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74章 你要“改邪归正”不成?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高阳......”

    朱彝低喝了一声。

    高阳有些疑惑的看向突然出声朱彝。

    一向没有什么表情的男人,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了一些情绪的波动?自己没有说什么吧?

    “嗯?”高阳疑惑的看着已然冷了下来的男人,“我没醉啊,你不用这样叫我。”

    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朱彝微微朝着门口的方向看了一下,转移了自己的视线。

    陈恒赶忙上前,递上了热水给高阳。

    “高阳,谢家三小姐还是孩子,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再说你也知道,本就没有人愿意去锦王府,她如果有阴谋,也不会故意在锦王府落水。况且那个时候,我也不会在王府。

    如果不是及时救起来,只怕早都已经香消玉殒。”

    难得的,朱彝的开口解释。“是以,这样的话的以后还是不要再说了。谢家的名声本就不好了,如果再传出去这样事情,只怕谢家的女娃儿以后更是嫁不出了。”

    “啧啧......”高阳一副见了鬼的样子,上下打量了朱彝好久,这才蹙着眉头,发出自己的疑惑,“蕴之,你今天没有事情吧?”

    说着,他还伸出了自己的另一只没有端着茶杯的手。

    “怎么今天这么反常?你要“改邪归正”不成?还是说终于不想带着山人不眨眼的大帽子了?怎么想起来要替这谢家的小姐说情?”

    “高阳......”

    高阳将茶杯递给陈恒,却是没有接下朱彝的呼声,而是将视线移到了一旁的陈恒身上,“陈恒,你说的你家王爷是不是有些反常?要不是我认识他那么多年,他所有的特征我都一清二楚,我都要以为坐在我面前的是别人了.....这太惊悚了有没有?”

    陈恒但笑不语。

    他家王爷所做的一切,在他看来都是必有缘由的。

    “名声?我还有名声可言?就是我想洗白,也不过是在做无用功,到时候只怕是会更黑而已。现在这样就挺好,不会让他们当成眼中钉,也不会被一直惦记。”

    朱彝说着,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高阳。

    “高阳,我是认真的。”

    高阳这才收起了嬉笑的神色。

    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以后我不会再说了。”

    “但是蕴之,我还是有一些不明白,如果按照咱们刚才所说的那样的话,这谢家这样的做,岂不是的在自寻死路?”

    选择在这个时候出现,各个皇子都开始了蠢蠢欲动。朱崇儒的势利,绝对不像表面上看到那样简单,不然何至于他做上那把椅子?这个敏感的节骨眼上出现,就是的没有什么用意,也是会被人当做要有新动作了!

    虽然就是自己的父亲都不能理解朱崇儒为何会选择留下谢家,但是当时选择了留下,不代表以后会留下。这样的罪名,稍有不慎,便是株连九族的大罪。

    “并且虽然都是的看似的小打小闹的事情,但是京城这块地方,还是传的很快的,更不论还有暗卫的存在。你是不是发现了谢家有什么秘密?”

    他好奇的扬起脑袋。

    朱彝却是摇了摇头。

    “并没有。我只是的事先做好完全的准备,仅此而已。”他对那个位置没有感觉,但是也知道,在这场无形的战争中,他必须有足够的资本来保全所有的人。

    包括谢家。谢家近来是发生很多的事情,但是如果不是被那两位盯上,便是再有丑闻,也最多是家丑,人民看过笑话之后,便会忘记。但是现在不一样,她们就是有一点的事情,便会被放大数倍。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还是跟自己预计的一模一样,在谢清清这样的事情出来以后,朱彝便不会在动谢家,动了,便是对不起那万里明!

    倒是没有想到所有的事情都赶在一起。

    “唉......”高阳无奈的抬了一口气。“虽然父亲是皇上的死忠,我也忠心于皇上,但是啊,我还是想说,蕴之,皇上终究会老去的,那个位置,你真的就没有一点的心动吗?”他甚至都有点想要苦口婆心的去劝她了。

    他有时候甚至都要怀疑了,当所有的人都对那个位置趋之若鹜的时候,他却冷眼在一旁看着。

    “先不要说谢家了,今日你这样的姿态出来,只怕不是的只想找我的聊聊天的这么简单的吧?”

    语气已不像刚才说到谢家小姐时的那般的生硬,反而隐隐的有一丝的让高阳说不出来感觉,虽然表情还是那么严肃,但是他就是感觉到了。

    “唉呀,就不能先聊聊别的事情吗?”他这一走,都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还想多跟他聊聊呢,他却是一心想着自己的公事。

    他们现在的势利足够自保了,又对那个位置不感兴趣,还那么上心这些干嘛?

    百瞎了一颗冰冷外表下,一颗善良的心。

    “江南主犯被人救走以后,被发现在京城西郊的一处小树林中,死相有些难堪。

    父亲昨天连夜感到的时候,四周的证据早都已经被销毁,现场没有找到任何的有用的证据。大理寺卿今天一早便已经进宫,圣上有些不悦,但是,很奇怪的却又没有发火或者要求彻查?”

    “消息来源可靠?”朱彝收起原本已经柔和下来的语气,在听到这样的事情以后,7;1838099433546又变的冷不可及。

    “可靠,饭前我听到父亲说的,如果不是觉得事情有些诡异,我也不用冒着这样的危险过来。”

    朱彝一时也有些不解。

    按说,依照朱崇儒的个性,江南的案子毕竟牵扯到了太多的人了,主犯被劫,被杀,他应该震动才对,却是这样的平静,有些不像他的作风啊?

    难道的?他脑中快速的闪过一个念头。

    难道是朱崇儒派人的杀的?

    但是,随后,他又的否定了自己说法,如果说真是他派人杀的,他便不会让人留到现在,但是那又是因为什么?

    难道是查到了谁的头上?并且,那个人跟朱崇儒关系的绝对的不一般?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