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40章 若有一天......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谢清婉幽幽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室内的烛光的影影绰绰。

    她看的不太真切,似乎,桌前坐的人,有些不像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那人一袭白衣的丝锦外袍,乌黑光亮长发在头顶被挽了起来,深沉的双眸似乎在朝着自己的方向看过来。

    只是那目光,似乎平静的湖泊般的沉静,那淡然的模样,让谢清婉失了神。

    释徹法师。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房中!

    见到他淡然的目光有了动静,她快速的闭上眼睛。

    “三小姐既然已经醒来,又何须再闭上眼睛。”

    坐在桌子旁边的人缓缓的开口。

    谢清婉转过头来,身子僵立的原地。

    “三小姐也无须防备,令尊就在屋外,我也不会对三小姐不利。”释徹法师继续说道。

    当然,三小姐更无须掩盖什么。”

    一句话,令谢清婉心中突突跳了起来。

    前世,释徹法师便是有名的得道高人,这一世,她选择避开的他所有的存在,却不想,还是转到了他的跟前。

    压下心中的忐忑,她安慰自己,她是重生,并无任何异常,再说释徹法师兴许只是随着智水哥哥来谢家一趟,仅此而已。

    “释徹法师?”吻了吻心神,谢清婉缓缓的开口。

    “缘何释徹法师会在我的房中?”

    语落,房间有一瞬间的沉默。

    少顷,只见释徹法师缓缓的站起身来,慢慢的走向自己的方向。

    谢清婉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眼。

    “三小姐当说如何是缘?”他在谢清婉的窗前两步的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

    谢清婉只觉心头寒意凛冽,她不自觉的垂下眼眸,不敢看向释徹法师。

    “三小姐,缘何不敢看我。”释徹法师开口:“三小姐,时间因果轮回,皆有其定数,无论对否,皆是命数,还望三小姐在今后的道路中,多为天下苍生留下一条生路。”

    谢清婉一言不语的愣在原地。

    原来释徹法师已经一眼看出自己的异常了吗?

    “当然,我不可求三小姐放下自己的执念,只是因果轮回皆有报应,即便不是你出手,有些人也会应在其他7;1838099433546的劫数上。三小姐身为闺阁女子,没有必要也无须让恩仇江湖左右一生。”

    不,这一次,谢清婉摇了摇头,费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怕被看透的时候,她紧张,但是真的被人道破这一切的时候,她忽然觉得又轻松起来。

    她仰起头,目光清冷如天边的月色。

    “释徹法师主张的因果报应,是以这便是我存在的理由。”

    “可是,三小姐,执念太深。”

    谢清婉低声浅浅的笑了起来。

    “世间传闻,释徹法师知晓天文地理,精通岐黄之术,善于占卜其他,可知一个人若是经历极度的痛苦与纷争,又何以做到平静如水?除非心死。”

    她顿了顿,继续道:“可是那却是哀莫哀于心死,但是人活着,便是有无数的执念支撑的着自己走下去。释徹法师不必再劝清婉,即便是重来一世,清婉依旧会保持执念,知道完成这执念之后,方能放下这一起。”

    释徹法师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轻叹一口气,这才继续道:“只愿三小姐在以后朝着执念行进的同时,多多顾念一下这天下苍生吧,他们毕竟是无辜的。”

    谢清婉点了点头。

    释徹法师的这才缓缓的转过身子,“若有一天......”

    “不会有那一天,清婉既已经承得释徹法师点拨,便会记住今日自己所言。”谢清婉打断他的话。

    “如此,我便放心了。”

    谢清婉盯着释徹法师消失的方向,眼底深处多了一抹别样的目光。

    她知道释徹法师的意思,如果有一天,自己的颠覆了天齐国,他便不会留下自己。

    他眼中的天下苍生才是最主要的。

    似是想到了什么,谢清婉静静的躺下,任思绪放空,犹如没有意识。

    石雪小心的过来的替她整理一下被角,轻声的离去。

    室内只余下微微跳跃的火花跟躺在床上的谢清婉。

    智水送释徹法师走到门口的时候,原本要踏出门槛的释徹法师突然开口:“智水,有些事情,便犹如这门槛,跨过,便是另一番景象,或平静似水,或烦乱不堪,或碌碌无为,总之,你要记得,犹过之而不及。”

    智水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释徹法师这才大步的迈过去,消失在这色中。

    智水折身回来的时候,谢清婉已经又沉沉睡下。

    见到谢清婉没有什么异常,他才在石雪的带领下,回到客房。

    师父单独约见谢清婉,虽然是因为的清婉生病,但是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尤其是在替谢清婉诊脉以后,他带着自己在谢府查看了一番。

    行至到谢家池塘边的时候,师父好像是在那里停顿了一下。

    只是他并没有说什么。

    他会跟清婉说些什么?清婉又是因为什么事情思虑过重?

    层层叠叠的问题,一一浮上心头。

    尤其师父在门口说的话。

    现在想来,更是让人不解。

    半夜的时候,他悄然起来,在窗前看了一会,确认谢清婉没有任何问题,这才又转身回了房间。不远处的树下,与夜色融为一体的男人身上,早已经沾满风霜。

    但他依旧一动不动,似乎站成了一棵树。

    直到看到智水在窗前的凝视以后,他原本挺直的身躯,才为不可察的动了一下。

    当初的宛若白雪的花瓣飘落的季节,大片弥漫空中,树下的小女娃奶声奶气的对着自己叫着别走,他噙着温润的笑,颀长的身影映落在落花之间,恍似明玉,堪比盛开的花朵还要美上几分。

    “王爷,三小姐已经没有事了,我们回吧,夜也已经深了!”

    那人的身后,有人缓缓的缓缓的开口。

    思绪像是是被人剪断的风筝,摇摇曳曳的飞了起来,呼吸间,已然没了刚才的平静。

    男人这才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似乎从未有人来过这里,一切又恢复如初。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