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龙魂 第267章 暗战

时间:2018-04-23作者:犀利大叔

    ||走出房间后.霍克斯把房门关上.便向自己的寝室走去.可这一路上.霍克斯子爵的脑子就沒有停止过转动.王子殿下突然造访.弄得自己手忙脚乱.因太仓促.只能把他安排在自己的府上.可是.尊贵的王子殿下让自己汇报所有与公主殿下有关的事情.这是什么意思呢.他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怕.难道.王子殿下要对公主殿下不利.难道.自己要卷入储君的争夺.自己到底该怎么办.

    不提霍克斯的迷茫和慌乱.房间中.坎贝斯见亚摩斯已经看完信件.便问道:“亚摩斯.你说我这妹妹是不是挺幼稚的.竟然以为自己能改变整个帝国风气似的.真是愚蠢.我现在都有些后悔派人去刺杀她了.太不值得了.虽然在无冬城她侥幸击败了兽人.但父皇根本不可能把皇位传给这么愚蠢幼稚的公主的.”

    亚摩斯看着坎贝斯.连连摇头.问道:“王子殿下.您真的这么认为.”

    “怎么.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殿下.我只能说.伊莎内拉的威胁已经越來越大了.”

    “什么威胁.你看看她的书信.说什么要以民为重.不可扰民.一切从简.全是在替那些贱民说话.这还是个贵族吗.还是皇族吗.还是个帝国公主吗..不以朝廷、父皇为重.却要‘以民为重’.成何体统..还说什么‘不可扰民’.她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吗..‘一切从简’.又怎么体现皇家的威严.真是丢尽了帝国的脸.我怎么会有这样愚蠢的妹妹..”

    “是的殿下.按常理.这样做的确是很愚蠢.但是.这一次.您那‘可爱’妹妹的行为.绝不愚蠢.”

    “这还不愚蠢..你脑子坏掉了吧..”坎贝斯诧异地问道.

    “我脑子沒坏.是她太聪明了.咱们连续的刺杀.让伊莎贝拉已经意识到了危机.她这是在捞政治资本和声望呢.以便跟您竞争.而且.我在帝都时.随便走在路上.都能听到有人在议论伊莎贝拉.在卫水城.我同样能听到类似的言论.您知道他们都在说些什么吗.”

    “什么.”坎贝斯现在已经有点慌乱了.

    “他们说.公主殿下仁慈善良.机智勇敢.是帝国未來的救星.等等.”

    坎贝斯勃然大怒:“胡说.是哪个贱民说的.我要宰了他.”

    “殿下息怒.说的人实在太多了.您是杀不过來的.何况.我估计朝廷中也会有类似的言论.这样的言论如果在全帝国范围内传开.储君的位置可就危险了.伊莎贝拉这招很厉害.提高了自己的声望.获得了很多人的支持.哪怕只是些贱民.现在这样的情况.弄得咱们已经很被动了.如果她突然死亡.无论咱们怎么引导舆论.对您都会造成负面影响.到时.必然会谣言四起.于您的声望大大的有损.”

    “你想的太多了.如果伊莎贝拉死了.父皇还能把皇位交给谁.到时.谁敢再胡说八道.我扒了他们的皮.灭他九族.哼.”

    “殿下.您可别忘记了.以前可有过皇位不传给嫡子的先例.”

    坎贝斯这时才真正意识到了自己的危机.他慌忙问道:“那现在该怎么办.”

    “我认为.以现在的情况來看.原定计划必须调整.”

    “哦.怎么调整.”

    亚摩斯凑近坎贝斯.轻声耳语起來.

    与此同时.公主殿下下榻的小客栈中.勤劳、优秀的两个“奴仆”正在给“主人们”打洗澡水.在这之前.奴仆们刚刚给“伊泽尔主人”房中的木桶灌满水.就立刻被其他“主人”召唤走了.这样的小客栈.是有热水提供.但只能自己去打.真是苦了那两个“奴仆”了.

    “黄炎.莱昂.把木桶给我们吧.你们歇一会儿.”琼斯和坎普有些不好意思了.边说边把水桶抢了过來.毕竟打洗澡水的一个是救命恩人.一个是公主殿下的子爵侍卫官.让他们伺候自己洗澡.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房中的巴恩斯见状.说道:“你们两个.如果真的把我们当朋友兄弟.就别那么多事.”

    保尔也说道:“咱们这是互相开开玩笑.把身份地位都忘了吧.”

    “如果我们一再把你们两个当朋友兄弟.你们却一直不愿意.那以后也不要跟随我了.我黄炎需要的是一条心的兄弟.不是奴隶.”黄炎故意将了他们一军.

    莱昂见状.赶忙打圆场:“黄炎.你说什么呢.人家这不是不好意思吗.哪有你们说的这么严重.你们两个.把桶给我们.我们这叫认赌服输.活该倒霉.”

    巴恩斯过來拍了拍两人.示意他们把水桶交出.

    琼斯、坎普两人心中感动.也不再多说.主动把水桶交到了黄炎和莱昂的手里.

    “这还差不多.以后你们再这么多事.我就管你们叫事儿妈.”黄炎沒好气地说道.

    “‘事儿妈’是什么意思.”几人都对这个新鲜词汇很感兴趣.

    “就是在大街上成天啰啰嗦嗦、磨磨唧唧、一点也不爽快、鸡毛蒜皮的事情特别多的大妈.简称事儿妈.”

    “哈哈哈哈.”几人都大笑了起來.

    “去.你才是事儿妈呢.臭奴仆.打水去.”琼斯和坎普两人异口同声地吩咐道.

    嬉笑间.“事儿妈”事件告于段落.“奴仆们”又开始了辛勤的劳动.

    客栈外的黑暗中.奥斯卡用密音入耳的技能对洛克说:“我算是看出这小子的门道了.”

    “哦.你是说黄炎小子.”洛克同样用密音入耳问道.

    “嗯.这小子.是一个帅才.”

    “他也就是古怪的地方多些.怎么就是帅才了.”

    “你可别小看他.他有古怪斗气.还有奇怪的宠物.同时不乏机智.这些.最多只能是个将才.但这笼络人心的本事.确是了得.这是成为一个帅才最重要的特质.”

    “他有你说的那么好吗.仅仅是因为刚才打洗澡水的事.”洛克有些不可置信.

    “仅刚才的事确实不足以说明.但你看看这些跟他在一起的人.他们的心齐吗.”

    “嗯.是挺齐的.”这一点.洛克还是很认同的.

    “闲暇时.我特意再去找伊莎贝拉详细了解了一下无冬城之战.这小子.可以说是居功至伟.别的不多说.他去带领五百个刚刚组建的骑兵.却屡建奇功.极大地牵制了兽人的主力部队.要是沒有极高的统御力.如何能做到.别忘记.他是一个黄种人.却能把白人部下带领得服服帖帖.这就很能说明问題了.”

    洛克细细一想.确实是这么回事.便说道:“可惜了.他是个黄种人.”

    “是.确实有些可惜.不过.若是有了合适的际遇.却不一定是坏事.”

    “哦.这话怎么说.”

    “我看伊莎贝拉受这小子的影响很深.总说要不分种族.以民为本.团结一切力量才能抗击兽人.如果哈里斯陛下认同的话.黄炎完全可以作为一个榜样.那么.这小子的机会就來了.”

    “你这么看好他.”

    “不错.我也经常在想五十年前咱们为什么大败于兽人.却一直想不明白.他和伊莎贝拉所说的.也许真是问題的根本所在.”

    奥斯卡说到这.洛克也沉默了.两人在五十年前的大战中.确实是大放异彩.可最终帝国还是以大败收场.自己曾经把过错归结于其他作战不力的将领.或者是趁火打劫的盗匪.从來沒往这方面想过.现在想想.好像还真是军心、民心出了问題.可这小子.才多大啊.怎么看问題这么透彻.

    两人在黑暗中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点点头.

    “咱们怎么帮他.”洛克问道.这一刻.他好像忘记了自己是“睿智无双”的.

    “博格陛下虽然退位.影响力还是有的.”奥斯卡答道.

    洛克点点头.又问道:“这么说.你支持伊莎贝拉作为皇储.”

    奥斯卡想也不想.干脆地说道:“当然.伊莎贝拉具有优秀皇帝的潜质.比她那个心胸狭窄、刚愎自用、只会在自己人身上用阴谋诡计的哥哥强多了.难道你有不一样的想法.”

    “嘿嘿.我这是在考验你的眼光.”洛克答道.

    “边去吧你.”

    “只是.按一般惯例.皇储的顺位是长子.次女登基的话.我怕帝国会乱啊.”洛克不无担心地说道.

    “这就要看哈里斯陛下的手段和伊莎贝拉的表现了.咱们只能尽自己的能力做些未雨绸缪的事.”

    这是一个不眠的夜.

    帝都皇宫中.宰相辛格不解地问道:“陛下.您怎会同意王子殿下去卫水城迎接公主殿下.”

    “他们兄妹情深.坎贝斯说动皇后在我枕边吹风.又亲自來请求去接伊莎.我怎能不同意.”哈里斯陛下笑道.

    辛格有些不敢相信.连续的刺杀事件.虽然沒有任何证据.但稍一推测就能知道是谁指使的.难道哈里斯陛下老糊涂了.

    “陛下.这样恐怕不妥啊.”

    “有什么不妥的.尾巴沒漏出來.怎么抓.我已经暗中加派人手了.不必担心.”哈里斯冷哼道.

    辛格这才恍然大悟.称赞道:“原來如此.倒是臣下愚昧了.”

    “呵呵.伊莎失踪.那些天我心乱如麻.许多事情理不清头绪.不怪你误解我.”哈里斯起身踱了几步.又说道:“坎贝斯那点小心思.我还不明白吗.如果不让他去.反而容易引起他的警觉.哼.我倒是要看看.他还准备做些什么.”

    “陛下息怒.储君位置非比寻常.有些出格的行动也在意料中.好在沒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您还是要多想想怎么处理好他们兄妹的关系才是.”

    “这个我明白.可是.你看看这坎贝斯这些年都做了什么.不说他私下勾结了多少个大臣.这些年來.一些正直的大臣突然离奇死亡.都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一是沒有直接的证据.二是不想丢了皇家的脸.所以才沒有深究.现在可好.连自己的亲妹妹也不放过了.”

    “他是不是受人蛊惑啊.我听说王子殿下身边有个叫亚摩斯的人总是跟他形影不离.”

    “这个人我现在还在查.却沒有一点线索.在他进入王子府邸前.沒有任何资料可以证明他的身份.就好像凭空出现一般.”

    “您的飞龙队也沒能查出那人的底细.”辛格吃惊地问道.

    “沒有.我现在真的很担心坎贝斯越走越歪.他怎么就不能跟伊莎好好比较一下呢.看看十七岁的伊莎这一路都做了什么.再看看他.气死我了.”

    “陛下息怒.您可有什么办法既能敲打王子殿下.又不至于太过火.使将來的储君争夺失控吗.”

    哈里斯摇着头.说道:“这个头疼的问題我也想过.却沒有什么好办法.”

    “也许.这样处理可能会好些......”辛格说着.便把自己的计划全盘托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