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亡灵的远征 第九百十五章 抱歉抱歉

时间:2018-04-23作者:灰领人

    也不知道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传言是不是真的,反正这两天我的右眼莫名其妙的疼痛,而且还时常跳,本来到昨天为止我一直以为是我没有休息好,结果今天我就接到我爸受伤住院的消息,并且还是因为吊机的钢索没锁好,导致吊起来的货物掉下来砸伤了我爸,真的灵的见鬼,我昨天才一直看见我右眼前有一条黑线在晃荡,同时眼睛也疼的厉害,今天我爸就因为吊机的钢索出了事,真见鬼,要知道我最近右眼连沙子都没进去过,熬夜也没多晚,并且左眼屁事没有,就是右眼疼,不幸中的万幸,三吨重的钢圈砸下来,我爸只是腿骨折以及脊椎挤压错位了一点,谢天谢地,请保佑我爸能快一些的完全康复吧!

    另外因为我爸住院的缘故,我的更新字数也肯定是要减少了,毕竟晚上我要比较晚才会从医院回来,像现在打下这段文字的时候,已经是快10点的样子了,而这样的日子肯定是要持续一段时间的,最起码要我爸能自己翻身下地走路为止,因此大家可以抱怨我写的少了,对不起大家,只能请大家多多包容包容,不过本人是不会太监的,这一点可以保证,不过字数减少是真没办法,毕竟我白天要上班,下班回家要去医院,很晚才能回来,所以最多只能每天千字左右的码字量,其他的只能靠复制填补一些,再次抱歉对不住大家,请大家体谅一下,谢谢各位。

    恶魔的癫狂让诸神联军巡逻小队的成员都感觉到了从灵魂是的害怕,俗话说的好穷的怕横的,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而诸神联军之中不要命的也就是那些狂信徒级别的信徒才有这样的胆魄,而恶魔因为基因本身就被谱写了混乱的篇章的缘故,不要命自然成了它们的天性,事实上暴怒、杀意等等邪恶的负能量是支配恶魔情绪的罪魁祸首,就像有的人容易发火一样,就是因为他的心里负面情绪远超一般人,所以才会像炸药桶一般一点就炸,要是心里黑暗面不是那么深重的,自然能够心平气和的和人好好谈话。

    当然相对的这类心平气和的老好人要是黑化起来,那绝对比那些炸药桶更可怕就是了。

    因此虽然战胜了恶魔,但是这些幸存下来的诸神联军的残余战士们也再也没有了对恶魔举起手中的刀剑的勇气,他们能坚持下来我,完全是靠着当时麻木的神经如同机械一些在砍杀着,但是现在当一切结束之后,回想起恶魔的癫狂,这些诸神联军都会感觉从内而外的颤抖,那是他们的心中已经存满了那疯狂的身影而导致的结果。

    就像那些曾经上过战场,结果直到退役后才显露出战争综合征的老兵一样,事实上退役后的军人特别是那些真正上过战场见过血的退役军人,是很难再被征召起来到前线去的,毕竟他们在战后的安逸中已经对战场的血腥杀戮产生了恐惧感,也就是战争综合征,因此这类老兵就算是再次被征召也多半是作为教官存在,而不是直接去战场,除非是那些已经黑化的精神不正常的老兵,那么拿上枪去战场再次喋血反而更适合他们这群好战者。

    不过显然,联军之中的这些家伙没有一个是这类人,他们已经完全被恶魔打的失败了在上战场的能力,甚至连自身的信仰都崩溃了,其中极端点的,甚至类似于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一般的开始信奉起了恶魔,因为他们已经从心底里服了恶魔了,就像那些“忠心”的汉奸,见识过膏药旗的力量后,彻底的屈服在了膏药旗的脚下,甚至到最后战败被抓,也死不认罪,并称自己很荣幸为强大的膏药旗国服务,这就是典型的心理因为对方的暴力而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式扭曲了。

    接下来是凑字数,实在是困死了,撑不住了:“最后的守护者

    黑门前四十五年

    远在暴风王国之外,提瑞斯法议会仍在孜孜不倦地追逐着反叛的守护者艾格文。提瑞斯嘉德如浪潮一般地洗刷着世界的角落,以期找到艾格文的身影,让她为自己的忤逆付出代价。

    然而,艾格文却在她的圣所之中安然度日,将大半的时间都花费在这古老的苏拉玛业已沉没的废墟中,罕有前往外界的时刻。她时而会接触提瑞斯法议会,关注他们的动向,然而却只是让自己愈发失望:议会对政事的干涉非但比往日更加地肆无忌惮,如今甚至已经开始公然进行政治活动了。

    而就是在一次如前所述的短暂逗留之中,艾格文邂逅了提瑞斯嘉德有史以来最为执拗、亦是最为不懈的法师,聂拉斯·埃兰。他数月如一日地尾随着这位守护者的踪迹,用手中的附魔器物破除她的魔法,一次又一次地阻止她逃脱的企图。

    聂拉斯和艾格文间的争斗,也转而变得如若一场场意志与智慧的竞赛。他们在这漫长的众多对决之间彼此往复地奚笑对方,以期从中摸清对方的力量和弱点;然而出乎艾格文意料的是,她发觉聂拉斯对提瑞斯法也同样是心存忧虑。他非但对议会搬弄权术的行径一清二楚——更是对此深恶痛绝。

    聂拉斯也同样发觉艾格文并非是提瑞斯法议会口中那个背信弃义的叛徒。而每每将守护者的动机摸清一分,他对艾格文境遇的同情就更深一分。他甚至还察觉到,此时此刻的艾格文正倾尽全力压制着灵魂深处的一抹黑暗;然而即便出众如他,也决不可能知晓那正是萨格拉斯残存的灵魂。于是,聂拉斯最终放下了武器,将他的追杀抛置脑后,以图成为艾格文的助力。

    不多时,这两位昔日的仇敌间便萌生了一股意料之外的爱情,并决意携手阻止提瑞斯法议会,让守护者再也不必听凭议会的摆布。艾格文知晓自己不可能将守护者的职责永世维系下去,便继而向聂拉斯提出了她的想法——他们将生下一个孩子,来继承艾格文的提瑞斯法之力。若非如此,便不可能有哪个守护者堪以脱离提瑞斯法议会的操纵。”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在线看: meinvmei22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