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6章 装可怜的小白花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第6章装可怜的小白花

    谢清清看着手中的镯子,越看越是欢喜。“清婉,你说这赤金嵌银手镯,还有琉璃翠的镯子,做工真是精细,到底是宫里的东西,就是外面比不了的,你看看跟我手上的一比,我手上那个顿时没有一点样子了。”

    谢清婉面含笑意的看着她,一言不语。

    今日的谢清清打扮的格外特别,身着一件紫色繁花立领通袖外袍,逶迤拖地的白色纱罩长及腰间的青丝,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青玉钿簪,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她最喜欢的赤金镯子,如果不是那镯子跟画的红扑扑的小脸,整个人倒也会显得香娇玉嫩,只是整体这么一搭,倒是显得浓桃艳李。

    “清婉,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得堂姐心意呢,真要怀疑你是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了。以后有什么事尽管跟堂姐说,堂姐保证护你在谢家横着走。”谢清清再看了一次手上的镯子,不由的感叹。

    这一次,谢清婉面上一滞,不过仅仅只有一瞬间,瞬间后又恢复了笑意。“这意思是我以后可以称霸谢府了?”她开口,扬起灿烂的笑容,眼神中,活脱脱写满崇拜的样子让谢清清的虚荣心再一次得到了满足。

    “那当然,放心吧,有什么事尽管跟堂姐提,堂姐办不到,还有父亲呢。”她想也不想的回到。能让你个嫡出小姐对自己崇拜,她可算是最成功的一个了。

    很好,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她是名正言顺的三小姐,也不敢说自己在谢府有那么大的权利,她一个谢府的庶出老二家的小姐,竟然敢放此豪言。她称她一声堂姐,她还真以姐姐自居了?一直以来认为她本性就是这么张扬,但是现在看来,根本就是有肆无恐。他们一家早在德武十三年之前就已经开始了打谢府的主意了,而谢家竟然没有人察觉到,可见二叔心机之深。

    不过这一次,她不会再让就是重演了。她爱扮演主角,自己做装可怜的小白花更好。

    谢清婉站了起来,缓缓的走到谢清清跟前,面上一副为难的样子,小手来回揉搓了好几次,却不说话。

    “怎么这是?堂姐不是说了,有什么事尽管给二姐说。”谢清清也不觉得她样子转变的有些快,在她心里,谢清婉才十三岁,没有及笄之前都还是个孩子,孩子嘛,情绪变化大,纯属正常。

    “堂姐,我,我还真有一件事要堂姐帮忙。”似是在她的鼓舞下做出了决定,谢清婉一口气把自己的事情说了出来:“是这样的,今天回来的时候,二叔本是好意在门口准备接我回府,父亲怕传出对咱们谢府女孩子不好的传言,便没有让我下马车,还说了二叔好心办坏事......

    见到长辈没有行礼,这已经是不敬了,而且清婉进府的时候,只说了给二姐带了礼物,却没有给二叔二婶娘带东西,二叔心里肯定是要怪清婉的了,还有二婶娘那里,肯定也是会觉得清婉小气了。

    可是,老太妃那里清婉不敢多要,连父亲母亲都没有,清婉只能选这两样,还好大姐把她的赏赐分了给二姐,不然,清婉岂不是要连二姐也要一起得罪了。”

    谢清清起初听到父亲被责怪还有一丝恼意,但听到后来,其余人都没礼物就自己有,心里的高兴顿时像煮沸了的开水,直冒泡。

    果然还是小孩子好拿捏,自己平时对她多些亲近,她就这么想着自己了。母亲还要自己不要跟她亲近,说什么嫡庶有别,她肯定会瞧不起自己。看看,看看现在,她不是一样成功越过了老大老二,让清婉独独把礼物都给了自己。

    “我还以为什么事,这点小事无妨。大伯是为了咱们整个谢府考虑,我都知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何况父亲,他肯定不会怪你的,放心吧。再说了,老太妃的赏赐根本也不可能有很多啊,你又还只是一个孩子,也没什么能力给他什么啊,又不是说嫁出去的女儿回家省亲什么的,母亲那里,等我回去跟她一说,她自会明白。

    给我礼物只是咱们姐妹关系好,他们有什么好怪罪的,你这小小年纪的就爱胡思乱想。”

    “可是当时门口有那么多人,二叔肯定落了面子.......”谢清婉偏着脑袋,想了想又道。

    “清婉,父亲不会那么小气的啦,再说了,一群奴才而已,父亲才不会在意那么多。”谢清清不屑的说道。“算了,我现在就去找他们帮你说清楚,你先赶紧去歇息一会。”

    “那就多谢堂姐了。”望着谢清清远去的背影,她嘴角扬起一抹讥诮。

    说清楚?多半是去炫耀的吧。不过虽然装可怜的小白花是很简单又让她不齿的行为,但至少效果还是不错的。

    刚躺下不久,母亲带着大夫过来。

    “清婉,母亲来了。”吴淑芬轻轻的走进来,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儿,心中泛起浓浓的心疼。

    “母亲。”清婉看着近在眼前,触手可及的母亲,一时间思绪万千。

    能够再一次这样面对面的看着母亲,能够再一次牵到母亲温暖的手掌,能够听到她再一次问自己觉得哪里不舒服,谢清婉感动的忍不住哭出声来。

    “胡大夫,麻烦你替小女看看。”吴淑芬原本还想再问问清婉哪里不舒服,好让胡大夫对症下药,这会被谢清婉一哭,顿时没了主意,慌乱的站起来让胡大夫给她诊脉。

    谢清婉却是怎么也不肯撒手,只抽泣着道自己没有事。

    吴淑芬不依,硬是抽开自己的手把位置让给胡大夫。

    好一会儿,胡大夫才慢慢的开口道:“三小姐没有大碍,身体受了一点寒凉,好在身体底子不错,待老夫开几副驱寒的药,多做休息即可。”

    谁也没有注意到,躺在床上哭的泪眼朦胧的女孩,严重快速闪过的一丝恶狠。胡大夫,真是不巧,她重生第一天,他就自动撞上了门来了。不过,现在她不会对他动手,她要好好的计划一下整个思路。

    如何手不刃血的把他们全都圈进这个局,让他们斗得两败俱伤,自己坐收渔翁之利后,对他们使出致命一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