个时候,会是谁?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