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21章 神秘人物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第21章神秘人物

    谢清婉在八月十五来临的时候,终于痊愈了。

    吴淑芬秉承着伤筋动骨一百天的古训,天天把她看的严严实实,最后如果不是王大夫说她已经痊愈,吴淑芬还是不会让她下床动弹半分。

    苏氏因为伤害自己,被吴淑芬送去了乡下的家庙反省。

    谢家虽然已经没落,但是家庙却是还一直都在派人看守着的。

    苏氏虽然心有不甘,但比起谋害嫡女的名头被休或者送官来讲,一年的家庙生活很快便会过去。

    但是如果被休,就算是不被休,被赶回苏家,苏家也丢不起这个人,他们苏家的姑娘也还要嫁人,宫里的娘娘也还要做人,如果他们苏家出了这样的事,牵扯的不止是她一个人。

    是以,在苏氏的父亲走后,苏氏主动选择了去家庙反省。

    谢智慧不知道他们妇女谈了什么,也不想知道他们谈了什么。他只想把苏氏快些送走。一看到她便想起清婉奄奄一息息的模样,他发誓要护在自己羽翼之下的女儿,却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受到那样的伤害。

    谢庆成因为触犯家规,原本按着家规,豢养外室,轻则打五十大板,重则是要逐出家门的,可是谢家一门也只剩下他们兄弟两个,即便是庶出,也还是自己的亲弟弟,他心底对他还有有亲情,便一起把他们赶到了家庙反思一年。

    谢庆成跟苏氏的处置一下来,谢清清便成了孤家寡人,吴淑芬看谢清婉喜欢跟谢清清一起,谢清雅跟谢清婷又整日帮着家里忙活,便让谢清清住在了谢清婉的隔壁。

    八月十五过后,苏氏跟谢庆成他们便要启程离开。

    终于要送走他们,谢清婉心中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只剩下一个谢清清,根本无足畏惧。

    “小姐,你才刚好,王大夫说了,不能带这么长时间的站着的。”石雪回了房间去给她拿了外套出来,就看到谢清婉站在小池塘的边上,对着荷花池发呆。

    荷花已经开始凋残,八月的天气已经有些凉意了。

    但是这个谢智慧特意给自己打造的小荷花池,却是又有一种别样的美。

    “石素,你怎么看着小姐的,都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道让小姐去歇息一下?”石雪小心翼翼的将披风给谢清婉披上,扶她在一旁的石桌前坐下,这才黑着脸佳教训石素。

    她临走前明明都叮嘱好了的。

    “石雪姐姐......”石素觉得自己有点委屈。

    “石雪不要怪石素了,是我执意要在这里站着的。”她挥手石雪站过来。

    “石雪,你看,这凋谢的荷花,枯萎的荷叶,残阳残荷,莫名悲壮。”

    石雪一时想多了,她以为小姐是想到自己最近总是遇到倒霉的事。“小姐,伤春悲秋可不是适合你,你呢,就应该每天开开心心的,就像大小姐说的,不谙世事才快乐。”

    不谙世事,上一世的自己才是不谙世事,这一世,自己是深谙世事了。

    “小姐,刚才我去回去取衣服的时候,看到府里似乎来了什么重要人物,我见小山神色紧张的去夫人那里请老爷。”

    石雪想了想,还是把自己看到的说给谢清婉。

    她现在可是被谢清婉吓到了,什么想到想不到的事都能扯上自己小姐,还让自己小姐总是受伤,是以她决定,以后所有的事情都要防患于未然。

    “大人物?”谢清婉手上的动作一顿,“小山可有说是哪里来的大人物?”她问道。

    心中却是闪过朱彝的身影。

    但愿不是他。这一世,她只愿他能平安,自己能护他平安。

    她在菩萨面前祷告的愿以吾命换君来生的誓言,她记得,并且一直深刻在心底的最深处。

    “这个没有,他走的急,我也不好耽误他的时间。”石雪站在她的一旁,轻轻揉着谢清婉的后背,女医吩咐了,每日揉揉,对消除肿块很有效果,这会即便谢清婉已经好了,她还是习惯了给她揉揉。

    “既然是大人物,我们便回去吧,万一遇见,不好。”

    谢清清远远的带着喜儿朝着谢清婉的方向走过来。她并没有听见谢清婉说了什么,只是看着石雪还在跟谢清婉揉着,便以为谢清婉身上还疼。

    虽然谢清婉说不怪自己,只怪苏氏,但苏氏说到底还是自己的娘亲。她立住脚步,一时不知道上前还是不上前。

    喜儿却听到了谢清婉的话。

    对于吴淑芬那日打了自己的事情,虽然说替自家小姐受罚,但是谢清清并不领自己情,相反,她以为这本是她应该做的,分内之事。她对谢清清不能发泄自己不满,又不能在吴淑芬面前表现不满,便把怒气都转移到了谢清婉的身上。

    在她看来,如果不是自家小姐跟她走的近,如果不是因为谢清婉最后挑拨离间,自家小姐就不会做出这么极端的事情。

    她看事情还是比谢清清看的清一些,自己老爷夫人在的时候,即便是庶出,但是所享受的待遇却是跟大房是一样的,唯一不同的也只是身份而已。

    现在谢庆成跟苏氏全都被打发,只留下一个谢清清,她算是在府上突然从高高在上的可以横着走的小姐,变成了孤家寡人一个。

    再想要过回以前趾高气昂的日子,她不看好。

    虽然吴淑芬对她跟以前没有变化,甚至因为考虑到她没了父母在身边,多给了她一些月钱,但那又如何。

    谢清婉背对这她们,并没有看到她们的到来。

    “小姐。”

    石素上前,轻轻道:“刚才清清小姐走到不远处了,奴婢以为她要过来,刚想上前打招呼,她又转身走了。”

    石素斜对着谢清婉,刚巧瞧见了谢清清。

    呵呵......谢清婉轻笑出声。

    “大概是有事吧。”她小声的开口,像是风中呢喃,随着最后一个字的落下,她站起身来。“我们也走吧,万一冲撞了大人物,不好。”

    谢清清在走到拐角处的时候,才停下脚步,她有些不解看着一直拉着自己离开的喜儿。

    “喜儿,我刚想上前打招呼,你拉我离开作甚?”

    “小姐,你小点声。”喜儿抬手示意,这儿离三小姐那么近,你这么大声说话,三小姐会听到的。”

    “喜儿,你搞什么?”她越神神秘秘的,她越好奇。

    “小姐,你刚才停下的时候,奴婢听到小姐说府中来了神秘的大人物......”她压低了声音,凑到谢清清的耳边,“小姐,大人物,你想想,三小姐既然上心了,肯定是了不得的人物。

    小姐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却是出现了现在这样的事情,大小姐跟二小姐也到了要相看的年龄,说不转这便是大老爷要给大小姐或者二小姐物色的人选......”

    谢清清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们的物色人选便人选,这跟你拉我离开有什么关系?我是去看清婉,不冲突啊。”

    喜儿见她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只得把话说的在明白。“我的好小姐,你怎么在这么重要的问题上犯迷糊呢?”

    喜儿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才继续道:“我的好小姐,你想想,你自己也到了要谈婚论嫁的年龄啊,夫人被发配,谁来操心你的婚事?夫人虽然会管你,但是你别忘了她还有自己的两个女儿。

    就算是管,也要等她的两个女儿事情解决了,也才有时间解决你的啊。

    既然是大人物,我们不妨也去看上一眼,小姐长得貌美如花,说不准他们看上小姐你呢.......”

    谢清清这下明白过来喜儿的意思了。

    这是要自己操心自己的事情了,自己撞运气了。

    不过喜儿说的也对。

    “万一不是呢?”她有些心中没底。

    “不是更好办啊。小姐只是来给大老爷送些自己泡的茶或者顺便路过而已......”

    喜儿小心翼翼的看了一圈周围,这才小声的说了自己打算。

    谢清清眼前一亮。

    不管是不是,总归自己没有坏处。

    谢智慧的书房。

    朱煜背手而立。

    “大皇子安,不知大皇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见谅。”谢智慧听到王小山的禀告,便匆匆的赶了回来。王小山不认识他,但是却是认识露出来的腰牌,那是大皇子府的。

    并且眼前的男人,虽然一身朴素的衣裳,但是周身的贵气却是难掩。

    是以,他猜想大概是大皇子府中的侍卫什么的。

    他这么也想不到,竟然是大皇子亲自而来。

    “谢大人不必多礼。”他转身过来。

    “若说起来,反倒是我贸然前来,打扰到谢大人了。”朱煜说着,被谢智慧引上上座。

    “不敢当。”谢智慧惊出一身冷汗。

    本身,他谢家身为罪臣,便已经整日如履薄冰了,这一下,又突然迎来一位乔装打扮的皇子。

    他不能不多想啊。

    圣上要彻查江南的案子,出动了夜卫,使得整个案子很快便水落石出。上至大理寺卿,户部吏部,下至江南个县令,都人人自危。更何况京城?

    更何况他们这样敏感的身份。

    即便没有他们谢家什么事,但是君心难测,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更何况,皇子们之间的争斗日趋明显,他不想被卷入任何一派。

    守住谢家现在的基业便已经很不容易了。

    气氛突然冷却了下来。

    朱煜轻轻啜饮着茶水,一句话要说的打算也没有,谢智慧忐忑不安的站在下首,把能猜到的目的全都猜了一个遍。

    只是越猜心中便越没有底。

    看到谢智慧恭敬的脸,朱煜心中冷哼一声。

    这谢智慧也并没有传闻中的那么精明么,甚至有些木讷。

    果然还是跟朝堂上一样的无趣。

    倒是谢庆成,眼中的精光跟欲望很容易的便会展现。

    “本王这次来,只是随意的走到了这里,谢大人不必惶恐。”放下手中的茶杯,他缓缓的开口。

    “马上要中秋节,圣上体恤百姓,便安排了我们走访民家,也是敲巧了,本王刚巧走到了这里。听闻这里有一位学识渊博的谢先生,便过拜访一下。倒是没有想到是谢大人家里。”

    他说的一派轻松,谢智慧却是心中暗叫糟糕。

    “怎么没有听说谢大人家里还有其他兄弟么?”朱煜盯着站在那里的的谢智慧,突然笑了。

    这一笑,笑的谢智慧莫名奇妙。

    “禀告王爷,下官却是还有一位庶出兄弟。”

    “哦?”朱煜长长的哦了一下。

    这一下,又让谢智慧的心悬了起来。

    心中的预感越来越不好。

    果然,在下一刻,朱煜缓缓的开口道:“不知谢大人可否引荐一下这位博学的谢先生?”

    谢智慧伸出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硬着头皮道:“不知王爷找二弟有何事情?事情不凑巧......”

    “放肆!”朱煜突然发难,对着书桌便是重重的一巴掌拍了上去。“本王有什么事情还需像你交代不成?谢大人,本王只是爱惜人才,听闻你谢府有此人才这才过来。谢大人推三阻四是和原因?”

    他顿了顿又道:“难道是说谢大人根本不想我见到谢先生,这才这般阻挠?”

    谢智慧顿时直直的跪了下去。

    “王爷息怒,实在是事情不凑巧,二弟因为犯了一下家法,正关在祠堂......”谢智慧无奈,只得道出实情。

    朱煜却是冷笑起来。

    “谢大人家事果然大过一切,是不是,本王也大不过谢家的家法?本王是因为爱才惜才,才愿意跟谢大人讨论这么多,不然,本王大可直接请了谢先生去我府上。到时候,谢大人这人是让本王见,还是不让本王见?”

    “王爷误会了,下官并不是这个意思。下官只是觉得二弟贸然前来,只会污了王爷的眼......”

    谢智慧自知不是朱煜的对手,知道能吩咐小山去请了谢庆成过来。

    尤其特地强调了“请”。

    王小山会意,拔腿朝着吴淑芬那里跑去报告,末了又吩咐人去准备谢庆成的衣服。

    吴淑芬心里一沉。

    却也只得按谢智慧的吩咐。

    “谢大人,圣上以德治国,惜才爱才,英雄不问出处,如果谢先生真如本王听闻的这般优秀,不消谢大人说什么,本王自然会像圣上推荐。我知道谢大人担心谢家的处境。

    但是,谢大人,你还看不清楚形式么?圣上并无动你谢家的意思,不然,你何以会在朝为官,谢家又如何到今日这般,小桥流水人家的惬意日子......”

    他说的看似随意。

    谢智慧却是听出了他话中的重点。

    小桥流水。

    在京城,哪怕是在郊区,要造出这样的景色,也是要费很多银子的。他则是因为清婉喜欢,便给她挖了池塘。

    怎么也想不到今日大皇子会来。

    谢清清回去重新装扮一番,这才端着样子随着喜儿慢悠悠的走向谢智慧的书房。

    却是在半路上遇见被扶着过来的谢庆成。

    即便后来换了大夫医治,他到底被苏氏伤的太深,胸口到现在也还隐隐作痛。

    “父亲!?”谢清清惊讶的上前,赶忙扶住他。

    即便重新梳洗了一番,也还是掩饰不住他神色的无力。

    “父亲,你这是要去哪里?”谢清清惊讶地问道。

    “清清?你又为何会在这里?”谢庆成并不知道是谁要见自己,但是王小山一阵收拾过后,便把自己扶了过来,这会见到谢清清,他便以为谢智慧要出尔反尔,要趁着这次机会一并把他们全家赶出去。

    不然为何清清也会来这里。

    “父亲,我新学会了泡一直茶,想要去泡给大伯父喝,为何父亲也会再此?莫不是大伯父打算原谅父亲了吗?”她开心的猜想着。

    “为父不知。”

    他的确不知道。

    王小山却是拦住了要跟随的谢清清。

    “清清小姐,二老爷是要去见别人,跟清清小姐无关,还请清清小姐留步,不要耽误老爷的时间。”

    一席话,谢清清被堵在原地,没有理由在跟上去。

    不知道等了多久,怀中的茶壶已经从热到冷的时候,谢智慧的书房的门终于被打开了。

    谢清清远远的迎了上去。只见里面走出来一个衣着普通的男人,她便没有在意,只是焦急的伸着脑袋远远的盯着着书房的其他动作。

    朱煜斜看了一眼一袭鹅黄色的衣服的女人。似乎受了什么委屈,梳着精致妆容的脸上,布满了焦急跟委屈。

    “清清小姐,还请在等一下。”他听到有侍卫拦住她,叫了清清小姐。

    青青么?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倒也是好名字。

    他心中了然离去。

    吴淑芬焦急的等在房中。

    谢清婉过去的时候,她正在来回的踱步。

    “母亲,发生了什么事?”

    她上前,扶住吴淑芬的胳膊,一起在榻上坐下来,这才开口问道。

    从小池塘到吴淑芬的院子有一点距离,一路上石雪扶着她走走停停的,是以到到了现在才到这里。

    “清婉过来了。”吴淑芬看到谢清婉,心中的烦闷更加重了。

    因二房而受伤的女儿还没好利索,原本应该受到惩罚的人又突然冒出救兵来,真是要气死她了。

    如果不是救兵,谢智慧又何至于特地吩咐小山用请。

    谁都是知道请字的含义的。

    并且,她不知道那所谓的神秘的人物是何人。这个时候找上谢庆成有什么目的?

    她知不知道。谢庆成还能不能顺利的送出去,她也不能肯定,总之马上要到的中秋节,原本打算一家人好好的过的中秋节,很有可能因为这个人的到来而生出变故。

    吴淑芬憋在心中难受,索性一股脑的全都告诉了清婉。

    谢清婉在听吴淑芬说完后,心中咯噔一声。

    刚想开口,只听外面小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夫人,老爷吩咐,晚饭备上二老爷的。另外,二老爷的房间,还请夫人命人重新收拾出来。老爷还说,现在他有些忙,一切会在等一下过来给夫人细说,还请夫人不要着急。”

    谢清婉藏在衣袖中的手,顿时紧紧的攥在一起。

    谢庆成,如果没有猜错,那突然而至的神秘人物定然是大皇子的人了。上一世,他们便是勾结在了一起,这一世,还是没有能错开么?

    即便是已经眼见成功了,也突然要生出变故?

    不管怎么样,她都要想办法阻止他们勾结在一起。

    “母亲,你先忙,清婉先行回去,父亲既然已经有了安排,想必一切也不会坏到哪里去......”吴淑芬见到女儿懂事,心中的更是愤恨。

    果然,应该听从雷嬷嬷的话,嫡庶有别,直接赶出去就是了,哪里有那么多的情仇恩义。

    夜长梦多。

    果然。

    夜幕拉下,当天边最后的一抹光亮消失的时候,夜色如约而至。

    谢清婉静静的坐在院子里的,她怎么也想不到朱煜会亲自过来,并且点名要见谢庆成。

    这个似乎跟前世有些出入。

    前世的谢庆成直到最后才得以见到朱煜的真容,这一次,却是一开篇便改变了遇见方式。

    她皱了皱眉头,随后又摇了摇脑袋,她想不透这其中的缘由。

    难道是自己重生改变了一些事情的原本的轨道吗?

    不管怎么样,既然事情已经开始发生,她变要想办法去阻止,去破坏。

    缓缓的站起身来,她踱步的走着,每走一步,停下一下,脑中极力的假设着谢庆成跟大皇子之间的各种见面的方式以及敲定什么样的合作,又或者他们什么时候开始行动。

    她发现想到脑袋发疼。

    也还有好多种方法没有办法想完。

    院子里静悄悄的,石雪在屋里帮助自己整理整套的佛经,为了不受打扰,石素被她远远的安排在了门口。

    左思右想,她决定还是要等先下手为强。

    在不知道第几次转身的时候,她只觉眼前突然一闪,似乎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眼前飞过,再回过神来的时候,便发觉自己怀中多了一样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