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5章 棋子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第5章棋子

    谢清婉勾起唇角瞧了谢清清一眼,面上带出一丝浅笑,心里不由得多了几分想法,或许,谢清清也许是颗不错的棋子,至少现在看来是。

    月光般的眼底之下神情微动,似是做出了某种决定。

    “清小姐,奴婢知道您跟三小姐关系好,是担心三小姐的身体,但是,你这话,让二老爷听到肯定要说您了,您跟三小姐肯定是一会儿欢欢乐乐的在屋里分礼物,哪会有您说的那什么什么出事,什么死不死的。”石雪听到她远远的大声嚷嚷,心中不喜,看谢清婉没有要说什么的意思,也没有打断自己的意思,便一口气把心中所想以这种方式说了出来。

    “啊啊,是我疏忽了,我们才什么事都不会有呢,还是石雪你细心,三妹妹,你快会屋里,让姐姐瞅瞅你都给姐姐带回了什么好东西?”谢清清听到礼物,顿时眼睛亮了,那可是从锦王府带回来的礼物,肯定都是好东西。

    “堂姐,”谢清婉给了石雪一个赞扬的眼神,这才对着谢清清道:“堂姐,礼物是我用命换来的,既然已经给了,肯定就是我们的了,堂姐不妨先陪我慢慢的走回去,我累的浑身没劲。”

    “啊。”谢清清诧异的叫了出来,“什么叫用命换来的,他们锦王府把你怎么样了?不是说帮老太妃抄经书吗?怎么会威胁到生命,还把你累的走路的近都没有了?”她不解的看向谢清婉,似乎想从谢清婉的眼中看出什么,但谢清婉眼中除了沉静之外,湖水般清澈的眸光中还带着一丝笑意,这让她有些猜不透。

    “对啊,抄经书累的我四肢无力。”谢清婉收起眼底的沉静,扬起灿烂的笑脸,笑着解释道。

    “你这丫头,吓死我了,不,吓到我了,真是的。你是不是不想给姐姐礼物才故意这么说的。”谢清清一把拍在谢清婉的肩上,有担忧,但更多的还是担心,担心礼物没有自己的份。

    石雪没有料到她突然会有这个动作,顿觉心肝一颤,双手攥紧了衣袖,声音之中不由得带了几分颤抖,“清小姐,你还真是关心则乱啊,三小姐在逗您呢!”她也真怕小姐被谢清清这么一拍,再给拍出什么病症来,毕竟她才刚醒来,身体还很弱。

    可惜谢家没落,没有软轿给小姐,还因为要顾及小姐清誉,连大夫来也不能这么光明正大。

    想到这里她感觉鼻子一阵发酸。

    谢清婉倒是无所谓,她向来爱动,身子骨其实还不错,这次落水也只是受了点风寒,锦王府大夫的医术不错,这会她除了想睡,也没有别的不适。

    “你这丫头总是这么坏。算了,到院子还有一段路,你没劲姐抱你好了。”

    谢清婉拒绝的话还没来得及出口,却见谢清清捋了捋衣袖,直接把自己抱在了怀中。

    “堂姐,谢谢你了,我就知道,堂姐永远对我最好了。也不枉我连夜抄佛经给堂姐挑了你最喜欢的赤金嵌银手镯,还有琉璃翠的镯子了。”

    “呀,你说都是你特意去争取的?”原本以为不过是锦王府随意赏赐的,才神情闪烁的着急着想先挑挑选选,这会儿听到她这样说,谢清清怔楞看着谢清婉,突然转了脸色,惊诧之余,心里极快的安闪过一股满足跟骄傲。

    “清婉还是一直这么了解姐姐的喜好,谢谢你。”

    石雪暗暗的担心着谢清婉的身体,却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谢清婉满含笑意,示意石雪无碍。

    而谢智慧一入府门,吩咐了下人去通知夫人跟女儿,便带着谢庆成一头扎进了书房。

    “二弟,近来朝中局势紧张,我也知道在门外我对你苛责了,你也是为了清婉那小丫头。只是我们一言一行都要格外注意,有时候,一句话,便能带来灭门之灾啊。尤其我们谢家还顶着这个莫须有的前朝余孽的名头,更是不能走错一步。

    这些年我们共同努力,走的胆颤心惊,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的看似安定的局面,我也不希望谢家再出什么事。”

    谢庆成一副很受教的模样低声道:“大哥,我知道,今日是我思虑不周了,一时犯了糊涂,以后不会再这么莽撞了。”

    “大哥不是怪你,就是想咱们谢家能安安稳稳的度日,如今我虽然再朝当着这小官,但却是一点权利也没有,这又何尝不是陛下对我们谢家的一种变相的监视呢。

    你满腹才华却得不到一点施展的机会,大哥却也无计可施,是大哥没有能力,不能让你们过上舒坦的好日子,但是即便如此,皇子之间的斗争,是万万不可沾边的,否则,一但站错队,将万劫不复。”谢智慧每次一想到这莫须有的罪名,也是无可奈何。

    皇上正值壮年,丝毫不考虑立储的事情,正因为没有权利,他反而看的更为清楚,皇子们之间的争斗越来越越激烈了,结党营私的情况,也越来越严重。这次老太妃突然召集各家千金,名义上赏荷,谁知道真正的目的是不是为了给锦王爷找助手,毕竟,妻族才会是最有力的帮手。

    而且,锦王爷的态度也有些令他生疑。传闻锦王爷冷酷无情,杀人如麻,他也在朝堂上远远的望见过一次,但那时候,也是能感觉到他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

    这一次清婉落水,虽然是在锦王府,但却是自家女儿的过错,以锦王爷的性子,应该不会这样的态度,是以,他突然联想到了皇位之争。

    “大哥,我知道,什么官职不官职的我也不敢兴趣,虽然我没有一官半职,老实的做学问也依旧可以受人尊敬。我知晓历来参与那个位子之争的没能有几个有好下场的,大哥不说,我也不会去碰,再说,我们谢家这样的小人物,他们也看不上。”谢庆成放下茶杯,一本正经的说道,丝毫让认看不出有一丝破绽。

    只是内心深处,却是暗暗的想,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虽然不成功有风险,但是成功了,不说一人之上万人之下,却也是可以载入史册,名扬千古的。

    不参与又能怎样,不还是一样夹着尾巴做人?他受够了一辈子都要看别人脸色活着的日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