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62章 朕既然能坐稳这天齐的龙椅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谢庆成听到吴淑芬这样的说话,却是哈哈大笑起来。

    “大嫂,你还真以为现在的谢家还是以前的谢家吗?有些事情我们不说,是因为心知肚明。既然大嫂还是想要行使自己的当家主母的权利。那么不要怪我不讲情......”

    面字还未说出口,人却已经飞了出去。

    苏氏拍了拍脚上灰尘,转身对着吴淑芬道:“还请大嫂容我下去洗个手。”

    吴淑芬脸上憋着笑意,点了点头。

    她原本是想跟谢庆成准备理论一番的,哪知道这苏氏突然发难直接对着嚣张的谢庆成一脚踢了出去。

    也不知道她这么多年是怎么做到的每日柔柔弱弱的跟在谢庆成身边,竟然半个人都没有发现,她还有这等伸手。谢清清看着苏氏的身手,神色复杂。

    谢清婉当初被伤的时候,她并没有在现场,就是后来谢庆成被踢,王小菊被打,她都是听到的别人的描述的版本。

    今日亲眼见到,跟道听途说的感受是完全不再一个档次上的。

    看在半天没有爬起来的谢庆成,她忽然觉得苏氏对自己来说好陌生。

    她这样的伸手,竟然会躲不过那小小的马蜂?

    她不信。

    就是后来清婉的药,依她这样的伸手,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盗走,也是易如反掌。她真的是记忆中的母亲吗?

    记忆中的母亲,看向父亲的时候,即便眼中没有浓的化不开的柔情,也至少是一心一意的。

    而现在,她心中的的疑惑跟不满更加的严重了。

    不能交心,不能交心。

    “咳咳......”好半晌,谢庆成才渐渐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捂着胸口的位置,一脸的狼狈看着吴淑芬她们,眼中闪过一丝狠决。

    “咳咳......你们很好!你们且等着,我必然会让你们后悔今日的举动!”

    尤其苏氏那个贱人。

    竟然踹自己踹上瘾了是吗?

    他一手指着吴淑芬,口中还恶狠狠的说着。

    “放肆!”谢智慧才走进院子里,便看到谢庆成这样指着吴淑芬,他顿时怒上心头。

    “二弟,你真是好能耐!”

    谢庆成回头,便看到冷若冰霜的谢智慧站在自己的不远处。

    指在半空中的手,僵在当场。

    心中却是暗暗恼怒,大哥回来的也太是时候了吧?早不回晚不回,偏偏这个时候回来,就是早一点点回来,苏氏也不敢当着谢智慧的面子,把自己一脚踢飞出去。

    心窝都是疼的。

    “大哥......”

    “谢庆成,你还真是涨能耐了,那是你大嫂,长嫂如母,你所谓的礼仪都被狗吃了吗?”

    第一次,谢智慧口冒脏话。

    大年三十,下朝后,纪德却是独独留下了自己。

    他便知晓,每年的胆战心惊时的时候,便又到了。

    对于别人来说,能得到圣上的单独召见,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但是对于自己的来说,却是一件无比煎熬的事情。

    他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起来。

    生怕自己一个不小7;1838099433546心,或者多说一句话,谢家便会飞了灭顶之灾,或者家破人亡。

    御案前,朱崇儒认真的批阅着奏折,像是根本没有看到谢智慧一般。

    诺大的房间中,他跪在那里,仿佛渺小的尘埃。

    偶尔传来朱崇儒的翻阅奏折的声音,或者他看到奏折生气的皱眉声,或者他看到奏折的喜悦声,或者是纪德给他续茶的声音。阳光斜照过来,有尘埃在空中摇曳。

    独独,没有自己的一丝声音。

    就是呼吸,他也是大气不敢喘。

    日光西斜,朱崇儒终于批改完案头的奏折,这才像是想起来了地上还跪着的谢智慧。

    “谢爱卿平身吧!”

    朱崇儒开口,洪亮的声音,在此刻多了一丝的疲惫。

    “谢圣上。”

    谢智慧却是没有马上起来,跪了太久,他的脚已经有些麻了!

    “谢爱卿以为我召你来是为何事?”

    朱崇儒淡淡的说道。

    谢智慧摇了摇头,“圣上明鉴,微臣不知。”

    “呵呵.......”

    朱崇儒突然低低笑了起来,洪亮的笑声顿时在诺大的殿堂里响彻。

    “谢家倒是教出了好女儿!”

    笑声停止,朱崇儒突然厉声喝到。

    刚站起来的谢智慧顿时吓的赶忙又跪下,诚惶诚恐。

    他不知道朱崇儒突然提到谢家的女儿所谓何事。难道是因为之前的那童谣?

    但是也不应该啊,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了,如果他当时有心治罪,便不会等到现在啊。

    但是如果不是这样的事情,那谢家又有那里的能让圣上发出这样的怒吼的?

    “圣上恕罪!还请我圣上明示!”

    “明示?谢智慧,这些年来,朕自问对你谢家还算仁慈的吧?没有想你谢家竟然还如此的不知足!谢家有三女,可是想着利用我舆论的力量,想要朕做些什么?”

    他说着,却是朝着谢智慧甩出去了一本奏折。

    “你看看,这是上奏要朕削你职!”

    谢智慧颤抖着打开奏折,快速的浏览的一下。

    请求已经被驳回了。

    “......”他喏了诺嘴角,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纪德上前帮朱崇儒新换了一杯热茶,尔后站在他的身后,不再说话。

    “你说朕是要削还是不削?”

    朱崇儒轻轻啜饮了一口,茶杯被重重的放下。

    “但凭圣上做主。”

    “凭朕做主?呵呵......谢智慧,你们谢家倒是教出了一个好好女儿!

    朕已经驳回了。”说到这里,一直冷肃的朱崇儒突然转换了态度,刚才的冷冽被收起来,再开口,他的声音恢复了正常:“这么多年,你的规规矩的做人,谢家也是在你的带领下,日渐朝着好日子行进。你们规矩,朕也就放心了不少。

    朕从一开始便说过,朕只需要的良臣忠臣,至于其他,呵呵......朕既然能坐稳这天齐的龙椅......”

    “圣上是天命所归,自然一切顺畅”

    谢智慧磕头道。

    “呵呵......天命所归!谢智慧,你心中真是这样想的吗?”朱崇儒的声音突然又严厉起来。

    “微臣自然是这样想,也一直是这样做的!”他连连解释,并且保证道。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