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龙魂 第268章 刘志远

时间:2018-04-23作者:犀利大叔

    ||转天一早.唯一的“奴仆”黄炎便找到“主人”伊莎贝拉.说道:“主人.我要去重锤铁匠铺.暂时不能伺候您了.”

    “你还去铁匠铺干什么.”

    “研究研究犁铧的事.”

    “哦.昨天你们聊了那么久就是在说这个.他能做吗.”

    “是的.重锤大叔应该能做.我还要去一趟城南外流水村找个人.这人以前做过类似的东西.”

    “哦.那你快去快回吧.我们上午出去走走看看.下午御林军差不多就到了.你最好中午前后能回來.”

    “好的.主人.希望您今天能再‘举报’一个.嘿嘿.”

    “臭奴仆.快走吧.别碍眼了.”

    黄炎哈哈一笑.又叮嘱莱昂几人注意安全.便骑马直奔重锤铁匠铺.

    铁匠铺小厮刚刚打开大门准备营业.见到黄炎.再也沒有了昨日的蔑视.赶忙热情地打招呼:“贵客.您來了.师傅在等您呢.里面请.”

    黄炎微微一笑.下马后便往里走.而那小厮一边引领黄炎.一边不好意思地说道:“小子有眼无珠.昨日怠慢了贵客.还请您不要与小的们计较.”

    黄炎摆摆手.说道:“过去的事.不提了.”

    來到后院.还沒进锻造间.叮叮当当的声音就传了过來.

    “大叔.我來了.”黄炎在锻造间门外等了一会.见锤击声停止这才高声喊道.

    房门打开.重锤见是黄炎.高兴地说动:“你可來了.快进來看看符合你的标准吗.”

    黄炎赶快随着重锤來到了水槽边.重锤拿起铁夹.从水槽中夹起一块刚刚冷却的双面三角形的铁器.

    “我照着你在地上画的图自己琢磨着做的.是这个意思吗.不行的话我再回炉.”重锤问道.

    黄炎仔细看了看.说道:“大叔.大致差不多.但还有些问題.是我沒说清楚.这犁铧和犁壁要分开制作.他们中间要用铁件连接.这样便于拆装.而且.弯头的角度要再大一些.”

    “为什么要分开啊.不仅麻烦.而且稳固性可能差些.”

    “在劳作中.犁铧最是容易磨损.所以会经常更换.如果连接在一起的话.犁铧损了.犁壁也需要更换.成本大不说.制作起來也更费事.”

    “哦.明白了.确实.犁铧总是接触地面.开荒还会碰到石头.再加上奴隶们破坏.自然是便于拆装的好.”重锤点头说道.

    “怎么.大叔这经常会有被奴隶破坏的农具來修吗.”黄炎好奇地问道.

    “反正不少.拿來回炉重铸的农具.有一些是正常磨损.有很多却是被人为破坏的.贵族老爷的下人把破损的农具拿过來.我一看便知是否自然磨损.却不说破.嘿嘿.让那些只知虐待奴隶的贵族老爷多出点血也是活该.”重锤冷笑道.

    “哈哈.大叔.我看您还留了一门心思吧.”黄炎被重锤的想法逗笑了.

    “什么心思.”重锤奇怪地问道.

    “您不说破.是怕那些贵族老爷知道后.不仅严惩奴隶.而且以后也会严管奴隶的劳作.那么破损农具少了.您的买卖也少了.是这样吗.呵呵.”

    重锤听到这.指着黄炎也大笑起來:“看來你这小子的心思也挺活络的嘛.有‘钱’途.哈哈哈哈.”

    两人相视大笑.跟熟人一般.毫无陌生感.而黄炎笑着笑着.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这个世界制铁工艺中武器盔甲的锻造水平要比农具的发达了.奴隶们经常破坏工具.奴隶主自然舍不得买效率更高、价格相对也高的农具了.如此.即便偶有发明创新.也很难普及.生产力的发展已经与生产关系产生了很大的冲突了.那么.将來自己可能也会面临这样的问題.必须要想办法妥善解决.

    而武器盔甲的锻造工艺相对较高.完全是因为人类更加精通于杀戮.黄炎不禁想起了前世一位美国将军.他在战后一次周年纪念广岛原子弹时说的一番话:“我们有无数科学家.却沒有什么宗教家;我们掌握了原子的奥秘.但却摒弃了耶稣的训谕.人类一边在精神的黑暗中盲目地蹒跚而行.一边却在玩弄着生命和死亡的危险秘密.这个世界有光辉而无智慧.有强权而无良知.我们的世界是核子巨人、道德侏儒的世界.我们精通战争甚于和平.熟谙杀戮远甚于生存.”

    那位将军的名字黄炎忘记了.但这番话却记忆深刻.道理好像在任何时空都是相通的.

    重锤见黄炎笑着笑着便突然发起愣來.就问道:“喂.你怎么了.”

    黄炎这才说道:“沒事.想到一些事情.对了大叔.犁铧、犁壁间的稳固性问題您还得多琢磨一下.”

    “行.我再想想.别的地方还需要改动吗.”

    “差不多就这样吧.不过我希望铁质尽量保持较高的水平.使得犁铧更耐用.这是长期买卖.咱们要把名声打响.大叔您多费点心.”

    “行.沒问題.我也不会堕了重锤铁匠铺的名声的.放心吧.”

    “嗯.我信得过大叔.还有一档事跟您商量一下.”黄炎想了一下说道.

    “你说吧.大叔能帮的肯定帮.”

    “前期需要的犁铧.您和您那徒弟一起做.产量可能还够.但如果犁铧作用显著.那么需求可能就会变得极大.而且.这东西技术含量不高.如果效果好.别人肯定会仿制.所以.我想雇佣一些人.开办专门制造农具的工厂.批量生产.以求尽快占领市场.这些人.需要由您來教导他们如何制作.我会额外再付您教导的费用.您看怎么样.”黄炎问道.

    重锤思考了一会儿.问道:“只教他们制造农具.”

    “是的.你若是愿意教打造武器盔甲.也行啊.就是不知道你们师门有什么规矩沒有.”

    “规矩肯定有.但若是只教打造农具的话.完全沒有问題.”

    “好.那就一言为定.具体的费用咱们以教的人数和时间來定.行吗.”

    “沒问題.”重锤爽快地答道.

    他之所以会这么爽快.不仅觉得和黄炎脾气相投.而且这样合作也可以多挣一些钱.那么能凑齐药材治疗内伤的机会就多一分.锻造到了一定的水平.便需要更高的斗气來支持了.重锤的斗气不能再提高.极大地影响了他的锻造水平.而钱.是困扰重锤的一个大问題.那些稀有的药材普通药店并不能买到.需要在拍卖行竞拍.有些需要的药材.即便是天价.可能都买不到.钱不够更是沒门了.

    “对了大叔.那个流水村的小伙子是什么人.长的什么样.我要去找他.”黄炎问道.

    “他跟你一样是个黄种人.也是个平民.做那东西他说是自己用.他的身高比你略矮.具体长相记不太清楚了.好像脸上有颗大痣.对.就在额头上.很显眼的.”

    “哦.我去找找看.大叔.做这个犁铧需要多少钱.我先给你交些定金吧.”

    “行.你先放十个银币在我这吧.做成了我再合计一下成本.”

    黄炎掏出一枚金币.说道:“大叔.这点钱先放你这里.有什么事咱们回头再说.我先走了.”说着.黄炎直接转身就走.

    “这小子......”重锤看着黄炎的背影微笑着自言自语.

    出了铁匠铺.黄炎便骑上快马.直奔城南流水村.

    流水村距离卫水城仅五里地.黄炎出城后纵马疾奔.用不多时便到了.这个村子看起來还算富庶.房屋不少.也比沿途看到的许多村落好很多.毕竟距离帝都这个帝国的政治文化中心较近.

    冬季的村中.往來人流并不多.黄炎见人便问那个额头有黑痣的黄种人的下落.连续问了几个人.终于打听到.原來那人叫刘志远.就住在村西池塘旁.多问了几句.才知道刘志远虽是农户.却也识文断字.还有一手好木匠活.平常无事时经常做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好像都很有用.黄炎心道:看來真是个“发明家”了.

    此时.刘志远正抱头蹲在院子里看着自己的“发明”发愁.昨天.家中的耕牛死了.也不知道它是因为天气寒冷还是老死的.來年可怎么办啊.日子本來就清苦.发明的那个器物.磨损的也差不多了.又沒了耕牛.难道要用锄头吗.家中就自己一个劳力.肯定不够用.耽误播种.只怕赋税都不够交的.这一家老小.可怎么办啊.

    “请问.刘志远在家吗.”院外.黄炎高声问道.

    刘志远听到有人叫自己.抬头诧异地看着院外牵着快马的黄炎.问道:“你是谁.”

    “我叫黄炎.您是刘志远吗.”

    刘志远见他跟自己一样是个黄种人.便答道:“我就是.你有什么事吗.”

    黄炎这时也注意到了他身旁的“犁”.便问道:“你身旁的‘犁’是你自己做的.”

    刘志远手一指.问道:“你管这个叫犁.是我自己做的.”

    “是.我能进院看看吗.”

    同样是黄种人.这让刘志远大大放松了警惕.村里沒几户黄种人的人家了.互相间还是很照顾的.那些白人.无论身份.总是一副高人一等的样子.很是讨厌.

    “你进來吧.”

    黄炎把马匹栓在门口.进入院中.细细查看起來.刘志远的这个“犁”.下面就是一块三角形的厚铁片.连犁壁也沒有.而犁身是简易的全木质“”字形.现在整个犁磨损严重.三角形的犁铧都磨秃了.犁身的木件好像也更换过.

    “嗯.不错.你是怎么想出做这个东西呢.”黄炎问道.

    “家中劳力就剩我一个了.地耕不过來.农闲时总是做些木匠活.便想出了这个器物.然后用当时所有的积蓄买了牛.谁知大前天还死了.哎.”

    “效率怎么样.地都能耕的过來.”

    “嗯.原本四、五个人的活.我一个人就能干.”说到这.刘志远着实很自豪.

    黄炎点点头.问道:“你做的这个犁.也算不错了.那家中其他劳动力呢.”

    “原本这地是家传的.我们兄弟三人成家后虽然分家分地.但地里的活都是三家全部劳力一起干.几年前我那两个兄弟被村里的戈尔曼老爷欺压.无奈全家搬出村子.远离这里.土地虽然都归了我.但也要交同样多的赋税.戈尔曼曾找我买地.但我就是不卖.做出了你说的‘犁’.才勉强维持.看來.那可恶的戈尔曼是看上了我家地.所以才逼走我那两个兄弟.现在又该轮到我了.白人老爷真是可恶.”

    黄炎叹了一口气.问道:“现在你的牛死了.这犁磨损的也差不多了.今后有什么打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