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4章 门口对峙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第4章门口对峙

    谢智慧收敛了面上的不悦,瞧向清婉的时候脸上多了一丝疑:清婉虽自小聪颖,但何时变得反应这么快了?并且,刚才她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根本就像是张口就来的,不过想到这无妄之灾,他又心疼女儿,或许她也只是刚巧也在想这件事吧。

    见她要起身下马车,紧忙伸手拦住了她。“清婉,你就在马车上呆着。”

    谢清婉原本已经站了起来的身子一顿,抬眼看向谢智慧,随即明白了父亲的想法。

    是自己没有思虑周全,冲动了。门口那么多人看着自己,如果自己就这么下去,无疑是给她们增添八卦的机会。想要收拾他们,待关上大门,方法多的是。

    再开口,便已恢复了平静,原本带不小心流露出些许戾气的面上不由得缓和了几分:“好,听父亲的。”

    谢智慧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这才起身下了马车。

    谢府门口的一众人以谢庆成为首,翘首以盼的注视着马车上的一举一动,看到马车帘子被掀开,谢庆成唇角勾起一抹几不可闻的笑容,呵呵,他们肯定想不到自己会出现在门口,“隆重”的迎接他们吧。

    “大哥,清婉那丫头没事吧?”说着探起身子朝着马车看过去,只可惜,厚重的帷幔完全挡住了他的视线。“有没有伤到哪里......”

    “谁让你们聚在此地的?”谢智慧厉声喝到,不待谢庆成说完,直接打断了他,无情的拒绝没有一丝缓和的余地。

    谢庆成没有想到大哥这么不给自己面子,顿时脸色一沉,眼底之间渐渐泛出几分不满。但是很快,他强压下心里的不满,目光沉静了几分看向谢智慧:“大哥,我这不是担心清婉么……”

    谢智慧将他眼底的神情收进眼底,再开口依旧如刚才那般严厉:“担心清婉受伤?清婉好好的在太妃跟前帮老太妃抄两天经书,怎么到你口中就成担心了,莫不是你以为老太妃还能虐待清婉?还是说少了清婉的口粮?这话要是被有心人传到老太妃或者皇上的耳朵里去,我谢家上下几十口人,都要因为你的不经大脑的话受到牵连。

    祸从口出,这些年,还嫌受的的教训不够多吗?”

    “是我大意了,是我大意了,我一时被急昏了头脑了。”

    谢庆成转了转眼睛,抿了抿嘴角,看似一副知错的模样,低头搓了搓手掌说道:“清婉能入老太妃的眼,是清婉那丫头的福气。但是,我担心也是情有可原啊,清婉一个小丫头在那里万一那里惹到老太妃,或者哪里做的不对,规矩不到位等等......这些可不都是一个长辈对小辈儿的关心。相信老太妃也不会怪罪我这关怀之情。”

    谢清婉安静的坐在马车内,听着马车外面传来的对话,嘴角微微上扬。父亲竟然还会有如此严厉的一面,这是前世从不曾见过的,记忆中,父亲一直都是和蔼可亲的模样,永远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会在语言无法表述谢家清白的时候,一头撞在金銮殿上。

    谢庆成,她在心中默念着这个令她生恨的名字。前世看清楚了你的嘴脸,这一世,就算你现在没有怎样,也要你偿还!

    “让二叔担忧是清婉的不对了,不过清婉的规矩向来是跟堂姐一起学的,有堂姐的平时指导,二叔放心便可,不会给谢家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谢清婉伸手用小指勾起车帘一角朝着外面看过去,轻声说道。

    “还有,二叔似乎见到清婉太高兴了忘了这还是大门口,有什么问题咱们不妨回家再说,正巧清婉在抄佛经的时候,遇到一些不懂的地方,二叔博学,一会还得请二叔多多指点清婉一些。”

    谢清婉一番话下来,说的谢庆成胸腔无端溢起一股怒火,她这话摆明了就是在告诉自己,如果是因为规矩的事犯了错,那么他女儿一样是规矩没有学到位!

    她说的一时间根本让人察觉不到一丝不对劲的地方,他也不能对她直接甩脸色,在没能彻底得到谢家全部的时候,脸皮是不能撕破的。

    “清婉这是学会打趣二叔了,要说博学,你父亲跟你母亲的才华当年可是惊艳全城的,小丫头也学会拿二叔取乐了。”

    说着转身对着身后的人道:“还愣着干嘛,还不快把三小姐迎回府内。”

    “二叔哪里都好,就这点不好,太谦虚了。父母亲虽然有才华,但不及二叔术业有专攻啊。”谢清婉看一眼脸上攒着笑意的谢庆成,朱唇轻启。

    谦虚,他真的是太谦虚,顶着一副谦虚模样,黑透了的心,害了那么多的人。

    “哦,对了,二叔,我有带了礼物回来,等下你让堂姐过去我那里拿吧,我还有小秘密跟堂姐分享呢。”马车晃动出发的瞬间,谢清婉突然飘飘然的丢下这样一句话

    门口的一场小小的风波,把谢庆成率领的众人的兴致全都扫没了,他暗恨恨的盯着远去的马车,嗤之以鼻:“抬出老太妃?老太妃知道她是哪根葱?你以为这样说,有谁会信?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礼物?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买的充数的,他不稀罕。

    还有,在跟自己这个二叔说话的时候,竟然连马车都不下,这就是她所为的懂规矩?他家清清可不会像她这么不知轻重。

    这样想着,内心的怀疑也就愈发浓重了,她肯定是哪里不对劲,以至于不能下马车见人。

    谢清婉不用看也能猜到他此刻的表情,不过,她才不会惧怕。告诉他带了礼物,是算准了他的好女儿,也就是自己的堂姐谢清清,肯定会去的。她没有错过刚才挑起车帘的一瞬间,看到门口露出半张脸的赫然就是她身边的心腹喜儿。

    果不其然,她下了马车刚走到自己的小院子跟前,就看到谢清清一阵风似的朝自己跑来。“三妹妹,你可回来啦,担心死了我。你说你万一要出点什么事,我不得哭死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