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43章 看来三小姐不单忧思重,并且更爱的走神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谢清婉冷眼看着上座的朱彝,一动也不动,她强端起清冷的面容,再开口,声音稳稳的,没有丝毫的慌‘乱’:“那就多谢锦王爷了。”

    前生今世,这却也是她第一次如此光明正大的,并且仔仔细细的看着他的容颜。

    时光太久,久到等像是隔了一个世纪。

    “清婉不可冒犯王爷。”

    谢智慧见她直直的盯着朱彝,这才赶紧提醒道。

    虽然他自己说了允许清婉看着他说话,但是谁都知道他向来暴虐,性格多变,万一等下他一个不高兴,倒霉的不是还是谢清婉吗?才刚刚脱离病床的女儿,他可不想在出什么事情。

    “无妨,本王既然已经出口,便不会随意的怪罪,谢大人还请放心。”

    谢智慧顿时只觉老脸一红,仿佛被看透了心思。

    谢清婉突然发现,他在说话的时候,嘴角的似乎在强忍着什么。

    她不由的暗暗的猜想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太妃听说谢三小姐忧思过重,心生挂念,原本,她是怎么也不相信三小姐的会小小年纪便得此怪症的,现在看来,却是真的了。”他语气清冷,像是在叙述一件既定的事实一般。

    “看来三小姐不单忧思重,并且更爱的走神!”

    谢清婉心中顿时警铃大作。

    谢智慧却是心中一惊,顿时跪在了地上。

    “还请王爷见谅,小女身体还没好利索,又从未见过王爷尊颜,一时反应不过来,也是正常。”

    “我说了要怪罪了吗?”他目光紧盯着谢清婉,再开口,语气便说不出的生硬。“还是你以为我会一言不高兴,便会.....”

    谢智慧仿佛突然闻到了一股血腥的气味,这样的语气才是锦王爷对人的正常的语气。

    时刻让人感觉在死亡的边缘徘徊。

    他开始担心起谢清婉来。

    平时很精明的孩子,怎么在关键的时候总是走神了?

    但是在朱彝说出这样的话以后,他便不能在像刚在那样提醒谢清婉。

    “锦王爷当然不会。”她开口,不慌不忙:“锦王爷当然不会,即便是清婉当真走神,锦王爷也不会跟一个孩子,并且还是生着病的孩子计较是不是?”

    说道最后,语气中突然多了一丝的轻快。

    她没有错过她在肯定他的同时,他的某种闪过的那一丝一闪即逝的光芒。

    那是笑意。

    正想着,谢清婉只觉得面前的光线突然暗了一下。

    “果然是一个伶牙俐齿的孩子,不怪乎老太妃会喜欢你。”

    丢下这一句,他甩下衣袖,大步的朝外走去。

    踏出房门的时候,他突然又回过神来,“谢三小姐,既然身体没有大碍,便多去陪陪老太妃吧。”

    丢下这一句,他头也不回的大不离开。

    眼见他的背影消失在谢清婉的视线范围内,她这才虚脱的一下坐倒在地上。

    石雪吓了一跳,还以为她身体又有哪里不舒服。

    “小姐,你怎么了?”

    她怔怔的坐在那里,脑中仔细的拼凑着朱彝刚才的模样。似乎刚才自己注意到了他的嘴角,但是被他的话岔开后,便忘记了。

    那会是怎么回事?

    正想着,石雪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我没事。”

    “小姐,这锦王爷我觉得也没有传闻中的那么样暴虐无道啊,刚才他还允许小姐看着他说话,这个还真是让我惊讶地。”石雪说着,弯下腰来打算扶起来谢清婉。

    “我是觉得这锦王爷真心恐怖,一想到他就是这个样子的表情上阵杀敌,我便忍不住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小姐你不知道,刚才他从我身前路过的时候,我只觉得我的鼻息间萦绕着一股血腥的味道,不知道小姐有没有这样的感觉。”

    血腥,石雪的话突然提醒了谢清婉。

    “石雪,你说你似乎闻到了血腥的味道?”她反问道。

    “嗯,我是有这样的感觉。”

    谢清婉这下总算是知道他刚才嘴角的异样了。

    他大概是受伤了。

    怪不得他会突然离开,大概是的突然血气上涌了吧。

    可是他人已经走远,她也只能祈祷他没有事。

    才这样想着,原本离去的人又突然折了回来。

    “本王倒是忘记了,老太妃说三小姐还答应给她再抄写一份佛经,不知道三小姐可有抄好?”

    刚站起来的谢清婉顿时僵立在原地。

    石雪率先反应过来,起身去找。

    倒是谢清婉,她缓缓的转过身来,日光在他的头顶放肆的散开。朱彝站在门口,身子笔挺,慢慢的,日光太过耀眼,让她有些看不清他的长相。

    “当然。”

    “如此,便先行谢过三小姐了。”声音中的凉意,几乎可以击退这腊月的寒冷,像是锋利的剑,贴过脖子间,随后紧贴着她的肌肤,凉意直达心底。

    她不晓得他语气为何突然变得这么生硬。

    “这是清婉应该做的。”石雪上前恭敬的递上自家小姐认真抄写的佛经。

    工工整整的佛经,整齐的排列在纸上。

    记忆中的字体,跃然眼前。

    这一次,他没有留下任何的言语,转身离开。

    谢智慧抹了抹额前的冷汗,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来

    “这锦王爷果然变幻莫测,让人捉摸不透他的心思。明明上一刻还在好好说话,下一刻便是突然变得寒冷无比,刚才他突然折身回来的时候,我惊出了一深的冷汗。”

    尤其是,他刚才突然转变的说话语气7;1838099433546,让他的后背的冷意像是不断爬行的蜈蚣,一下下的朝着后脑勺推进。

    那一刻,他真的在心中设想了谢清婉会因此受到什么莫名牵连的场景。

    “父亲不必担忧,锦王爷虽然看似冷酷无情,但是却还是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气的,不然,我们哪能好好的站在这里。”谢清婉安慰着谢智慧。

    “再说了,如果锦王爷真如传闻所言,父亲,你说他会因为老太费的一句吩咐,便专门过来一趟?”

    所谓的顺便,不过是对外的说辞而已。

    锦王府跟谢府,可是完全的两个方向,不管他怎么行走,都不可能是顺路。

    再说了,如果真的只是来看自己一下,老太妃怎么可能会让繁忙的锦王爷,而不是雷嬷嬷呢?毕竟这是女人家的事情。

    想到这里,她突然像是想明白了一些东西,但是想想又不可能,她摇了摇脑袋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自己重生了,他却还是当年的那个他,大皇子曾经说过,他爱慕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