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11章 你不配为人母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第11章你不配为人母

    这一日的上午,谢府变得格外热闹了起来。

    苏氏起初以为只是马蜂路过,便也没有在意。根本没有想到成群结队的马蜂却是直奔自己而来。

    当第一只马蜂蛰在自己脸上的时候,钻心的疼痛让从来养尊处优的她一时慌的没有了注意,下意识的拉过来了站在一旁的谢清清当挡箭牌。

    事情发生的突然,谢清清根本没有时间反应,瞬间挡在原本被马蜂包围的苏氏面前。

    谢清婉冷眼看着这一切,对于苏氏的举动,那是压根没有想到的意外收获。思绪顿了一刹那,脑中做出一个决定;下一刻,她扑到了清清的身上,把她护在了自己的怀中。

    石雪原本正在幸灾乐祸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哪知自己小姐突然跳了上去。她只觉眉头突突跳了起来,心中一惊,顿时慌乱的不知如何是好。

    “石雪,快把火折子点着,我记得马蜂是怕火烧的。”谢清婉忍着身上传来的剧痛,大声的开口。

    石雪一愣,眼底之间忍不住的闪过一抹惊慌,忍住不去立刻冲上去的冲动,听话的转身一把拍醒被吓傻的喜儿:“喜儿,快些把火折子拿来......”

    喜儿顿时如梦初醒,四下寻找。

    谢清清被保护在怀中,少了被蛰的疼痛才有些反应过来到底发生的了什么。

    她心中突然有一些酸楚:刚才的那一瞬间,自己的母亲为了少被蛰到一些,毫不犹豫的把自己推在了最前方。而一向被她们不放在眼里的小堂妹,却是不顾一切的把自己护在了怀中。

    心里越想越是难过,脸上传来的隐隐作痛,让她心中更是闪过一丝愤怒,抓着谢清婉袖子的手不由得加重了几分,双眸逐渐带出一股骇人的阴狠。

    谢清婉察觉到怀中的女人的动作,眉宇之间之间划出几分清冽、几分痛苦,又混着报复过后的欣慰。

    “堂姐,再忍一会,马上就好了。等石雪找来火折子,这些东西怕火,二叔说过的,我们们再忍一会。”

    “清婉,我们躲起来吧,躲起来她们就追不到了。”谢清清低声的开口,往日清脆的声音,此刻带着满满的哭腔跟一丝的沙哑。她想从谢清婉怀中抬起头来看看什么情况,但是听着耳边传来的嗡嗡声,她又没有那个胆子。

    她甚至都能轻易感受到那些疯狂的马蜂蛰在自己身上的痛意。自己的脸上也不知道要成什么样子了,想到这里,她突然有些恨母亲了,她明知道马上就要乞巧节了,她也明知道自己想要在乞巧节上一鸣惊人,却还再这样的情况下毫不顾忌自己。

    谢庆成带着人赶来的时候,与他一起赶来的,还有在半路遇上的谢智慧。

    石雪跟喜儿已经用谢清清的床单做了火把马蜂赶走了。

    望着满屋的狼藉,谢庆成眼底幽光闪了闪,收起了往日的温和谦虚,一脸严肃的模样,让石雪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

    从他们进门,谢清婉的目光便落在了谢庆成的脸上,自然没有放过他眼底那一瞬间的变化,心里不由得高兴了几分。

    谢智慧则是一脸心疼的快步走到女儿跟前,小心翼翼的把女儿扯到一旁,仔细的打量着她身上的伤。

    清婉,可有哪里不舒服?”他上前一步,轻声问道,声音之中依旧如往常一般轻柔温和,但是却参杂了一丝担忧。

    谢清婉眼底快速的忽闪了一下,转而继续装作一副吓傻的表情,怔怔的望着一处,眼里没有任何焦点。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看看大夫来了没有?”谢庆成一脸阴翳的冷声说道。

    喜儿缩了缩脑袋,刚想退下,却见苏氏的丫鬟小翠带着吴大夫匆匆赶来。

    谢清清木然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里心里全是苏氏护着自己脸蛋的动作,还有苏氏见到谢庆成来了一瞬间变脸的委屈。

    “老爷,你可来了,我差点都要死在这里了,你看看,我这身上,脸上。天哪,我没有脸出去见人了......”

    “够了,坐下等会让吴大夫看看。”谢庆成打断还要继续哭诉的苏氏,转眼看向谢智慧,“大哥,先让吴大夫看看清婉这丫头吧,这孩子这会大概是吓傻了。”

    谢智慧着实心疼谢清婉,这会见到女儿这么久了一句话也没有说,也是有些担心,马蜂有毒,也有些人被蛰死了,这会女儿的样子让他忍不住朝着那个方向去想。这会儿谢庆成开口,他便想也不想顺着他的话接道:“那就请吴大夫快快帮小女看一下吧。”

    谢清清却是在吴大夫刚准备上前为谢清婉查看的时候,突然晕了过去。

    众人被这猝不及防的动作顿时惊的手忙脚乱。

    再醒来的谢清清刚刚睁开眼睛,变听到吴大夫小声的跟谢庆成和谢智慧汇报:“.......苏夫人身上虽然被蛰多处,但好在脸上因为保护的好,到没有几处肿伤。

    倒是清婉小姐跟清清小姐,有些麻烦了,女孩子家最是爱美的年纪,被蛰以后红肿不堪,就算涂了药也得几天才能消下去。尤其清清小姐,脸上可能还得注意会不会留疤。她脸上的有些严重,尤其靠近眼睛的地方,更要注意,千万不要抓挠。不然,破了相了......”

    谢清清顿觉如雷轰顶,破了相三个字就像魔咒一样,一圈一圈的盘桓在脑海深处,挥之不去。

    她破了相了还怎么去参加乞巧节?破了相了还怎么去一鸣惊人?破了相了还要如何去挑选心仪的夫婿?

    可恨。

    “母亲,你好狠的心,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终于,她忍不住红了眼眶,眼底深处的怒意龙卷风般的席卷了她所有的理智,她再也顾不得其他,费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声吼了起来。

    “就连清婉都知道把我护在怀中,你为什么这么狠心,把我拉出来挡在你的面前?我都听到了,我要破相了,这下你满意了?你保住了你那张风情万种的脸,我却是破了相了!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母亲?你不配为人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