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18章 迟则生变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第18章迟则生变

    “等等......”苏氏叫住她。

    谢清婉停下脚步,不解的看着苏氏。

    “清婉,二婶母平时待你也不算差吧?但凡清清堂姐有的,我都会给你留。今天二婶母摆脱你一件事情可以么,等下你去你二叔房中看了美人以后,能给二婶母说下长得什么样吗?二婶母这么多年一心为了你二叔,没想到他却还是被着我在外面养外室。”

    她说的情真意切,如果不是了解她的为人,一定会觉得她可怜无比。

    “二婶母放心,我回来看完就告诉你。”她答应的爽快。

    苏氏这才放心。

    “二婶母就知道,清婉一直是好孩子。”

    谢清婉带着石雪到的时候,王小菊正握着谢庆成的手,一脸的心疼。

    忽然听到下人说三小姐到了,惊得她差点瘫坐在地上。

    她本就是见不得光,如果这次赶不巧要是再被人识破自己是女人的话,那么她入谢家还有什么机会。

    谢家虽然不能算得上体面,但比起自己穷的喝风的日子,那也是天堂了。

    谢庆成还算稳重,赶忙示意她站到吴大夫的身后,不要抖。

    “小菊,等下你装作不会说话,不管三小姐说什么你都当作听不见,明白吗?”谢庆成有些不放心的叮嘱道。

    “二叔,你好些了吗?刚才清婉从厨房里带了一些冰镇的绿豆沙,喝完很凉爽,我就给父亲还有二叔都带了一些。”刚一进门,谢清婉的的声音就传了进来。

    这让谢庆成的眉头突跳。

    这样的谢清婉似乎才是以往的谢清婉,至于前几日所见,就像是自己的错觉的似的。

    “清婉过来了啊。”谢庆成佯装很高兴的说着,示意一旁的小厮扶自己起来。

    “等等......等等......”谢清婉赶忙上前,“二叔你不要动。”

    “我可是听父亲说了,你这次伤的很严重,父亲也不准我们来打扰二叔修养的,可是我着急啊。从小二叔虽然看着严厉,实则最疼清婉,这些二叔不说,清婉也都懂。二叔,清婉今日才来看你,你会不会怪清婉?”

    “不会,清婉能来,二叔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怪清婉?”谢庆成应付着,只想谢清婉赶紧离开。她呆在这里时间越久,王小菊暴露的几率也就越大。

    谢清婉眼角看着众人动作,嘴角轻扬。

    “那就好。”她微微扬起嘴角。

    “石雪快把绿豆汤给二叔端过来。”

    石雪仔细的端着过来。

    原本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吴大夫却是急匆匆的跳出。

    “三小姐,万万不可。”

    谢清婉一脸不解的看着吴大夫,似乎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她诧异的道:“原来吴大夫也在啊?”

    吴大夫眼角抽了抽,不好与她理论这个话题,自己那么大一个大活人,她看不见自己?

    “三小姐,我一直在。”吴大夫答到。

    “哦哦,不好意思,我刚才没有看到你。对了,吴大夫,绿豆沙为什么不能吃?我从厨房端过来的,我也没下毒没掺别的......”谢清婉说着,走向石雪,“真的,要是吴大夫不相信,我可以喝给你看看的。”

    吴大夫顿时头大。

    “三小姐,你误会了,我没有说怀疑你投毒或者参杂别的东西,我只是说会二老爷正在服药期间,绿豆是不能吃的。不消说绿豆沙,就是绿豆饼什么的,一切绿豆做的东西,二老爷都不能吃。”吴大夫说着,还看了一眼石雪手上的绿豆沙。

    “不止二老爷,就是三小姐你跟清清小姐,在服药期间,也是不能喝绿豆沙的。等到你们脸上的红肿完全消退,药停了,你们才可以喝。”

    谢清婉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连连点点头,“哦哦......原来时这样,清婉孤陋寡闻,让吴大夫跟二叔见笑了。”

    她说着,像是想起了什么,赶忙对着身后的石雪道:“呀,糟了......石雪,快,快去给厨房说一声,不要给清清堂姐送了......”

    石雪应声而去。

    “二叔,清婉做事又不稳重了,你不会罚清婉吧?”她回过头来可怜兮兮的看着谢庆成。

    谢庆成只觉胸口越来越疼。

    “不会,清婉原本是为大家着想的好意,以后等知识增加,等阅历丰富,便会知道很多知识。”他佯装很高兴的说着,心中却只想着谢清婉何时能离开。

    但是又不能直接说离开。

    “咦。”谢清婉转身的瞬间,谢庆成还以为她要离开,哪知道她却是把目光看想了吴大夫哪里。

    她惊讶地声音一出,谢庆成顿时一颗心紧张了起来。

    “清婉怎么了?”

    “咦二叔,你房中来了新的小厮啊,我看着眼生。”

    王小菊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她不自觉的呃紧攥住下摆的衣角,如果不是衣服的质量好,只怕此刻便已经烂在手中了。

    看着谢清婉一直盯着自己方向看过来,她心里越想越紧张。

    谢庆成皱着眉头看着她的动作,脑中迅速的想着要如何化解被认出后的局面。

    谢清婉清明的目光直直的望着王小菊,良久,在王小菊脑中快要一团浆糊的时候,她终于开口道:“看着还是很听话的样子。”

    谢庆成顿时松了一口气。

    “清婉误会了,这位是吴大夫新招的药童,二叔现在这个样子,哪里还有心情招小厮......”

    紧接着,吴大夫也解释起来。“三小姐,小药童不懂规矩,还请三小姐见谅。”

    “哦哦......原来是这样,原来是吴大夫带来的。”谢清婉长长的哦了两声,随后又说道:“这样以后吴大夫便轻松一些了。”

    “谢谢三小姐关心。”

    谢清婉装作好奇的打量了一番,王小菊手中的力道不由的又加紧了几分。

    但是她时刻记得谢庆成的话,装,她就算害怕也得装下去。

    “对了,吴大夫。”打量了一番后,谢清婉突然开口:“吴大夫,我脸上这些何时才能恢复如初?”

    吴大夫心中被谢清婉搅的七上八下的,这会见她原来时转着弯的想对问自己的脸,便生出一种明了。所谓的关心谢庆成什么都是假的吧,在意自己的脸才是真的。

    “三小姐的脸上基本就快痊愈,只需在养一段时间便可。”

    呼,打发了谢清婉离去,吴大夫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三小姐差点吓死我了。”王小菊拍着胸脯道。

    “行了行了,你快点跟吴大夫出去,迟则生变,说不准一会她反应过来,反而悟出什么。”

    转身离去的谢清婉并未直回自己的院子,而是很信守承诺的去了苏氏房中。

    “二婶母,清婉回来了。”

    苏氏顿时来了精神,苍白的脸上微微下陷的眼眶,让她失了往日风采。

    “清婉可有看清?”

    “二婶母,我只看到了一个跟在吴大夫身后的小药童,起初我还以为二叔房中新来的小厮呢。不过吴大夫说那是他新招来的小药童,不过长的还不错。唇红齿白的......”

    苏氏却是反应过来了,哪里是小厮,药童,分明就是女扮男装而已,只是谢清婉没有看出来而已,不然,小厮哪里有唇红齿白的?话本子里经常出现的那些,不都是女人么。

    “二婶母清婉要走了,不然出来的时间太久,母亲会担忧。”

    她说着,却是朝着苏氏靠近了一些。

    苏氏趁着机会,一脚扫过来,直直的把谢清婉压在了地上。

    “清婉......谢谢了......”

    谢清婉嘴角快速闪过一丝微笑,下一刻,却是扯着嗓子叫道:“救......命......”

    门口的守卫原本听到绿豆沙的碗摔破的声音的时候,便想进来看看,后来想着苏氏被捆的七荤八素的,料她也没有多少力气了。哪知道,还没想太多,突然听到三小姐的呼救声。

    众人一惊,顿时推门而入。

    谢清婉被苏氏压在身下,她身上的绳索已经被解开,只见她一脸狰狞。见到众人进来,她提起脚下的谢清婉,恶狠狠道:“放我出去,不然,呵呵.....”

    谢清婉只觉得身上像是要开花了一般,刚才她注意到苏氏手中的绳子有松动,才故意靠近她。

    虽然又是一招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但是,也只有这样,才能彻底的让苏氏没有再起来的可能。

    她可是还记得,苏氏还有一位在宫中的靠山。

    她也固然想徐徐图之,但是父亲跟母亲明显更侧重谢家名誉这方面,既然如此,那么她就在添把火。

    为母则强,等到苏氏伤害到自己身上,即便父亲想要悄然处理,母亲也不会同意的。

    “二夫人,放开三小姐。”

    谢清婉想到这一次她有可能就可以直接扳倒他们两个人,她双眸生出一股嗜血的味道。

    “二婶母,疼。”她在她的脚下瑟瑟发抖。

    谢智慧下朝回来,还未来得及踏进书房,便听到远远的呼声不断,似乎发生了什么状况。

    “小山,去看一下什么事。”他吩咐随身的小厮。

    王小山还未等出去门,只见一名小厮满头大汗的跑过来,高声道:“老爷您可回来了,二夫人劫持了三小姐......”

    谢智慧的手顿时抖了一下。

    “你说什么?”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二夫人不是被五花大绑着?怎么会劫持三小姐?”

    “回老爷,还请老爷边走边说,三小姐哪里的状况不是太好。”小厮也有些着急。

    苏氏的力气大,谢庆成都受不了她的一脚更何况是三小姐的瘦弱的小身板?刚才守卫那边说三小姐嘴角已经有血隐隐流出,他们身为护院,深知三小姐一定是受了重伤了。

    他平时对这位三小姐印象极好,虽然受宠,但也不像别家的小姐那样嚣张跋扈,反而对他们也是很友好。

    “你说什么?”谢智慧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守卫说三小姐原本是觉得天热,便从厨房带了绿豆沙要给二老爷二夫人送去,结果二老爷那边好像不喝,二夫人这边又摔了碗,还直接一脚把三小姐踢在了脚下。

    三小姐一直喊疼,大概伤的不轻。”

    谢智慧听到这里只觉耳朵里嗡嗡作响,一股愤怒油然而生。

    同样生气的还有吴淑芬。

    她从房间站起来匆匆带着人直奔苏氏的房间而去。

    一路上,她只恨自己不能多长两条腿。

    谢清婉才大病初愈,因为他们二房差点毁容不说,此刻竟然还敢劫持她!简直反了天了。

    一想到女儿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她只觉得心都碎了。

    夏天还未过一半,清婉倒是已经遭罪了一夏天。

    苏氏只想快点去谢庆成房中看看那小贱人走了没有。

    可是即便她把谢清婉撂倒,她发现自己依旧没能走出去。

    守卫虽然不敢跟自己动手,却也是层层把自己围在了中间。

    “放我出去,我不会伤害清婉。我保证......”

    但是却没有人敢做主。

    “我在最后说一遍,放我出去,我不伤害她,”她着急的道,拖得越久,那小贱人溜走的几率便越大,虽然自己知道谢庆成有外室,却是找不到在哪里。这一次她好不容易逮着机会,她不想放弃这个难得机会。

    至于清婉,她刚才脚下的力道并不重,修养几天便好了。

    等她看到那小贱人的长相,即便再被关起来,也只是一段时间而已。

    她这样想着,便越发着急起来。

    “二婶母,疼。”谢清婉一开口,嘴角有血丝流出来。

    守卫大惊。有一名守卫王廉生大声吩咐道:“快去门口守着,如果老爷下朝,速速请他过来!夫人那里谁去请的?怎么还未来!”

    他都要被急死了。

    “狗剩,二老爷那里去请了没有?大夫去请了没有?”

    二房最近频频出这种幺蛾子,他们只是普通的护院,交起手来,他怕伤到谢清婉。

    苏氏见他们一直没有让开的打算,心中的耐性渐渐被磨光。

    “真一次,真的是最后一次了,你们让不让!?”她歇斯底里的叫嚷着。

    手上的力量也不自觉的加重。

    谢清婉顿时觉得呼吸困难。

    “二夫人,小人也只是想让夫人放了三小姐,这样,夫人放了三小姐,我等做主放了夫人,回来老爷夫人不管怎么惩罚,我都认了。怎么样?”王廉生想要平复苏氏的怒气。

    无论如何,能拖到谁来都好。

    “放肆!苏氏。”

    谢智慧看着自己的女儿被着脖子提在手中,顿时暴怒起来。

    他在朝堂为了抱住谢家遭受多少白眼,多少嘲讽,甚至还有身家性命。他们倒是好,不停的给自己拖后腿。即便给自己拖后腿,他也只是小惩罚了一下。现在倒好,自己的宽容反倒是成了他们残害自己的女儿的理由了。

    一路上,他甚至想如果他们做的稍微不过分一点,自己都不会做的太绝。

    毕竟谢家,没有了人。

    或者说圣上根本不允许他们谢家有男婴再出世。

    这样的想着,他还准备了几条后路给苏氏,但是等他看到奄奄一息的谢清婉的时候,什么宽容,什么一家人,顿时全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清婉,你没事吧?”他急切的问道。

    “大哥,我并不想伤害清婉,只是我着急去看谢庆成,可是他们全都不让我去,我这才出此下策。”苏氏看到谢智慧过来,顿时心中一凉。但是都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她也不想就这么放弃。

    “苏氏!你放开清婉,我让你去看二弟。”

    谢智慧爽快的答应,他现在只想她理智还在,不要再伤害清婉。

    “好,你们让开,我通过就放了清婉。”

    王廉生见到谢智慧点头,守卫们顿时让开一条道。

    苏氏依旧掐着谢清婉艰难的前行。

    吴淑芬差点一下晕死过去。

    “苏氏,你放开清婉......”远远地,她怒吼道!

    吴淑芬只觉自己肝胆俱裂。

    她接到消息便一刻没有停休的赶了过来,却还是慢了一些,让女儿受了那么多苦。

    “大嫂,我本意并没想伤害清婉,只是我真的赶时间,再这么闹下去,那小贱人都要溜走了!”

    “苏氏,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也不想听你说什么理由,我只求你能放了她,她还是孩子,求你看在她拼死保护清清的份上,先放开她。”

    吴淑芬可不想知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消息,她也没有时间去了解那些,她现在只想一心把自己的女儿救出来。

    “我们已经给你放了行了,你可以大步朝前走,去找你说的什么小贱人,现在,你可以放了清婉了。”谢智慧扶住吴淑芬,厉声喝道。

    苏氏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目测了一下自己出走的路线,眼见差不多了,这才把谢清婉丢在地上,一溜烟的跑的没有了踪迹。

    吴淑芬一个箭步跑上前,紧紧的把谢清婉搂在怀中,鲜红的血丝顺着她的嘴角流下,落在吴淑芬雪白的外衣上,无比刺目。

    “快请大夫!”谢智慧吩咐下去,随后从妻子手中抱起谢清婉,大步的朝着院子走去。

    谢庆成被小厮抬着,身后跟着王小菊还有吴大夫急匆匆的朝着这边赶过来。

    刚巧与迎面而来的苏氏碰个对面。

    苏氏顿时猛然扑了上去。一个巴掌朝着吴大夫身后的王小菊便劈了下去。

    王小菊根本没有想到过会遇见这样的事,当即吓得傻在了原地。

    “啪啪啪”的声音响起,她只觉得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小贱人,我打死你个小贱人!”苏氏只觉巴掌不过瘾,顿时拳打脚踢下来。

    “救命啊......”王小菊反应过来,顿时满院子的跑了起来。

    一时间,苏氏追,她跑,满院狼藉。

    王廉生吩咐的人一时找不到吴大夫,心急如焚的他们去街上找了大夫,直奔谢府而去。

    不巧,此大夫正是刚从锦王府出来的王大夫,因为家中有事,才跟朱朱彝请了假,要回去几天,哪知才走到街上不久,便突然被人不由分说的拉走了。

    他紧紧的护住自己的药箱。“这位大侠,小人只是一名大夫,养家糊口都算不上,真的没钱......”

    守卫一脸的焦急,自己小姐那么危急,却又找不到大夫,现在看到一个,当然不能放过。“这位大夫,我不劫财,只是我家小姐实在情况危急,一时找不到人,这才多有得罪,还请大夫看在我救人心切的份上,不要计较......”

    守卫一边拉着王大夫往前走,一边向他说明情况。

    王大夫听到不是劫财,顿时松了一口气。

    “这位大侠,救死扶伤是医者本则,只要我能治,我一定治。”

    守卫这才放下心来。

    谢清婉被谢智慧抱走,王廉生这才下令众人追着苏氏的步伐。

    王小菊起初跑的虽快,但是到底不是苏氏的对手。

    很快,苏氏便赶上了她,倏然一脚,王小菊顿时摔了下去。嘴巴磕在青石板的路上,牙齿当即便掉了两颗。

    “救......命......啊......”漏风的牙齿含糊不清的叫着,可是却是没有人上前。

    吴大夫哪里见到过这样的场面,只觉浑身颤抖,谢庆成躺在担架上,浑身无力。

    “小贱人,有本事你接着跑啊,我倒是看看你能跑到哪里去!勾引男人是吗?胆肥了是吗?勾引到我们谢家来了?哈哈.......”苏氏大声的笑了起来。

    “遇见我苏氏,是你的幸运也是你的不幸。”

    王廉生带着众人赶过来的时候,只觉场景有些玄幻,怎么突然间就又多出一个女人,并且,苏氏没有再跑的打算?

    “二夫人,还请你跟我们回去。”

    苏氏冷笑着回过头,没有言语。

    却是在看到身下的女人的时候,再次一把上甩了上去。

    “可以,这个小贱人也一并要给我带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