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龙魂 第376章 为何神伤

时间:2018-04-23作者:犀利大叔

    一边是鬼魅的身形和凌厉的攻击.一边是稳如泰山、滴水不漏的防守和极为合理的防反.两人在场中尽展浑身解数.

    不过.确切地说.鲁德的特长并沒有完全发挥出來.七阶斗气的远距离攻击.总是被黄炎层出不穷的连续攻击手段而打断.鲁德根本就沒有蓄力施展的机会.每每他要蓄力.黄炎的攻击必然是极为刁钻的必救之处.鲁德只能无奈放弃.转而防守.而且.许多时候.黄炎的攻击均是两败俱伤的打法.根本不管自身的薄弱之处.

    鲁德被这样的压制打得有些心烦意乱起來.内心不能再保持平静.渐渐地.他更加注重攻击.每一次挥剑.都带着火气.甚至有些时候.他也开始不顾自身安危去反击.

    黄炎见状.便利用灵敏的步法去与他周旋.暂避锋芒.只需保证他不能施展出攻击力强大的气刃即可.瞬时间.攻防再次转换.鲁德的攻击大开大合.而黄炎的防守仍是灵巧的步伐辅以刁钻的反击.

    看台上的学生见鲁德逆转了形式.纷纷喝起彩來.只有极少数人看出了不妥.飞利浦便是其中之一.飞利浦明白.鲁德的特长是防守.他只需继续跟黄炎像刚才那般耗下去.凭借斗气上的差距.黄炎落败是迟早的事.但现在.已经失去冷静的鲁德.放弃自己擅长的防守.却带着火气消耗大量斗气去主动近身进攻.是舍本逐末的打法.

    双方你來我往.又进行了数十回合.武器却极少接触.但在斗气消耗上.鲁德明显消耗的更多.前期的气刃攻击原本就是很消耗斗气的事.现在近身的主动进攻.每每势大力沉的攻击却无功而返.不仅消耗着鲁德的士气.也大量消耗着鲁德的体能和斗气.

    黄炎的斗气当然也在消耗.无论是闪避还是进攻.但他长时间的身体训练.体能极佳.而且做出的动作干净利索.绝不拖泥带水.最大限度地节约了体能和斗气的消耗.

    就在鲁德感觉到无法维系这样高强度的进攻、准备转为擅长的防守时.电光火石间.黄炎寻得一个破绽.主动进攻.逼得鲁德举盾防御.而他却机敏地换招.灵巧地贴着盾牌侧移.随后.血饮剑在鲁德视野的死角.从侧面如灵蛇吐信般抵住了他的脖颈.

    全场一片哗然.就跟刚才只有极少人觉得鲁德大举进攻不妥一样.这一次.也很少有人能看出黄炎的这一剑是如何递出的.这个黄种人的身法.实在太快了.

    鲁德呆立当场.半晌也无法接受这一现实.自己七阶中级斗气.七级的剑盾士.竟然败给了一个只有六阶斗气的人..

    看护的老师见黄炎这一剑的力量拿捏得分毫不差.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刚才若是稍有差池.即便他想救援可能也來不及.那老师走过去.分开两人.大声说道:“黄炎胜.”

    直到此时.看台上的学生们才真正意识到.那个黄种人.竟然真的胜了.掌声、嘘声、咒骂声充斥整个看台.伊莎贝拉几人则高兴得又蹦又跳.飞利浦虽然也感到有些意外.却很平静.哪怕自己输了一万金币.对于场中的两人.他已经完全摸底.

    梅森和普约尔大声咒骂着.即便因为黄炎的爆冷.使他们赚了很多的金币.他们仍是觉得怒气难消.

    回过神來的鲁德看着黄炎.看着这个击败自己的黄种人.说道:“我还会找你的.”

    不等黄炎回话.鲁德很洒脱地转身就走.他的表情很平静.根本看不到半点沮丧.

    无论看台上的人是何种心情.但他们此刻.再也沒人小看这个黄种人了.对于帝国特许这几个平民进圣斗学院.他们的心中也多少平衡了一些.

    黄炎向看台上的伊莎贝拉等人招手致意.随后便转身离开.就在转身的一瞬间.他再也无法抑制.口中吐出了一大口鲜血.自从被鲁德的盾牌击中.黄炎便受了内伤.后面的战斗一直是在勉强支撑.也许.鲁德哪怕再把战斗拖长一些时间.黄炎便不攻自败了.

    医疗组的老师赶忙上前医护.而伊莎贝拉几人见状.惊呼着从看台上向场中跑來.

    坐在原地的飞利浦醋意大盛.他看着心急如焚的伊莎贝拉.又看了看正在接受治疗的黄炎.心中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斗技场的通道中.麦卡锡问道:“斯特尔斯.这两个学生.你怎么看.”

    “不错.一个天赋悟性极高.一个意志坚定、执著于武道.都是不错的练武苗子.”

    “期末的探险实习.你觉得他们有资格去吗.”麦卡锡又问道.

    斯特尔斯想了想.说道:“你是指神迹大隧道.”

    麦卡锡点点头.

    “既然是好苗子.自然要多加培养.只是神迹大隧道危机重重.他们的实力能再高一些就好了.尤其是黄炎.”斯特尔斯答道.

    “临行前给他们进行一次特训.我相信他们都能得到提高的.这么说.你基本同意了.”

    斯特尔斯点了点头.

    ......

    黄炎的内伤在经验丰富的医疗组老师照料下.很快便恢复得七七八八.伊莎贝拉一干人这才放心下來.莱昂也把所赢的六万金币拿來了.众人都很开心.

    看着伊莎贝拉在那兴高采烈地“分赃”.黄炎说道:“好啊你们.竟然拿我当赌博的工具.不行.必须分我一份.”

    伊莎贝拉俏皮地撇着嘴.说道:“臭奴仆.给主人卖命是你应该做的.再说.我们自己下的赌注.跟你有什么关系.”

    “苍天啊.我拼死拼活.竟然成了盈利工具.你们太沒义气了.”

    伊莎贝拉笑道:“你若叫声好听的.也许我们一高兴就赏你一些金币.”

    “叫什么.”

    “你是臭奴仆.你说应该叫我们什么.”

    “谁是奴仆了.别忘记.咱们还另有赌约呢.到时谁是奴仆还不一定呢.这钱我还不要了.士可杀不可辱.”黄炎大义凛然状.

    “哎呦.看不出來啊.还真有气节呢.对了.今天赢了这么多钱.咱们出去吃些好吃的.我请客.在场的都有份.除了某个特有‘气节’的那位.”伊莎贝拉笑道.

    众人都很高兴.纷纷赞同.

    黄炎一听.赶忙紧紧贴在伊莎贝拉身旁.指着蓝蓝的天空说道:“哎呀.吃饭好啊.伊莎.你看.今天天气多好啊.最适合大家聚一起把酒言欢了.”

    “天气好跟请你吃饭有关系吗.”伊莎贝拉问道.

    “那当然有了.¥##@......”黄炎一边跟着众人走.一边夸夸其谈编织着不知所云的理由.

    仍坐在看台上的飞利浦.看着兴高采烈的伊莎贝拉他们.想着被冷落的自己.心中莫名怨气横生.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哪里比黄炎差.可伊莎贝拉为什么对自己总是若即若离呢.那只是一个黄种平民.尊贵的公主殿下与他.可能吗..伊莎贝拉心里.到底想什么呢.

    “嗨.尊敬的荣耀骑士.你怎么独自一个人在这里.”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打断了飞利浦的遐想.

    他抬头一看.说话的是梅森.旁边还有普约尔.

    “喏.飞利浦.这是你的一万金币.”普约尔说着.递过來一张金币卡.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飞利浦还玩不起吗.”飞利浦有些不高兴了.

    “看你说的.咱们怎么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们挣谁的钱.也不能挣你的啊.飞利浦.快拿着吧.你出师回來后.我们哥俩儿一直也沒机会给你接接风.这算是一点心意.你快收下吧.”梅森说着.硬是把金币卡塞到了飞利浦的手里.

    “是啊.飞利浦.你回來后东奔西走为帝国出力.我们哥俩儿想找你叙叙旧.却一直沒机会呢.这点钱咱们谁都不在乎.不过是一些心意而已.飞利浦.你不会这么不给面子吧.”普约尔也在一旁说道.

    听他们这么说.飞利浦的面色缓和了一些.却仍是把金币卡推了回去.并说道:“愿赌服输.这钱我肯定不会要的.你们既然想给我接风.那就今晚.谁不喝醉.谁不是人养的.”

    “好.飞利浦大哥果然豪爽.今天咱们不醉无归.”两人大喜.

    ......

    远在一个不知名的偏僻山庄院落中.一个装着假手的年轻人落寞地坐在院中石桌旁.频频自斟自饮.他的身旁.已经有三个空瓷瓶了.

    在干了这一杯后.他摇晃着瓷瓶.却发现.再也倒不出一滴酒來.便恍惚地说道:“拿酒來.”

    “少爷.您不能再喝了.”一旁的仆役劝道.

    “啪”的一声.年轻人把手中精美的瓷瓶砸在地上.抬手又给了仆役一个耳光.骂道:“你td也要來管我吗..你是什么东西..”

    仆役大骇.躬身低着头根本不敢言语.就连嘴角的鲜血也不敢擦拭.

    “你不过是一条丧家之犬.哈哈哈哈哈.不见天日的丧家之犬.哈哈哈哈.”那年轻人指着奴仆.肆意的大笑声中.充满了凄凉的苦楚.</dv>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