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22章 中秋月圆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谢清婉紧张的朝着四周看了一眼,见石素还是远远的看着自己,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她这才低下头,7;1838099433546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自己怀中的东西。

    却是一块的染满墨香的信笺。

    被整齐的折在一起。

    上面熟悉的笔迹,让谢清婉顿时红了眼眶。

    智水的来信。

    算算时间,智水也差不多要回来了。

    前世的时候智水是什么时候出去的,她记不太清了,但是她却清楚的记得,德武十三年的中秋节,智水随着家人一起回来了。

    智水比谢清婉大上几岁,却是少年老成,每日总是端着一张脸,顾故作大人。

    智水本名叫梁溪载,因为小时候身体弱,又因为深的释徹法师慧眼,被释徹法师改名智水。后养在释徹法师跟前很长一段时间,直到七岁启蒙,这才又被接了回来。

    临墙而隔的两家人,因为两个孩子的投缘而变得来往多了起来。

    梁家世代经营布匹生意,几代积累下来,倒也有一些家底。

    是以,还是孩子谢清婉便成了智水打发时间的最爱做的事情。

    趴在墙上,看着她牙牙学语,趴在墙上看着她蹒跚学步,趴在墙上看着她对着自己叫娘亲。

    他小小的心灵中满是满足。

    后来他跟随谢庆成学习,谢清婉被他理所当然的接手。

    光明正大的教她学习识字,光明正大的带她在府中溜达,光明正大的听着她在自己身后叫着智水哥哥。

    一切像是被磨平的镜面一般,平顺的不太真实。

    “清婉,见字我已经快到京城。两年不见,清婉可还有认真的在完成智水哥哥布置的任务?”

    短短一句话,没有柔情蜜语,没有家长里短,更没交代他这两年的去向,只是一句件简单的问候,告诉自己他要回来。

    眼泪忽然而至,啪嗒啪嗒的砸落在信纸上。

    月光下,那遒劲有力的字体,像是泛着光的月色,让谢清婉的一颗心,再也平静不下来。

    智水哥哥,你还活着,真好。

    泪水晕染了信纸,纸上的墨色被晕染,她小心翼翼的折好信纸,放在离心口最近的位置。

    半晌,她仰起头,想要把眼泪憋回去。

    谢清婉,不能哭,这一世,你欠的太多,等到终将所有还完,你才有权利痛痛快快的哭一场。

    “小姐,起风了,早点歇息吧。”

    石雪收拾好了一切,看看时辰已经不早了,见谢清婉还在院子了,不肯回来,她只得出声催促。

    “石雪,过来陪我说说话吧。”谢清婉在石凳上坐下来,望着圆圆的月亮,忽而感概万千。

    “小姐。”石雪无奈,只得转身回屋拿了垫子过来,“小姐,你怎么就坐了?凳子太凉,你身体都还没有好利索,还是要主意点。夜都深了,不如明天再说吧,明天我可以陪小姐说一整天。”

    “石雪......”谢清婉打断她的话。

    “石雪,你陪我也有十多年了吧。”

    “小姐,已经整整十年了。”石雪不知道谢清婉为何突然这样问,她认真的回答道。

    她今年十六岁,在三岁的时候吴淑芬买来陪谢清婉,十年转瞬即逝,她陪着她长大,看着她一点点的变化。

    “十年了,时间过的好快......”

    “石雪,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嫁人。”她仔细的想了一番,状似无意的开口。

    石雪有些诧异的看着谢清婉,小姐今天怎么突然提起这个话题了?

    “小姐,石雪不嫁人。”她回答的认真。这些年,虽然她是丫鬟,但是谢清婉从没有把她当作下人,相反,在谢清婉开始识字以前,她甚至是每日跟在自己身后叫着石雪姐姐的。

    在后来她开始认字,知道一直叫自己石雪姐姐会给自己带来麻烦,这才改了口。

    吴淑芬为人温厚,待下人态度也好,再加上她跟着谢清婉一起长大,这份情谊难得,她在府中的地位也随着高了起来。

    嫁人?她从未想过。

    她嫁人了,自家小姐谁来看着?她总觉得放给谁都不放心。

    “石雪,我虽然年纪也还小,但是我也知道,等过了这几年,便再也难嫁的好了。”胸口的信纸隐隐发烫,灼伤了她的心。前世,似乎所有跟自己有关联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

    想到石雪的死?她头忽然有些头疼。

    她倏然发现,她竟然一直忽略一直陪伴着自己的石雪。

    石雪是在朱彝战死沙场的消息传来的以后,锦王府被封,她因为护着自己,被前来封府的侍卫,一刀了解生命。

    想到这里,她突然红了眼睛,仿佛像是看到了她鲜血淋漓的躺在自己跟前,不甘心的看着自己被人推搡着,关进了屋里的场景。

    “石雪,如果遇到合适的人,你一定要告诉我,我们自小一起长大,情同姐妹,我也从未将你当作下人。虽不能将你如同小姐一般风光大嫁,但是我也一定不会让你丢了脸面的。”

    石雪伸出手在谢清婉的额前贴了贴,没发烧,额头甚至比自己的还凉,怎么就一直说起这样的话了?

    “小姐,你好端端的怎么说起这样的话了?石雪都说了不嫁,以后小姐不要再说了。万一,万一以后石雪遇到自己心仪的人,石雪自会跟小姐说,请小姐做主的......”

    “好,石雪,你一定要记得,跟我说。”

    她这一生,要保她安全。

    “小姐,天凉了,早点去歇息吧。”她想让谢清婉早点去睡。

    奈何谢清婉却是摇了摇脑袋,“石雪再陪我说会话吧,我还不困。”

    她抬起头,天边的月亮似乎更圆了。

    不是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吗?怎么十四的月亮也开始圆了。

    这是否预示着,她所有在意的人,也开始要团圆了?

    “石雪,我记得你说我小时候,智水哥哥总是趴在墙上逗我是不是?”她倏然转移了话题,对着远处的院墙开口。

    “很多年前的事了,我都快要记不得了,不过我倒是还记的小姐开口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对着智水公子叫娘亲,惊得智水公子一下从墙上掉了下去。”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