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龙魂 第341章 分辨

时间:2018-04-23作者:犀利大叔

    /.kn./对于现场可能出现的情况.亚摩斯着实动了脑筋.为此.他准备了两套方案.如果德全行对那枚戒指进行拍卖.他便会让人不计代价拍下來.然后现场指认戒指是假货.德全行可是有一条经营准则的:假一赔十.再有一种情况.便是现在的情景了.而且.亚摩斯更倾向于后一种情况的发生.由捐献者來质疑德全行.好像更有说服力呢.

    至于德里乌斯那边.亚摩斯只是搬出了王子殿下的名头和开了张空头支票.德里乌斯就乖乖就范了.亚摩斯很清楚德里乌斯想要什么.毕竟.荣誉伯爵和真正的伯爵相差甚远.如此.不仅能打击德全行和伊莎贝拉.还能把一位著名的“思想家”绑在王子殿下的战车上.可谓一举多得.

    莱昂现在真的很无奈.自己好像是好心办坏事了.他也沒有想到享誉帝国的思想家----德里乌斯伯爵阁下.竟然会在这件事上大做文章.难道伯爵阁下.不知道自己的戒指是紫珊石的吗.莱昂也明白.这次只要自己站到大厅中央.那么.肯定会得罪德里乌斯.可是.事实便是事实.莱昂可不打算说假话.

    年轻的子爵阁下虽然有些纠结.但还是大步來到了大厅中央.站到了安娜的身旁.他在帝都也算小有名气.不少人都认识.众人见宰相的儿子、公主殿下的侍卫官、子爵阁下.竟然來到台前.都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也停止了喧哗.

    莱昂对着德里乌斯说道:“德里乌斯叔叔.我非常感谢您答应我的请求并捐助了那枚戒指.但是.那枚戒指在我的眼皮底下.经过德全行数位鉴定师的鉴定.其材质确实是用紫珊石制成.而不是紫玉.我本想在拍卖会结束后.便把那枚戒指交还给您的.”

    莱昂的话.在场中再次引发一片议论.有些人对那枚戒指.以及德里乌斯的话.开始怀疑起來.

    “小莱昂.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会给你一枚不值钱的紫珊石戒指來丢人吗.我摘下心爱的紫玉戒指.好心帮你.怎么反成了坏人了..”德里乌斯怒斥道.

    “德里乌斯叔叔.对于您的帮助.我非常感谢.但这枚戒指.的确不是紫玉做成的.”莱昂答道.

    “莱昂子爵.你既然这么说.那就不要再喊我叔叔了.我可担不起.真是岂有此理.”德里乌斯瞪着眼睛愤怒地说道.

    來宾中.有人问道:“是啊.莱昂子爵.我们都相信你不会更换了戒指.伯爵阁下也不会给你那么廉价的戒指.是不是其中另有玄机.你们是不是在物品运输交接过程中出纰漏了.”

    “什么纰漏..我看是有人故意借着慈善的名义來某私利.”德里乌斯愤慨地说道.

    类似这样的话.还有很多人在说.莱昂自然明白他们是想把责任推给能接触到这批捐赠品的工作人员身上.但他还是坚定地说道:“从我接手这枚戒指.一直到德全行的鉴定师进行鉴定前.戒指沒有经过第二人的手.”

    莱昂的话斩钉截铁.场中立时安静起來.來宾们此刻也明白了.这两人中.必然有一个人说了假话.

    就在这时.德全行的工作人员也在安娜的吩咐下.把那枚紫珊石戒指和一小块紫玉送到了台上.安娜接过托盘.高举那枚戒指.朗声说道:“诸位请看.这枚戒指上镶嵌的紫珊石.从外观确实很难辨别.但在法师的“真视之眼”下.它的内部纹理.与昂贵的紫玉完全不同.紫玉与紫珊石的区别.懂行的人一看便知.”

    现场自然也有魔法师.他们纷纷要求鉴别.安娜便把装有那枚戒指和紫玉的托盘交给他们查看.场中数位魔法师看过后.纷纷说戒指确实是紫珊石的.

    在德里乌斯的要求下.托盘也送到了他的手中.他假装仔细查看.然后大笑一声.说道:“这戒指的样式倒是很像.但根本就不是我的戒指.你们掉包了.这样公然诋毁一位伯爵的信誉.你们用心何在..”

    “对于每一位來到德全行的客人.我们都奉为贵宾还來不及呢.德里乌斯伯爵阁下.我们怎么会诋毁您的声誉.这枚戒指.若不是您今天提起.我们根本就不会让它在这里出现的.”安娜答道.

    “哼.你们做了亏心事.自然不愿让人知道.”

    双方唇枪舌剑.互不相让.就在大庭广众之下争吵起來.

    包厢中.伊莎贝拉问道:“黄炎.快想一个办法啊.”

    黄炎无奈摇了摇头.他心里很清楚.在这样的情况下.很难有妥善解决的办法.看來.这德里乌斯是处心积虑要让德全行和基金会难堪了.黄炎想了想.便吩咐包厢的服务人员去把那枚戒指拿來.

    不一会儿.托盘就送到了包厢中.德里乌斯听说公主殿下要拿戒指去看.倒也沒有阻拦.黄炎拿起那枚戒指.仔细查看起來.戒指倒是金质的.从外观上.也看不出有什么特殊.黄炎又仔细观看戒指的内壁.却有了发现.在金质的内壁.刻有几个极小的字.黄炎再细细观看.发现刻着的竟然德里乌斯的名字.

    “伊莎.我下去一趟.”黄炎高兴地说道.

    伊莎贝拉还不知道黄炎有什么发现.但还是点点头.

    黄炎快步來到场中.让安娜与莱昂停止与德里乌斯的争吵.并问了安娜几个问題.

    随后.黄炎朗声说道:“诸位.都请稍安勿躁.我有话说.”

    “你是什么东西.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德里乌斯愤怒中带着不屑.

    黄炎笑道:“我不像您一样不是东西.却可以知道究竟谁说了假话.”

    包厢中.坎贝斯小声对德里乌斯说道:“不能让他说话.”

    可是.亚摩斯却说道:“殿下.若不让他说.岂不是德里乌斯阁下怕他说出谁在说假话.等于默认.”

    “那你说怎么办.”

    “且看他怎么说咱们再决定如何应对.”

    德里乌斯得到了指示.便大声答道:“哦.你说.今天你这个卑贱的黄种人若不能说个明白.我一定会要求治安官以藐视贵族的罪名处死你.”

    “伯爵阁下.您所捐赠的戒指.以前可是一直佩戴在您的手上.”黄炎微笑着问道.

    “不错.那日莱昂子爵來求我.我这才摘下來亲手交给他.”德里乌斯答道.

    黄炎点点头.又问道:“您的戒指上.可有什么特殊的标记.”

    德里乌斯这才想起來.那枚戒指刻着自己的名字.但稍稍一想.他便答道:“沒有什么特殊的标记.”

    “哦.原來是这样啊.”黄炎冷笑一声.举起那枚戒指.高声说道:“诸位请看.这枚戒指的内壁.刻着德里乌斯四个字.如果.戒指有人掉包.何必画蛇添足.照着原來的样子做不就得了吗.”

    现场再次骚动起來.也有人上前观看那枚戒指.果然.发现戒指的内壁刻着伯爵阁下的名字.

    包厢中.亚摩斯小声怒斥道:“你怎么这么蠢.就说你的戒指上刻着自己的名字不就得了嘛.一口咬死是他们模仿的.”

    德里乌斯流了一身冷汗.赶忙大声说道:“哦.当初制作这枚戒指时.是刻了我的名字在上面.因为年头太长.我忘记了.这一定是他们照着我的戒指的样子模仿的.”

    “哦.您果然是忘记了.”黄炎笑问道.

    “是的.戒指是十五年前做的.天天戴在手上.我哪里还记得清..”

    “哦.原來如此.伯爵阁下岁数大了.忘记了.那也情有可原.”黄炎若有所悟地点点头.突然.话锋一转.他大声说道:“众所周知.如果新做一枚戒指.黄金的色泽必然更加闪亮.而且.如果在上面新刻一些字.也不可能有长期佩戴才有的汗渍污渍.大家再请看.这枚戒指.外观色泽我就不多说了.里面刻的字.怎么会是新刻上去的.汗渍污渍充斥每个字的笔画中.分明是常年佩戴才会出现的状况.”

    德里乌斯再次大吃一惊.但还是强自狡辩道:“这枚戒指的汗渍污渍.也是你们故意模仿的.你们就是要公然破坏我的名誉.”

    “德里乌斯伯爵阁下.请问.您所在的包间.是用您的名讳登记预定的吗.不是.我们也不知道您会來参加这次拍卖.如何公然破坏您的名誉.而且.您不提起戒指的事.这次拍卖早已结束.又如何公然破坏您的名誉..”黄炎反问道.

    连连的追问.德里乌斯哑口无言.在亚摩斯的小声提示下.他才答道:“那一定是你们内部有人想贪墨我的紫玉戒指.才做出这样的赝品.”

    黄炎笑道:“假如就按您所说.您的戒指是紫玉的.我想问问.它的价值比起其他捐赠品來说.要高出很多吗.如果有人要贪墨.何不贪墨价值更高的物品.莱昂子爵也说了.从他接手这枚戒指.直到交到德全行的鉴定师手中前.沒有其他人接触过.难道.您认为.堂堂的公主殿下侍卫官、帝国的子爵、宰相大人的公子.会贪墨一枚所谓的‘紫玉’戒指吗.甚至还要费尽心机制作一枚如此逼真的赝品..”

    “这......”德里乌斯彻底哑火了.

    “可恶.我早就说过的.不能让这个贱胚说话.”坎贝斯愤怒地说着.拉紧斗篷.转身拂袖而去.

    安娜大喜过望.高声说道:“來人.把这枚‘紫玉戒指’送还伯爵阁下.这样的捐赠品.我们德全行可接受不起.”

    可众人再看二楼德里乌斯所在的包厢.里面早已空无一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