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声优养成大师 第四百三十一章:你会不会做垃圾分类啊?

时间:2018-04-23作者:徒有羡渔情

    “你自己过去?”前辈问。

    “嗯。”雨宮七瀬点点头。“本来就是我的错,至少让我去认个错。”

    “好吧。”前辈点点头,迟疑了一下,说:“我在外面等你。”

    雨宮七瀬摇了摇头,“不用了,没关系。”

    “我等你。”前辈说完这句话,直接走了出去。

    雨宮七瀬知道前辈的意思,大概是担心自己被难为吧。

    今天的事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雨宮七瀬做的不对。虽然原因是因为自己想把配音做好,但是实际的行为在事实上导致了音监对配音现场失去控制。严格来说,是缺乏职业素养的表现。

    虽然自己做出来并不后悔,但是至少想表达一下歉意。

    所以在其他人都离开了的情况下,她打算主动找上音监道歉。

    不过前辈似乎是在担心自己,所以才会说在外面等她。

    深吸了一口气,她鼓起勇气走到后面的通道口。从这几天在这里的情况来看,音监和其他的staff应该会从这个通道口出去。

    果然没过多久,staff们都从通道口出来。

    她主动迎了上去。

    “是你啊。”音监也看到了她。

    “是。”雨宮七瀬站稳了说道。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音监现在的心情也没有恢复,说话间带着几分的火气。

    雨宮七瀬抿了抿嘴,说道:“至少,让我向您道个歉。”

    “不用了。”音监冷着脸说,“这件事情不是道歉能够解决的,我会向你的事务所发出书面交涉的。具体情况,我会和你的经纪人联系。”

    “就算是这样,我也应该向您致以歉意。”雨宮七瀬说。

    她觉得道歉这种事情,并不在于有没有意义,也不在于对方是不是原谅自己。只是单纯的觉得,自己有做错的地方,所以表达歉意。

    只是现在大多数人缺少这种认知。

    所以,很少有人能够理解这种做法,他们只好把这种做法理解到别的地方去。

    音监硬着脸说:“你也不用再说了。我很清楚你的想法,做了那种事情,还希望能够息事宁人?就算你向我道歉,书面的交涉也是必须的了,不要指望用这种虚伪的表演,就让我原谅你。”

    他觉得,雨宮七瀬一定是担心自己向事务所发出正式的交涉,才会跑过来表现自己的歉意。

    说完,直愣愣的走了。

    雨宮七瀬张了张嘴,然后走了出去。

    致以歉意是自己的事情,原不原谅是对方的事情。虽然没能得到谅解是一件遗憾的事情,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原谅自己的义务。

    过来道歉,是自己的个人准则而已。

    “怎么样?”走出来的时候,前辈果然就在不远处等待着自己。看到她走出来,上来询问。

    雨宮七瀬把事情的过程和前辈说了,前辈也只好无奈安慰她:“既然如此也没有办法了,回头经纪人说你的时候身段放低点,认个错就好了。”

    说着,传授了她一些和经纪人认错的小窍门之类的事情。

    雨宮七瀬笑着点头:“嗯。”

    ……

    ……

    “给你这个。”上原友惠随意地把邮件递给郝平。

    “这是什么?”郝平奇怪地问。

    上原友惠无所谓地望了望天,“大概是一封抗议信吧,某个制作公司的音响监督发给你的。”

    “抗议信?”郝平皱着眉,“亚美这丫头又惹什么事儿了?”

    说着笑着对上原友惠说,“你也知道亚美这丫头有时候疯疯癫癫的,这事儿你就别管了,我回头说一说她就行了。”

    “谁说是青野小姐了?”上原友惠问。

    “不是亚美?”郝平奇怪道,“我们事务所还有别的声优能惹事儿的?”

    “是雨宮小姐。”上原友惠说。

    “谁?”郝平感觉自己好像出现了幻听。

    “雨宮小姐。”上原友惠认真地说,“雨宮七瀬。”

    “嘿。”郝平突然来了兴趣,“还有给七瀬发抗议信的,这我倒要好好看看。”

    他突然理解了上原友惠为什么会这么随意的把文件拿给他了。这可是雨宮七瀬诶,竟然会做到让音响监督发正式的公文函进行书面交涉,这种事情很明显是开玩笑嘛。

    他兴致满满的放下手边的杯子,把上原友惠早就拆开的包裹打开,拿出了a4纸打印的书信。

    “做的还挺精致。”撇撇嘴,打开文件了起来。

    上原友惠问:“你怎么看?”

    “你看过这里面的内容了没?”郝平问。

    上原友惠点点头,“就是看过了,才会想要问问你的意见啊。”

    “唔……”郝平的动作随意得和上原友惠如出一辙,把它丢到自己办公桌旁边的垃圾桶里,“让卫生阿姨注意一下,这是可燃垃圾。”

    上原友惠皱着眉,“你怎么这样啊?”

    “怎么了?”郝平问。

    “这明明是废纸垃圾,什么可燃垃圾啊?”上原友惠不满道,“你会不会做垃圾分类啊?”

    说着顺手捡起垃圾桶里面的文件,“再说你好歹做做样子啊,人家都那么认真的做了书面信函。”

    “做做样子?”郝平挑挑眉。

    上原友惠轻轻咳嗽了两下,“我是说,我们应该正视别人的意见,对别人提出的抗议需要重视,需要严格审视自己的不足。”

    “唔……”郝平若有所思。

    上原友惠说,“让相马诚也找一份模板,把名字改改回给对方。”

    郝平恍然大悟:得了,还是做做样子。

    上原大小姐踩着高跟鞋优雅地走了,“记得让相马诚也把文件的样子做得好看点,这方面也不能输呢。”

    “……”郝平觉得,上原大小姐总是喜欢在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争胜负的性格,真的是太奇葩了。“表面工作做得再好,有什么意义呢?难道这位音监大人会因为你表格做得漂亮就当无事发生?”

    郝平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正确。

    比如自己就没有因为对方做得表格好看,把这个玩意当成一回事。以己度人,他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正确。

    不过上原大小姐都亲自开口了,反正也不是自己辛苦,他倒也无所谓。

    “相马君。”他走出去,把文档递给相马诚也,“找一个回复这种抗议信的模板改改发给对方,记得表面要做得好看一点。对了,记得把这玩意丢掉的时候要注意,这是废纸垃圾,不是可燃垃圾。”

    “啊?”相马诚也一脸懵逼,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看到郝平递给他的东西——

    “这不是音监的抗议信吗?这种东西这么随便的对待没有问题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