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39章 近来甚得老太妃心的那个小丫头?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思虑过重?

    不仅仅是王大夫,就是谢智慧吴淑芬,也是不可置信的看向谢清婉。

    不可能!

    吴淑芬摇了摇头,否定了王大夫的说法。

    谢清婉才十三岁的年龄。

    十三岁,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年龄,虽然谢家处境尴尬,但是她们也从未给谢清婉灌输过什么要抱住谢家,复兴谢家的冤枉,更没有说什么宫斗宅斗之类的。

    她两个姐姐也是对她疼爱有加,就是二房,谢清清对她也是还能说的过去,近来更是开始变好。生活的如此的如意的孩子,怎么会思虑过重的?

    就是说是受了风寒,她相信也比这个说法容易让人接受。

    女医却是点了点头。

    她诊出来也是这个样子。

    “王大夫,会不会是弄错了,她还是个孩子,怎么可能是这个样子的?”思虑过重其实并不是什么特别重大的病症,只是如果调理不好,便会很容易郁结于心,到时变得郁郁寡欢。

    一想到能有这个可能,吴淑芬便只觉得脚下发软。

    一个十三岁的孩子,郁结于心,后果简直不可想象。

    王大夫也无奈。

    他诊出的便是这样的结果。

    “虽然很不可置信,但是我是看到了这样的结果,如果谢老爷觉得还是不能接受,还可以请别的大夫过来会诊一下。”他说着,起身走到桌前,“不过在这之前,我先开两幅药,你们先给她熬上。”

    智水再次的出现的时候,王大夫早已经离去。

    谢清婉的药在火炉上咕噜咕噜的冒着泡泡。

    智水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同样一袭白衣的男子。

    只是脸上却是丝毫没有岁月在他脸上留下的痕迹。

    他的眼神安静祥和,似乎看透了世间的一切。

    吴淑芬听到动静回过头来,便看到这样的一副的场景,同样白衣的两个男人,静静的站在她的身后,宛若突然降临的救世主。

    好一会,吴淑芬才反应过来。

    “释徹......法师......”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人竟然是释徹法师!

    释徹法师只是微笑不语。

    智水上前,“伯母,这位便是我的师父,释徹法师了。我见清婉情况不妙,便去请了师父过来,虽然耽误了一点时间,但是总归是来了。清婉现在情况如何?”

    吴淑芬暗暗定下心神,这次啊开口道:“王大夫开了药已经离去了。”

    “不若让我师傅在看一下。”

    吴淑芬只觉恍如做梦。

    “当......然......”她站到一遍,期期艾艾的看着释徹法师。片刻后,才像想起来什么:“石鸢,快给释徹法师看座。”

    竟然真的是释徹法师!那个名满天下,千金难见7;1838099433546的释徹法师。

    释徹法师只见有缘人,其余便是挤破弘法寺的门槛,他也无动于衷。

    即便是这样,每日去弘法寺上香的人也是络绎不绝,想要期待能成为释徹法师的人很多每日守在弘法寺的门口,只求能见上一面。

    虽然早都知道智水做了他的关门弟子,却是没有想到今日竟然还把人请到了谢府!

    释徹法师却是摇了摇头,缓缓的开口,“无妨,我且先看也一下三小姐的情况。”

    声音低沉幽深,像是从远处传来的幽然。

    “王大夫说清婉是思虑过重......”

    吴淑芬在一旁开口,“怎么可能呢,清婉还是孩子,平日里也是没心没肺的样子,就是这小半年有些变化,也还是整日不思进取......”总之,她是不能接受这个说法。

    “思虑过重?”智水也不可置信的看向床上人。

    这个,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大夫并没有说错。”仙人一般的人突然开口。

    吴淑芬赶忙上前。

    只见释徹法师扬了扬手,再开口却是对着智水的:“智水,把我银针拿过来!”

    智水变戏法似的掏出的他的银针包,不同于普通大夫的长长的银针,他的似乎格外的细小。

    “麻烦夫人去看一下药好了没?”吴淑芬转身离去。

    “智水,帮我按住她一下。”

    智水上前,才按住他的那一刻,只见释徹法师手上的银针直直的朝着谢清婉的脑门上扎去。也幸亏吴淑芬没在这里,不然,非得吓死过去不行。

    “银针扎入肉中,躺在床上的女人猛然抽搐了一下,随后,又回归了刚才的状态。

    “师父,可有异样?”智水不淡定的问道。

    释徹法师眼中的平和逐渐被凝重代替。

    “可以了。”

    智水这才松了一口气。

    银针入肉的那一刻,他恨不能是扎在自己的身上。

    “师......师父?”

    “如此年纪,便思虑过重,智水,便是我自持见多识广,也是第一次听说。”收回自己的银针,他缓缓的开口。

    “一会她便会醒来,你且先随我看一下外面。”

    吴淑芬端着汤药进来,便听到释徹法师这样吩咐着智水。

    “谢夫人,一会三小姐醒过来以后,且趁着汤药热先喝了,我随后便会在回来。”

    吴淑芬听到谢清婉一会便会醒过来,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且说王大夫回到锦王府。

    前脚踏进老太妃的院子的时候,便看到朱彝正打算往外出。他赶忙立在一旁,给朱彝让路。

    朱彝却是在经过他的面前的时候,立在了他的面前。

    “王大夫这是去了哪里?”

    幽幽的声音自头顶传来,他顿时心中咯噔一下。

    大概是自己的走的急了,鼻尖上的细汗在这冬日里格外的明显。

    “回王爷,老奴刚才谢府回来。谢府三小姐遇到了一些事情,老太妃命我去帮忙了一下。”他仔细的回答着,虽然锦王爷对王府的下人还算不错,但是他身上散发出的摄人的威压太过强烈,总是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要臣服。

    “谢府三小姐?”他重复着他的话,“近来甚得老太妃心的那个小丫头?”

    “对,就是那个。”对于朱彝突如而来的反问,王大夫只觉得好奇。

    王爷竟然会对谢三小姐关注?

    莫不是......

    还未等他想完,只听朱彝又继续问道:“却是何事?又落水?还是的被马蜂蛰?”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