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声优养成大师 第三百三十三章:高龄中二病?!

时间:2018-04-23作者:徒有羡渔情

    现场陷入了短暂第宁静。

    大光头手里拿着郝平递过去的《第三年的见异思迁》的单曲cd,呆呆地看着郝平。安原美代子张着嘴巴,用一种“这家伙没问题吧”的神色呆在了现场。

    “……父亲。”安苑美知子贴得更近,有点紧张地看着她父亲。

    毫无疑问,郝平刚刚说了谎言。

    当然,谎言这个词汇是比较温和的说法——如果偏激一点来说,这是愚弄。

    当然,生活中充满了各式各样的谎言,所以一般人对谎言这种东西,往往带有一定的抗性。也就是说,一般人是很难产生“这是在愚弄我吗?”这种偏激的想法。

    所以会产生这种想法的人,往往都不是一般人——比如以暴力著称的“极道”老大。

    他们,和偏激这个词语总是非常接近的。

    当然,这是现场其他人的想法,郝平并不这么想。他觉得自己的说法非常不错,有理有据,从道理上来讲并没有什么错误。

    所以他只是冷静地看着安苑美知子的父亲,带着一个后辈人的礼貌。

    “安原先生,我想我说得并没有什么错。今年以来,安原小姐几乎每季都有工作,而且现在在我们事务所的企划中,也有自己的固定节目,可以说是发展前景非常不错的一名声优了。”郝平还大着胆子继续说。

    “郝平桑!”安苑美知子轻轻拉着他的袖子,示意他别再说了。

    实际上,郝平并没有意识到她们担心的一切。

    就像之前说得那样,在郝平自身的意识里,并没有产生对“极道”的正确认识。他记忆里的“黑社会”大多数都是地痞流氓。对日本的黑道也从来没有接触过,所以现在有点不在状态。

    至于电影里那些血腥残忍的黑社会情节——他也认为只是电影的剧情需要而已。

    人类这种生物,往往在安逸的世界里生活得久了,就会失去危机意识,总觉得世界和平这种事情是理所当然的。

    “你这小子!”大光头猛然冲郝平大吼,像是一只凶恶的狼犬在龇牙咧嘴地发出撕裂喉咙地吼叫。充分地担当一个小弟应有的姿态。

    “诚次郎!”安苑美知子的父亲猛然大喝。

    “是,组长。”大光头点头应道。

    安苑美知子紧张地说:“父亲!”然后下意识地抱住郝平的手臂。

    “真是失礼!”安苑美知子的父亲冲大光头吼道,“怎么能对客人说这种话!”

    “是。”大光头听到这话,马上向郝平的方向说道,“不好意思,失礼了。”

    “……没关系。”郝平愣了愣,老实说,他有点被吓到了——这群人的嗓门真心大啊。

    看到这一幕,安苑美知子轻轻松了一口气,把抱着郝平的手臂放开,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面去了。

    安苑美知子的父亲看着安苑美知子松开手的样子,眼皮往上轻轻抬了抬,不过没说什么。

    而是继续道:“郝平先生从中国远道而来,又长久居住在东京很少到大阪,这次既然到大阪,不妨在这边住一晚。”然后又偏向大光头,“今晚留郝平先生吃饭,你下去让人安排一下。”

    “那个……安原先生,关于安原小姐的事情。”郝平试图开口,把安苑美知子的事情确定下来。

    安苑美知子的父亲闻言,只是回头看了一眼,也没有回答,直接就走了出去。

    大光头也跟着走了出去。

    等到两人都走出去以后,房间里安原美代子和安苑美知子都轻轻松了一口气。只有郝平还浑然不觉。

    “郝平桑……”安苑美知子说,“你刚刚太危险了啊!”

    “诶?有吗?”郝平愣愣地说,“我觉得没什么事情啊,而且你父亲看起来挺好说话的嘛——还留我们吃饭什么的。”

    ——就是有点太装了,不就是黑社会小混混吗,还真拿自己当电影里的大反派一样啊!

    美知子的父亲,不会是个高龄中二病吧。

    当然,这句话郝平没敢说出来。毕竟人家的两个女儿都在这里,自己把这种大实话说出来,未免也太不给别人留面子了吧。

    说起这个,安苑美知子也是有点茫然。

    她和郝平不同,可是知道所谓的“极道”到底是个什么玩意的。

    但是父亲这次的做法,好像有点奇怪啊。

    “你看吧,只要能够证明你现在的职业发展良好,你父亲还是很好说话的。不论怎么说,你现在也是一个事业发展良好的声优了啊。”郝平自以为是地说。

    在他看来,声优这个职业虽然有点不靠谱,但是至少比起黑社会小混混好多了吧——哪怕是职业级小混混。

    “是这样吗?”安苑美知子也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了。

    “是个屁。”旁边的安原美代子突然开口道,“你要是不说这个估计还没什么大事儿,你说起这个简直是在自寻死路。”

    安原美代子收起因为跪坐有点酸痛的脚,一边轻轻锤着大腿,一边说:“你前几年在东京流浪的时候,父亲什么时候管过你,你真以为你出去那么久没人找得到你一样?”

    “……”安苑美知子还真没这么想过。

    “那你以为父亲为什么不管你?”安原美代子说。

    安苑美知子想了想,说:“轻易跑到别人的地盘是会被人砍得吧。因为东京本地的极道太厉害,我们打不过人家吧。”

    “……”郝平一时无言,美知子在损自己家的事业的时候,还真是一点情面都不留。

    还有,美知子原来是那种会把“砍人”这种事情轻描淡写地说出来的人吗?难道是小时候和自己的高龄中二病父亲学的,难怪喜欢动不动就说“切腹自尽”什么的……

    “当然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啦。”安原美代子点头。

    ——原来真的是这个原因啊!

    郝平表面上风平浪静,实则心里的吐槽之心翻江倒海。

    话说,这两个人当着自己这么不顾忌地给自己家的“黑社会形象”抹黑,真的没有关系吗?

    安原美代子继续道:“不过还有更重要的原因。”

    安原美代子说话留一半,本来是想引诱安苑美知子主动询问的。

    不过安苑美知子很清楚这个“姐姐”的风格,憋着话不问,在一旁假装没注意到。

    安原美代子忍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了,主动解释道:“因为前几年你根本连工作都接不到啊,父亲想着你过不了多久就受不了跑回来了吧,所以才没有管你。”

    说着她拍了拍郝平的肩膀:“不过最近你事业有点风生水起啊,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安原美代子的话,很明显意有所指。

    对于这个问题,安苑美知子根本不用想,自己等人现在的声优工作发展良好的原因,最终还是因为郝平的谋划。

    也就是说,让父亲期望自己受不了主动回家的计划落空的家伙,好像在刚刚自己把这个重要的事情强调了一次的样子。

    “干巴爹(加油),郝平先生。”安原美代子笑得像个狐狸,拍了拍郝平的肩膀,走了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