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声优养成大师 第三百八十一章:过程表的内涵

时间:2018-04-23作者:徒有羡渔情

    在被人质疑的时候,解释的结果往往是换来“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确有其实。”这样的判断。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能被解释清楚的事情十不存一。

    原因很简单,当一个人开始怀疑的时候,他潜意识就会更关注值得怀疑的地方。

    但是如果反过来,不但不解释,还偏偏一副你们才有问题的样子,往往会让质疑的人怀疑自己是不是弄错了。因为很少有人会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有做错了也敢这么理直气壮的人。

    对于“怀疑”阶段的人来说,首先就要动摇他们怀疑的现状,再把这些拉到一种两难的境地。

    这个时候,理直气壮,或者说得理不饶人往往却会让人觉得,他们好像真的很有道理的样子啊这样的错觉。

    所以——

    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

    但是,仅仅如此还不够!

    既然要理直气壮,那首先你得有理。没理的理直气壮,就是虚张声势!

    那么,郝平和上原友惠拿出来的第一个理就是:难道比赛获得胜利的只有那些时间很长的角色了吗?既然如此,比赛干脆就拿制作时间比一比,何必搞什么投票呢?

    这是一句不管你承不承认,至少绝对没有错的“理”。

    即是所谓的——

    道德高地!

    “但是仅仅凭借这个,还不够吧。”细井志很清楚,虽然这是个道德高地,但是对于仅仅需要怀疑的人来说,能堵嘴,却堵不了心。

    毕竟,现场的观众并不是法官。

    法官判案,是需要证据的,证据不足就得当庭释放。但是怀疑,是不需要证据的。

    “所以,首先消除了他们心中的绝对怀疑。”郝平说,“然后后面的事情才好继续下去。”

    这就是他给细井志看手机上的比赛过程的原因。

    “这是……”细井志皱着眉,看着手机上面的比赛名单。“这个票数……”

    “没错,就是得票数的区别。”郝平说。

    他给细井志的比赛流程里面,随着比赛的逐渐往后,间桐樱的比赛得票,一场比一场更高。

    “这个能说明什么?”细井志问。“这个能从哪儿证明,你们没有作弊?”

    郝平笑而不语。

    细井志很奇怪,但是郝平既然不肯说,他也只好埋着头思考。

    郝平看到他思考的样子,再看看楼下的大厅里,也逐渐有人开始拿起手机。看起来,g社发布推特的事情,逐渐传到了会场里面。并且在这么拥挤的地方,又是当前最热话题的g社,自然是飞快地遍布了整个会场。

    “铺垫已经做好了,接下来就等上原小姐的实际操作了。”郝平心想。

    ……

    ……

    “这个要怎么证明我们的清白?”雨宮七瀬看着手机,也是很疑惑。

    “这个啊,是你们家郝平君出的主意。”上原友惠笑着,递给了雨宮七瀬一罐灌装咖啡。“尝尝吧,我知道你不喝咖啡,但是非常抱歉,我这里只有这个。”

    然后走到一边,拉开灌装咖啡的易拉扣,和雨宮七瀬并排靠在桌子上。

    “不过啊,还真是难以想象。你竟然会跑到我这边来等结果。”上原友惠喝了一口咖啡,皱了皱眉,然后说道。

    雨宮七瀬有点羞赧地沉默着。

    她知道这个时候是绝对不能给郝平压力的,但是又忍不住担心,所以只好跑到上原友惠这边来关注事情的进程。

    “回到刚刚的问题,这个东西要怎么证明我们的清白?”上原友惠问。

    雨宮七瀬轻轻点了点头,也拉开灌装咖啡喝了一口,借助这个动作掩饰自己的害羞。

    ——味道果然很怪。

    “人这种生物啊,听别人讲道理的时候,还带着三分怀疑。但是如果自己思考得出来的东西,却往往会让他们深信不疑。”上原友惠笑着说,“所以,这个只是让他们开始思考而已。”

    “开始思考?”雨宮七瀬不解。

    “很简单啊,现在外面人人都知道我们急于解释这个事情。所以,这个时候我们的任何一个动作都会被理解成我们解释的东西。哪怕只是一点随意的东西,在他们看来,都是有一定的理由的。”

    “唔——”

    上原友惠笑,从雨宮七瀬的表情看,就知道她没有懂。

    “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郝平君在情人节递给你一颗巧克力,你会怎么想?”上原友惠问。

    雨宮七瀬的脸顿时被微红占据。呐呐道:“情人节送巧克力是女生送的吧,郝平桑是男生……”

    “看,虽然你不承认你想的,但是你还是想到了。”上原友惠调侃着说,“可是我说的明明是递给你一颗巧克力,只是单纯地加上了‘情人节’这三个字,你就开始胡思乱想——说不定是我情人节递给郝平君的义理巧克力他顺手递一颗给你尝尝味道呢?”

    “……”雨宮七瀬的脸,从微红变得近乎血红。

    上原友惠则继续说道:“所以,我们只是单纯地贴上了一张比赛过程的表,但是这个特别的时候,他们就会去思考为什么我们要贴上这个表。”

    “唔——”雨宮七瀬看起来还是没懂,“让他们思考有什么用呢?”

    “当然有用。”上原友惠笑着说,“因为一旦他们开始思考这件事情,那他们就完成了一个很重要的转变——”

    “转变?”

    “——一个从找值得怀疑的地方,变成替我们找可以解释的理由,这样的转变。”上原友惠说。“因为一开始他们是在怀疑,所以看什么都是值得怀疑的。但是现在不同了,他们是在找我们没有作弊的理由,只要他们能从我们给出的表格里找出能够解释的理由,他们就会深信不疑。”

    上原友惠说着,也打开了郝平刚刚给细井志看的页面,“所以,现在他们应该在思考,我们为何要发这份比赛过程表。他们现在的注意力,已经不是我们有没有作弊了,不是吗?”

    “那,这份比赛过程表有什么玄机呢?”雨宮七瀬也开始下意识地思考,继而反应过来——她也在思考,这里面有什么是能够解释g社没有作弊的理由。

    “是这里。”上原友惠指着比赛过程中间桐樱的那一部分。

    “间桐樱这个角色的票数一直在增长?!”雨宮七瀬终于发现了。

    但是,她还是不能理解:“票数的增长,能说明什么呢?”

    上原友惠笑着说:“作弊的方式有很多种,比如我们改了票,或者少计票这种是比较直接的。我们这边的办法是间接的在分组上面作弊——这种是比较简介的。这个时候,如果把事情引导到别的作弊方式上面去,再用事实把它否决掉……”

    上原友惠并没有说会怎么样,但是雨宮七瀬已经懂了:大多数人并没有那种每一个方式都去求证的耐心。只要有一次证明自己怀疑错了,那他们就会下意识觉得自己真的怀疑错了。

    上原友惠的电话响了。

    “事情已经处理好了。”电话里传来宫川木美的声音,带着几分压抑的兴奋。

    “好,我知道了。”上原友惠放下手边的咖啡罐——她已经喝完了。

    然后转过身,对着雨宮七瀬说:“要知道,我们只是分组占了优势而已——票数的增长上面,我们可是完全没有动手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