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15章 彻底决裂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第15章彻底决裂

    室内除了谢清婉娓娓道来的声音意外,再无半点其他任何声音。

    谢清清屏住呼吸静静听着她的话。

    “这个是雷嬷嬷在那天走的时候交给我的,说是治疗蚊虫叮咬的药物,效果奇好。后来还告诉我一些防治的方法。我好奇她怎么会懂这些,连续几天跑到父亲书房去查野史,发现以前宫里有嫔妃为了陷害对方,会想方设法的弄些什么花粉香气类的,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撒在对方身上,引来蜜蜂毒虫之类的,后来因为此法过于歹毒,被列为了禁止了,前朝皇后就是这样被毒蜂蛰死的。

    雷嬷嬷身为老太妃身边的老人,在宫中浸染这么多年,会知道自然也就不稀奇了。

    只是那天雷嬷嬷来的时候,二婶娘在门外一直盯着,母亲不好意思赶走她,在雷嬷嬷离开后分了她一些赏赐外,她还是一直派了小翠偷偷在我院子外......”

    雷嬷嬷来的那天,苏氏在谢清婉的院子外闹腾,她是知道的,因为丢了谢家的脸面,父亲还禁了她的足。

    只是这跟这个东西,还有苏氏的脸上的伤有什么。

    似是看出了她的好奇,谢清婉继续轻声说:“堂姐是好奇这个瓶子里的东西了吧?这个东西叫“露华百英粉”,是宫廷密药。那天我刚拿出来准备试试效果,被二婶娘见了个正着。

    你也知道,二婶娘的厉害,我迫于无奈分了她一半多,她也答应,会分你一半的,只是今天我看到堂姐的脸,似乎并没有像二婶娘那样好了,想来是二婶娘忘了告诉你吧。”

    宫廷害人的方法,宫廷的密药!宫廷---她是知道自己的母亲有有个堂姐在宫里,虽然只是一个不得宠的贵人,但会知晓这些也不算难事。

    而母亲会通过这样那样的方法知晓也就说的通了。那么,她那日下这样的毒手,是想害死自己还是想害死清婉?

    想到要不是因为清婉把自己护在怀中,说不准那时候不但破了相了,连命会搭进去也不不一定。

    “不过没有关系,我这还有小半瓶,等堂姐脸上好了给我留下一点就好了。反正我还小,兴许脸上也能慢慢的长好。”见她神色微变,她丢出最后压垮她心中的一根神经的事实,她已经到了说亲的年纪,脸上根本担不起半点风险,而她的母亲,有了治伤的良药,却藏着不给她。

    还有特地提到的宫廷,雷嬷嬷,就是特意引导她往苏氏身上想,不然,如何对得起自己脸上的伤疤。

    谢清清觉得胸腔中的突然升起的怒火快要把自己燃烧成灰烬。

    想到她还因为苏氏一直不停在自己耳边说这一切都是谢清婉的阴谋,她甚至还动了怀疑她的心,不由得指甲掐进了肉里。

    她红着眼眶像谢清婉道谢,内心翻江倒海。自己怎么能去怀疑一个到现在还为自己着想的人!

    怪不得她今天一直觉得心中不安,觉得会发生什么事。

    苏氏在换了第三身衣裳以后,才觉得心中舒坦了许多。

    “小翠,你说今天小姐去了老三哪里是吗?”她端坐在那里,头颅高高抬起,仿佛自己是高傲的当家主母一般。

    “是的,而且小姐从三小姐那里出来的时候,拿了许多东西,因为离得有些远,奴婢不敢靠的太近,但是小姐的神情看着不太对劲,不知道是不是跟三小姐吵架了。”小翠跪下来帮她整理了一下裙袂,恭敬的答到。

    “拿了东西是吗?”她小声的嘀咕一声,顿时心中有了计较。

    雷嬷嬷送来的都是好东西。

    “小姐心情不好,走,陪我去看看小姐。”说着,站起身来大步朝着谢清清的院子走去。

    谢清清一路回想着谢清婉的话,越想越发觉真相惊人,到最后,不知不觉后背惊出一深冷汗,那冷汗像是虫子在背上爬过一般,颤栗直达内心深处。

    杀人灭口?还是借刀杀人?

    还未理出一个头绪,突然听到喜儿的惊呼声远远的传来,“夫人,小姐已经睡下了。”

    母亲,这么晚了还过来,呵呵,是听说了自己带了东西回来吗?

    “这才什么时辰,你家小姐怎么就睡下了,是身体不舒服吗?”苏氏有些着急的问道。

    “回夫人的话,小姐只是有些累了,便早早的歇下来。”喜儿恭敬的福了福身子,朝着她行了行礼。

    苏氏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让她退下。

    喜儿为难的看着苏氏。

    “怎么,我还指使不动你了是吗?我只是进去看看你家小姐,我自己的女儿,你有什么不放心的?平时也没有见你这么护主过,怎么,今天过节,你胆也肥了?”苏氏不悦的喝道。

    “可是......”

    “喜儿,让母亲进来,我还未睡下。”谢清清突然打算喜儿的话。

    苏氏这才一脸不满的瞪了一眼喜儿,转身进去。

    “母亲这么晚又过来,是想看看我从清婉那里带了多少东西是吗?”她冷冷的开口。脸上丝毫没有平日的那份撒娇跟笑意。

    “清清,你这是什么话?母亲就不能晚上来看看你?”苏氏不满的说道。

    谢清清仔细的观察着她脸上的表情变化,见她从进屋里以后眼睛便开始四处张望,脸上的嘲讽更加浓了。

    “母亲不用找了,清婉是送了我一些礼物,但是那东西,你早就得到了,你的那张脸,不全靠那个东西吗?”

    猛然提到脸,苏氏有些心虚起来,她是用了一些东西使得脸上快速好了,但跟礼物没关系啊。

    谢清清却是不管这些,见她心虚,便更加认定自己的猜想了。

    不管是哪一种结果,都比不上那些宫中的赏赐重要,都比不上她跟宫中的那位所谓的贵人攀比重要。

    “母亲,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也是你最后一次能来我的院子。为了我能活着或者保持貌美如花的嫁人,从今以后,你不再是我谢清清的母亲,我谢清清也不会承认我有你这样蛇蝎心肠的母亲。”

    “你说什么?”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苏氏顿时傻了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