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23章 这府中日子越发清静了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像是陷入了久远的回忆中,石雪继续回忆往事。

    “那个时候梁府被惊的人仰马翻的,后来,梁老爷跟梁夫人还因为这事来府里跟老爷当成笑话讲,这件事被传了好久......”

    像是陷入了遥远的回忆,石雪皱起眉头仔细的回想小时候的记忆。

    很多事情小姐并不记得,但是自己却是有些印象。

    “因为咱们谢家没有男丁,智水公子从小以哥哥自居,对小姐那真的是无微不至的,就连小姐每日要学习,二老爷每日布置了下来,也都是智水公子看着小姐写完,才肯回府。

    梁府有了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就是半夜,智水公子也会翻墙过来送给小姐。

    说起来,智水公子对小姐真的是好到没有话说。这两年,没有了智水公子在一旁督导,小姐的功课落到哪里去了?

    小姐是想智水公子了吗?”

    石雪注意着谢清婉的神情,见她听的认真,便不由的把自己记忆中的事情一一说给她听。

    而石雪口中的智水公子,此刻正风尘仆仆的快马加鞭的赶着路。

    梁夫人因为身体的原因,越来越惧怕冷,刚好生意重心也越来越南移,梁家便干脆举家搬迁到了江南。

    江南的气候宜人,梁夫人身体倒是好了起来。

    智水却是没有随着离去。

    他留在释徹法师那里,这两年被释徹法师派出去,一直到今日才有了消息。

    他走之前要求自己写完整本的佛经,她早已经写完,刚才还在叫石雪整理。

    一想到半月十五便能见到心中的人儿,他便也不觉的累了。

    而锦王府内的男人,却是看着窗外越来越圆的月亮,辗转难侧。

    “王爷,你歇息了吗?“陈恒轻声在门口问道。

    “还没,有何事?”

    “雷嬷嬷过来,说是太妃想跟王爷说说话,如果王爷歇息了便算了。”陈恒小声禀告着。

    老太妃很少特地派雷嬷嬷过来打扰王爷,是以,虽然雷嬷嬷这样说,他还是觉得要禀告给自己王爷一声比较好。

    “我知道了。”

    语落,门被打开,朱彝穿戴整齐的出现在门口。

    老太妃跪在佛堂前,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木鱼。可是心中却怎么也静不下来。

    “太妃,不如先歇息吧,王爷大概这个时候已经歇息了,太妃还是不要再等了,明日一早,老奴便去请王爷吧。”雷嬷嬷上前扶起老太妃,或许跪的久了,她的腿有些麻木。

    “也没什么事,就是觉得几天没有见到他了,总想着跟他说说话。”

    老太妃扶着桌子坐下,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雷嬷嬷,你说我是不是年纪大了,怎么总觉得这府中日子越发清静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马上要中秋节了的缘故,以往喜爱清静的自己,总是觉得心中有些悲凉寂寞。

    “太妃,咱们府中确实有些清静了,不过清静也好,省的老是影响你礼佛。”

    “雷嬷嬷,明日中秋节,你早早的回去陪陪家人吧,这么多年了,我也该回宫里去看看那一位了。”

    “太妃你.......”

    雷嬷嬷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老人。

    即便每日清心寡欲,即便每日保养得意,岁月还是在她脸上留下了痕迹,当年惊艳京城的女子,如今也成白发苍苍的老人。

    宫中的那位?当初太妃出宫的时候,可是说了再也不会回去的。

    那位夺走了属于太妃的一切,却还能安然的享受着那一切,可是太妃好不容易说服自己放下,又何必让自己再去面对他们。

    不过一群忘恩负义背后插刀却又人前笑刀的人而已。

    “雷嬷嬷,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我也不想再提了,只是如今,蕴之长大,这个王府也需要一个女主人,每日这么冷冷凄凄的,没有一个家的样子。”

    雷嬷嬷顿时红了眼眶。

    朱彝十六岁开始上战场,杀敌无数,立下无数汗马功劳,到头来,却是落得一个残暴无度,杀人不眨眼的恶名。奈何圣上却还因为这个对王爷多加不满,至今,就连最小的九皇子都早早的被赐了婚,反倒是老八被剩下了。

    太妃这哪里是想去面对宫里的那一位,这分明是想去王爷求赐婚啊。

    还想说什么,门口却是窸窸窣窣的传来动静。

    她快步走到门口,却看到是朱彝独自一人提着灯笼,大步的朝着这边走来。

    雷嬷嬷不禁心疼他。

    哪个王爷身后不是前呼后拥的,只有他们家王爷,就是小厮也少的可怜。

    “王爷怎么一个人来了?陈恒陈丹呢?”雷嬷嬷上前接过他手中的灯笼,赶忙引着他上座。

    “雷嬷嬷无需忙碌,我就是过来跟太妃说说话。”他并不在意,听到陈恒的禀告,他便知道,太妃一定是有事情的。

    “这么晚了蕴之怎么还过来?”太妃见他只身一个人,顿时有些心疼。

    虽然是铿锵的男子汗,但是在她眼里也还是孩子。

    “也不晚,我也还未歇息,原本是想来太妃这里坐坐的,怕叨扰太妃,便没有过来。倒是没有想到太妃也还在等我,是蕴之让太妃久等了。”他虽然说的面无表情,可是语气中的关切,却是毫不掩饰的。

    这样的他,就是这样的他,被人传成了什么样子?

    嗜血的凶名在外,以至于到了现在连个人问津都没有!

    如果没有人在暗中操控这一切,她不信。

    “太妃也没有什么事,就是觉得多日没有见到王爷,心中想念。”雷嬷嬷给他换上热茶。“王爷先暖暖身子,现在虽然看着还有些热,但是夜间还是有些凉意。”

    雷嬷嬷关心的道。

    “雷嬷嬷的茶还是这么好喝。”

    “王爷喜欢就好。”她说着自动站到门口。

    老太妃见朱彝轻轻喝了两口,这才开7;1838099433546口道:“蕴之,最近很忙?”

    “嗯。”他轻轻的应了一声,眉宇之间的疲惫在太妃面前铺散开来。

    自从上次他把所有的暗哨停了以后,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原本一切运转的动心突然被切断,中间的损失跟困难可想而知。

    但是他却也很庆幸,他自己的果断。

    不然......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