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10章 对苏氏出手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第10章对苏氏出手

    谢清清看着谢清婉转过身去的背影拧紧了眉头,声音之中多了几分歉意和担忧,只是,眼底却极快的闪过一抹兴奋,“清婉,母亲她是有些大惊小怪了,你不要在意。”

    清婉示意石雪把怀中的琴递过来,石雪眼底写满不愿意,但是,小姐意已觉她也只好肉疼的把琴奉上。

    “我知道的堂姐。堂姐,这是我要堂姐的礼物。”谢清婉说着,指了指石雪怀中的琴。

    “你说这是给我的礼物!?!”谢清清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谢清婉,似乎想要从她脸上找出意思不确定。

    谢清婉仿佛没有看到她吃惊的表情一般,柔声道:“是啊,就是这把孤雁了。我思来想去,既然这次乞巧节大姐二姐都不能参加,咱们谢府便只能堂姐你参加了。

    这把琴是今年生辰的时候父亲送的生辰礼物,虽然比不上那绝世的绿绮、焦尾,但也算的上顶好的了。

    我这水平也是浪费了这把好琴了,不如送给堂姐让堂姐带着她在乞巧节上一举成名了。到时候咱们谢家脸上也能跟着增光。”

    眸光渐渐清晰,谢清清反应过来,连连喊着让喜儿接过石雪怀中的琴,迫不及待的要试琴。“喜儿,快把琴摆上,我要试试三妹妹送的琴。”

    石雪看着喜儿伸过来的手时,下意识地往后躲了躲,满眼的厌恶的感觉,避之不及。

    喜儿双手荡在空中,面上带出几分尴尬跟狠毒。“小姐,似乎三小姐并不是真心的呢!”

    谢清清脸上一顿,随后面色不佳的看向石雪。

    石雪这才不情愿的把琴递给喜儿。

    谢清婉淡淡的看着这一切,不说一句话。

    谢清清才顾不上去观察她的表情,这会儿满心里都是孤雁的影子。

    “等一等......”刚要抚上琴弦,苏氏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开了口。

    谢清清手上一顿,不过还是很快的收回了手,她不解的看向苏氏,等待苏氏给她一个说法。

    “虽然是一家人,但很多时候人心隔肚皮,还是小心一点为好。喜儿,还不好好检查一番!”

    喜儿顿时会意,装模作样的上前把琴身里里外外都打量了一番。

    石雪看到小姐的心意被这样糟蹋,袖中的双手紧紧的攥在一起,恨不能直接挥拳上去。

    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些是对自己的侮辱一般,谢清婉面上含笑看向苏氏:“真是抱歉,是我没有注意到,疏忽了。堂姐这纤纤玉手,怎么也得以防万一。”谢清婉一边说着,一边目光落在谢清清脸上,声音轻柔,带着几分歉意。

    语落,却也同时走到了孤雁面前,伸手,胡乱的弹了一番。

    “这才二婶娘放心了吧。”

    苏氏撩起眼皮朝着谢清婉看过去,心中顿时蒙上了一层雾霾:“呵呵......有什么放心不放心的,都是一家人。”

    好一个一家人!谢清婉勾起嘴角,扬起一抹嘲讽。

    谢清清高兴极了,这个可别那些镯子还令人兴奋,她朝思暮想的东西,竟然这么轻易的得到了,感觉好不真实。

    触手而来的感觉,还有随意拨弄发出来的声音,让她觉得整个人都轻飘飘的。

    沉浸在喜悦中的她根本没有发现,谢清婉在她们不注意的时候,路过苏氏身旁的时候,手在空中状似无意的朝着她抖了一下。

    “黄鼠狼给拜年,肯定没有安什么好心,清婉,你怎么就舍得这么大方的送给清清这么贵重的礼物了?”这个丫头,平时虽然跟谁玩的都好的样子,但其实跟清清还是有些距离的,怎么这次从锦王府回来,又是单独送镯子,又是送这么名贵的琴?

    难道她发现了什么?

    心里这样想着,富态的面上骤然生出几分阴狠,转过身看了一眼沉浸在喜悦中的女儿,再回过头来的瞬间,眼底之中狠决一闪而过:“清婉是有事要求你堂姐帮忙?”

    “呃?”谢清婉装作听不懂的样子,望向苏氏。

    “你有什么目的就直说好了,这么兜兜转转的有什么意思?”她上前一步,阴狠的盯住谢清婉,似乎想从她眼中找出一丝什么线索。

    “母亲,你在干嘛?”谢清清终于回过神来,哪知一抬头,便看到母亲咄咄逼人的盯着谢清婉。

    她上前,把谢清婉护在身后,“母亲,你自己也说,姐妹之间要多亲近,怎么到了女儿跟清婉这里,你就变了态度了?清婉是跟女儿亲近不是好事吗?”

    说着又回过身来,高兴的对谢清婉道:“清婉,堂姐很高兴,谢谢你把那么珍贵的东西都送堂姐,堂姐还是那句话,以后,姐庇护你。”

    谢清婉面上应着,心中却是不停的算计着时间,刚才她看似不经意间挥洒出去的透明粉末,无色无味,却是能招来马蜂之类的飞行物。

    说起来,这个方法,还是她们前世用来对付二姐呢。今日,她也算是以其人之身还治其人之道了。

    苏氏是够谨慎,但是她忘记了,自己可不会傻傻把东西放在琴上的,又不是脑袋被驴踢了,谁会做那种一看自己就是凶手的事?

    “堂姐,我没事。二婶娘担心也是有道理的,毕竟,乞巧节快到了,多注意些总是好的。”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又道:“虽然担心有道理,但这里毕竟是自己家里啊,我年纪尚小,也知道一家人如果都不能相信,更别说要去想信外人了。”

    “清婉说的也是,再怎么我们是一家人,父亲常说,一笔写不出两个谢字来,以后我们要共同为谢家增光才对。”谢清清如是说道,这样的谢清清让谢清婉有一种错觉,觉得他们二房是那么爱谢家。

    谢清婉面上默默的笑着答应,心中却等的焦急,怎么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动静?难道是配方哪里出了问题?

    不可能啊,她一点一点按着前世的比例做的啊?

    片刻,就在她准备要放弃,打算另用他法的时候,不远处终于传来了嗡嗡嗡嗡的声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