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2章 男女授受不亲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第2章男女授受不亲

    满屋弥漫的药味让谢清婉不禁皱了皱眉头了。

    药味?是有人发现了她救了她,还是自己已经死了?她想睁开眼睛看看这一切,可是她却无论如何用力都睁不开眼睛。

    只觉得有人抚上了自己的手,攥紧紧再攥紧,在她觉得自己的手会被捏碎的时候,那手随后却又舒展开来。

    世界再一次陷入黑暗,再醒来已经恍如隔世。

    谢清婉努力睁开眼睛,映入眼前的却是陌生的大床,脑袋有什么嗡的一声炸开,还未来的及多想,却听见外间传来对话。

    “为何到现在还未醒来?”

    “王爷放心吧,谢三姑娘无碍,只需静养几日即可。”太医一脸恭敬的对着面前冷冽的男人,小心翼翼的开口。“王爷,谢三小姐身子本就柔弱,又在水下挣扎了那么久,睡上一天也很正常,王爷无需多虑。”

    “那你再进去看看,我看她眉头紧皱,似乎有些不舒服......”

    这,这是朱彝的声音!谢清婉觉得脑子一下子清醒了,下意识抬眼环顾了一下四周,纯白色的幔帐却阻碍的自己的视线。

    这又使她的脑子一下子有些发懵,这是什么情况?

    有脚步声朝着她走来,她赶紧闭上眼睛装作还未醒来。

    一番把脉下来,只听老太医又道:“并无大碍了。”

    “嗯。”朱彝冷冷的出声,表示自己知晓了。

    室内陷入一片沉默。

    半晌,就在谢清婉觉得自己快要装不下去了的时候,帷幔被拉开,映入自己脸前的那张脸,却让她瞬间呆愣在原地。

    真的是朱彝,只是看着像是二十岁左右时的朱彝。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不是死了吗?怎么会躺在这里?这里又是哪里?她想要起来弄清这到底这么回事,却发觉浑身无力,仿佛骨头都散了架。

    “三小姐醒了。”他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这样的他跟坊间传闻的暴虐残酷,杀人如麻的锦王爷,一点也不一样,就连记忆中的他,也比现在粗犷,冷冽。

    难道死了以后都是自己这感觉吗?想要见的人都是自己想像中的模样?

    “三小姐不必惊慌,这里是锦王府,本王已经通知了谢大人,相信不久谢大人就会派人过来。三小姐放心的养病就好。”

    他淡淡的说完,谢清婉却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神情诡异地盯着眼前的男人,他竟然平静的开口跟自己说话?还有他刚才说谢大人。可是,这怎么可能?自己明明是被大皇子毒死了的,而朱彝也死在战场上的,可现在,原本已经死了的人,却以年轻的模样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

    她使劲掐了一下自己,手上并没有多少力道,她注意到自己的手,胖嘟嘟小手,左手背上还带着烫伤的伤痕。

    烫伤,那是在德武十三年的七夕前不小心打翻饭碗烫到的。想到这里,谢清婉看向朱彝的眼光有些复杂起来。

    朱彝眼中闪过一丝担心,很快,快到谢清婉根本没有发现:“三小姐,你没事吧?身体还是不舒服?”

    “没,没有,只是有些惊讶而已。多谢锦王爷。”谢清婉觉得自己的手指都有些发抖,心内的莫名情绪让她觉得心慌,而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却又让自己觉得有些不真实。

    “本就是我锦王府的责任,既然三小姐无事,那就先安心养着吧。本王还有要事,先走了。”

    “等一下......”

    “三小姐还有事情?”

    “清婉先行谢过锦王爷,只是清婉有些疑惑,清婉为何在锦王府?王爷为何又说是王府的责任?”她费力的坐了起来。抬头看着站在床沿旁冷眼看着自己的男人。

    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三小姐大概是忘了,昨日乞巧节,老太妃下了帖子约大家一起来锦王府赏荷,中途三小姐因为受惊吓掉入水中......”

    “你救了我?”

    “本王恰巧回府。”

    “谢王爷救命之恩,只是......”为什么送回大姐,却留下了我?

    “虽然出于救人目的,但毕竟男女授受不亲,本王虽不介意,但还是要顾忌三小姐声誉。”男人面无表情的淡淡回应着,丝毫没有半点记忆中的冷冽。

    她在德武十三年是落过水中一次的。

    那是乞巧节老太妃下帖子,邀请大家来锦王府赏荷,但是结果却是众人碍于锦王爷杀人如麻的传闻,匆匆来到拜访一下老太妃,便匆匆离去,只有自己被大姐带着,贪恋荷花的清香,不肯离去。

    直到日落的时候,她才闷闷不乐的被大姐拽着往回走,大姐却是在见到前头突然出现的水蛇的时候,失了分寸,一不小心,把自己撞下了水。记忆中恍惚是有人跳下来抱着自己出来,但她并没有多少印象。

    现在仔细想来,也是那一次以后,父亲为了哄自己开心,在谢府给自己凿了一个小荷花池,从而暴露了谢家的实力的吧,引来了各路人的注意。

    “三小姐好生休养着,本王先离开了。至于大小姐,本王已经在第一时间把她送回了谢家。”

    朱彝吩咐门外的丫鬟好生照顾着后阔步离开,充满药味的室内再一次陷入一片寂静。

    以往,她讨厌极了药味,这一刻,她却觉得这药味格外好闻,这让她觉得自己还有嗅觉,还活着真实感。

    是活着了吧。竟然不可思议的重回到了德武十三年。十三岁的自己,她伸出手来仔细的观察着自己的手,片刻,却突然放嘴里狠狠的咬上一口,疼痛瞬间抵达全身,口中的血腥味像极了喝过毒酒泛上来的血味道。

    那些藏在心里的恨意,顿时犹如开了闸洪水般,倾泻而出。眼前谢家惨死的众人,锦王府惨死的众人的脸渐渐在她眼前虚幻成影,她轻轻吮吸着自己手掌的鲜血,良久,面色渐渐恢复沉静,楚楚的眉目中,满是坚定。

    “朱煜,这一次,上天听到我的祷告,选择站在我的这一边,换得我重生,那么此生不管上黄泉下碧落,谢家跟锦王府的几百条人命的仇,我一定会让你如数奉还。”

    从此前尘尽灭,此生不共戴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