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24章 一箭双雕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他的猜想果然是正确的。

    圣上是打了一箭双雕的主意。

    江南的案子在夜卫出动以后,很快便有了结果。虽然牵连甚广,却跟他没有多大的关系。

    他因为抽身及时,所受牵连不大。但是其他皇子却是没有那么幸运了。

    等到他们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夜卫已经开始对各皇子之间的抽丝剥茧。

    其中受牵连最广的便是二皇子了。

    明面上二皇子什么也没有做,却是一声不吭的纳了华家女儿做妾。

    虽然华家没有兵权,但富可敌国。圣上是一直想抄了他们华家充作国库,苦于找不到借口,这下终于在二皇子身上找到了突破口。

    连年征战,守卫边疆,国库早已空虚。圣上放宽的经商的政策,他们却还是想尽办法压榨民脂,却又不想交税。

    华家被查。

    家产尽数充公。

    四皇子朱翚荒淫无度,被禁足一年。任何人求情也无用,甚至,中秋节家宴,也不不允许其参加。

    一时人心惶惶。

    风声鹤唳。

    他却是开始渐渐的启动了原本的已经停下的动作,不是要往枪口上撞,而是他知道,已经没有了危险。

    明日就是八月十五,夜卫今夜就要归位。

    等到八月十五一过,别人反应过来,他就会慢人一步。

    他对那个位置不感兴趣,他只想护住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蕴之,既然累,便早早的去歇息吧,我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等你什么时候有空了,再坐下来慢慢的陪我聊聊。”老太妃心疼的他的疲倦,这会只想让他早点回去歇息。

    “无妨,我也睡不着,不如就陪着太妃坐会。”他抬手,示意雷嬷嬷帮自己加杯茶水。

    雷嬷嬷一直注意着这边的情况,见他抬手,连忙上前。

    老太妃却是出声:“雷嬷嬷,我记得小厨房还温着安神汤,一并端过来吧,蕴之也喝些,茶水就不要喝了,约喝越精神。”

    雷嬷嬷顿时眼前一亮,转身快步离去。

    “太妃是有什么事?但说无妨,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见她支走雷嬷嬷,朱彝眼中闪过一丝了然。

    “蕴之,明日中秋节了。”

    她停下来,看着他的表情,见他平静的脸上没有一丝波动,她这才放心的继续道:“我明日想去宫里一趟。”

    朱彝的手顿时顿在半空中。

    少顷,他才艰难的开口道:“为什么?”

    “蕴之,这些话我跟雷嬷嬷说过,但是跟你说也还是一样,有些事情过去了便是过去了,一直走不出来,便会只能让自己痛苦,且看着别人快活。

    蕴之,你今年也二十有三了吧。就是小九才十七,却也已经被赐了福晋。

    当然,这不是我主要想表达的。

    最主要的还是我自己的想法。我已经到了风烛残年,很多事情再不解决,恐怕就要带着遗憾入土了。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我一直教导你要朝前看,我自己却是一直被捆扎在我自己的作的自缚中,不能挣脱。

    这些天,我一直再想,当初跟你出来或许是个错误,如果我当初留在宫里,今日是不是会是另外一种场景?我不知道,但是我却知道,我心中有不甘心。”

    老太妃缓缓的说着,握着佛珠的手却是紧紧的攥紧在一起。

    “即便是每日礼佛,对着菩萨祷告,可是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想到因为我惨死的那些人,因为我的软弱跟退让,失去的一切,我的心中便会升起无尽的怨念。

    蕴之,这些怨念不是念念佛经便能消除的,我必须去正面面对它们,才能把这些心魔驱除出去。

    当然,看着敌人落败或者惨死,或许才是我内心深处最渴望的东西。”

    她一字一顿道。

    微风出来,扬起她花白的头发,那一抹抹的白,刺痛了朱彝的眼睛。

    他突然想起来那人也是这样,日日对着菩萨,祈祷自己惨死的场景。心中的疼意无尽的散开,可是一想到她拖着柔弱的身子在菩萨面前磕头的样子,她倔强的不肯像自己低头的样子,她对自己恶言相向的样子,甚至她得意的偷了自己东西的样子.......

    他便又不忍心去苛责他,一切是自己没有把握一个度而已,一切是自己没能力而已。

    又如何忍心去怪她。

    她只是一个没有任何权势的女人而已。

    而太妃,当初有权7;1838099433546有势,也没能成功。

    “太妃,有些事,过了就过了,你说的。”他淡淡的开口。“很多事情我们现在想来,会觉得不甘心,会觉得怨念,甚至会愤怒,会发疯,但是太妃,整个事情的因果都是轮回的。

    这些都是太妃以前教导我的,现在我拿出来重新念给太妃听。”

    思索了一番,他整理了一下心中的说辞。

    “蕴之曾经私下剖析过太妃的一生。对蕴之来说,太妃是亲人,也是榜样,更是依靠。是以蕴之不希望太妃在晚年还要扯进这些是非。结局早已经注定,即便太妃在翻出当年的事情又能如何?无非是让圣上觉得太妃还有什么心思。

    太妃是皇奶奶的吧。”

    老太妃认真的听着朱彝说的话,本以为他会继续剖析下去,哪知道他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她原本平静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惊慌。

    “看破不说破,其实我小时候便知道,不是我母妃说的,我自己观察出来的。太妃看圣上的眼神,跟我母妃看我的眼神是一样的。所以当初太妃说要跟我出宫的时候,圣上才会答应的吧。”

    他看了一眼门外,雷嬷嬷还未回来。

    静谧在房间开始蔓延开来。

    良久,他才又淡淡的开口道:“太妃,事情已经过去,即便是圣上,也不会允许你翻出当年的事情,他不会让自己的名誉受损,更不想让自己带上伪孝的帽子,宫里的那位,也更不会,也不能允许你说出来。

    太妃,所有的一切都已经翻篇,只有我们两个才是一家人。”

    很多事情,既然已经注定,不可逆转,也不会再也有机会更改。如同宫里的一切,如同太妃,如同他,但不如同谢清婉他们之间。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