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14章 神秘礼物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第14章神秘礼物

    谢清婉被吴淑芬猝不及防的问题惊到,原本伸出来的正在数着的手指猛然一抖,愣在了半空中。

    “咦,母亲怎么会这么问?我一直以为我跟各位姐姐的关系都是一样好的,难道只有我自己这样以为吗?”

    吴淑芬见她这样反问,抬起的眼神还是那么清澈,她暗自舒了一口气,大概是自己想多了吧。

    她是赞同她们姐妹之间可以团结有爱,但是那是有一个前提的,如果二房对她们大房没有芥蒂,她是不介意的,更甚至在几年前,她也是不介意的。但是这几年开始,二房越来越爱弄出一些幺蛾子,尤其是苏氏,谢清清这几年在她的教导下,变得越来越自大了。

    她怕她们带坏清婉。

    “没有,母亲就是好奇一问。”

    “我还以为母亲也怀疑我对清清堂姐有所企图呢。就像二婶娘说的,我突然对轻轻堂姐好,肯定就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二婶娘还说,即便我不是非奸即盗,也肯定没存什么好心眼。人家哪里存了什么心眼了,只是觉得从王府带回了赏赐,姐姐们每个人都分得一点,大家都开心而已。

    送堂姐琴也是觉得放在我这里没什么用啊,我又不用,大姐二姐现在跟着父亲学习管理家族生意,又没有空弹,再说她们也看不上我的琴。堂姐既然有天赋,好马配好鞍,堂姐得了名声,也是给咱们谢家涨脸面的事,不是吗?难得我懂事一回,你们都觉得我不正常了。唉,冤枉啊。”

    说完,还对着吴淑芬做出一副要哭的表情。

    “行了,母亲没有怀疑你,你这么懂事,母亲很高兴。你先好生的养着,母亲晚上再来看你。”吴淑芬好笑的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雷嬷嬷话里话外的意思都表透出一个讯息,老太妃对谢清婉很满意,但这件事事关重大,她得去跟谢智慧商量商量。

    想到自己的女儿进退得体,连宫中的嬷嬷都要夸上几分,吴淑芬步伐中带着几分轻松,心情也轻快起来。

    因为谢清清跟谢清婉都被伤了脸,乞巧节这天,外面再如何热闹,都与她们无关了。

    “堂姐,你不要再叹气了,左右不过是一个乞巧节而已,等我们脸好了,我陪你练琴,到中秋定能一鸣惊人的。”

    语落,谢清婉轻放下手中的绣针,佯装不懂的开口:“堂姐,你过来帮清婉看看,我这针脚怎么就绣不匀称呢?”

    谢清清心情不佳,对于她递过来的问题也不感兴趣。随意的看了一眼,敷衍的道:“你多绣一些就好了,熟能生巧,你刚入门,绣不匀称自然是很正常。

    大伯母的刺绣可是京城一绝,有大伯母在一旁指导,你还怕学不好,哪像我母亲......”

    说道苏氏,她心中的愤恨有倏然涨起来,即便呆在家中,她也依稀能够听到街上传来的热闹声,如果不是自己的母亲,这个时候,说不准自己正在接受众人的赞美。

    “二婶娘是有一些......不过,这也不能怪二婶娘啊,后来二叔不是说了,是她不下心误用了花粉膏么。

    说到花粉膏,哎,对了......”说道这里,她顿了一下,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慌忙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石雪站在门口,看到小姐朝着门口走来,赶忙上前一步,随后站在她的面前,低下头来认真听着她的吩咐。

    “清婉,怎么了?”谢清清被她突然的动作弄的有些紧张,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我让石雪跟喜儿在门口守着,不要任何人进来,堂姐你不要紧张,随我来,我给姐姐偷偷留了一件乞巧节的礼物。”谢清婉说着,引着谢清清朝着内室走去。

    礼物?

    她顿时来了精神。

    可今日不知为何,她的心又总是不能踏实下来,总感觉一定会有事情发生,但具体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

    清婉这段时间对自己是有些热情了。

    谢清婉却是像什么也没有察觉到一样,小心的翻箱倒柜的从小柜子里找出一个不起眼的小瓶子。

    神神秘秘招手示意她过去。

    “堂姐,你看。”她献宝似的举了举手中的小瓶子。

    谢清清被她这么神秘的动作弄的开始好奇起来,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让她这么小心?同时心中也不断的暗自猜测起来。

    “什么东西这么啊,还搞的跟做贼似的?”她大声问道。

    “嘘!”谢清婉赶忙拉住她的手,示意她小声一些,同时压低声音道:“堂姐,你不要这么大声啊。”说完还抬眼看了一眼门口。

    这下,谢清清更好奇了。

    “堂姐,我告诉啊,你别看这个瓶子这么不起眼,这里面可是宝贝东西。”说着,拉着她走到自己梳妆台前坐下,铜镜中的女人半遮着脸,眉眼间却还是依稀可见一些小红点,那是被马蜂蛰过留下的痕迹。

    而自己的脸上同样留有这样的印迹,想到这里,谢清婉眼底眼底闪过一丝幽深,缓缓抛出自己的问题,“堂姐,你这两天看二婶娘脸上是不是已经好了?”

    谢清清被她这么一问,顿时想起来早上喜儿在自己面前叽叽喳喳的说的话,她说母亲脸上看着已经消了肿,基本已经看不出什么问题了,她以为是多擦了粉底,走近她却也没有闻到胭脂水粉的味道。

    难道真的好了?她好了,自己却还没有面目见人。她又想到胡大夫说自己可能会破了相,而这么多天过去了,自己脸上却依旧断断续续的不见好转,双手不由自主的攥紧了又紧。

    谢清婉把她的动作全都收在眼里,在她的一旁坐下,轻声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二婶娘的脸上之所以好的这么快,应该就是她的功劳了。”说着又摇了摇手中的小瓷瓶。

    “这个到底是什么?从一进来你就搞的这么神神秘秘的,我都要好奇死了。”谢清清听到她说母亲的脸上好了可能跟现在眼前的这个小瓶中的东西有关,顿时激动起来。

    谢清婉见她变得激动起来,唇角微微上扬。目的达成,便不再吊她胃口,只要她开始上钩,自己便可以慢慢收线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