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龙魂 第265章 重锤铁匠铺(二)

时间:2018-04-23作者:犀利大叔

    /.kn./破布被一层层剥开.渐渐地露出了血红的剑身.

    “嘶~”.冰冷的杀气迫得大师傅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两眼放光.忍不住赞道:“好剑.果然是杀人的利器.”

    随后.他细细地查看剑身纹路.用手指轻弹.侧耳倾听.然后又抛出一条碎布.任那碎布飘落到剑刃上.只见那碎布一经碰到静止的血饮剑.立时就分成两片.大师傅已经不再说话.两眼放出灼热的光芒.连连点头不已.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他拿着血饮剑爱不释手.足足把玩了一炷香的时间.黄炎在此期间沒有说一句话.只是安静地在一旁饶有趣味地看着这个粗壮的汉子.这人痴迷的样子.着实可爱.

    “这把剑.应该是以深海寒铁为主.其他罕见金属辅助.用以加强剑的硬度、韧性.然后用极其特殊的工艺.把最少两颗九阶火属性魔晶研磨成粉后加入其中.才有这通红的颜色.这样的创意和工艺.实在匪夷所思.另外.还需找魔法铭文师铭刻魔法铭文.以提高魔晶的魔**效.这样复杂的工艺.看來只有我师父那个级别的大师才能制作.当然.还要有级别相当的魔法铭文师.啧啧啧.真是大开眼界.”这大师傅一边喃喃说着.一边轻抚剑身.就犹如抚摸自己的情人一般.

    “魔法铭文师.”黄炎对这个词一点概念都沒有.

    “怎么.你不会连魔法铭文师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吧.”

    黄炎摇了摇头.

    “大家都知道魔晶可以镶嵌到武器盔甲等装备上.这个我也能做到.但是.这样的镶嵌.并不能发挥魔晶的大部分功效.像我师傅那样的级别.能发挥魔晶百分之十左右的能力.我只能发挥百分之五六的样子.而魔法铭文师可以根据魔晶属性以及装备特性.给装备铭刻适合的铭文.能极大提高魔晶的魔**能.提高的幅度因人而异.不过最少的都能提高百分之二十左右.这把剑的铭文在这里.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发现不了.你看.”

    黄炎凑上前去.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细细查看.果然.剑身上有一道道浅浅的暗红色线条组成的复杂图案.这应该就是魔法铭文了.黄炎目不转睛地顺着纹路盯着魔法铭文.很是好奇.这个世界的各种力量.实在太奇怪了.黄炎看着那些线路清晰但复杂的铭文.恨不得能立刻研究透彻.

    “依我看.这个铭文绝对是大师级水准.魔晶能力的增幅应该能达到百分之四十左右.”大师傅赞道.可过了半晌.他见黄炎仍在盯着铭文看.心中不禁大奇.一般人.只要看铭文的时间稍长.就会头晕目眩.连自己也不敢多看.怎么这个不起眼的黄种人.竟然看了这么长时间都沒事呢.难道.他的精神力很高.比一般的魔法师还高.

    大师傅轻咳一声.好意问道:“你沒事吧.”

    黄炎这才不再继续查看魔法铭文.答道:“沒事啊.怎么了.”

    那大师傅摇摇头.这个黄种人自己实在看不明白了.一身普普通通的冒险者打扮.竟然能拿出这旷世好剑;看起來明明是修炼斗气的.却拥有比一般魔法师还要高的精神力.这样颠覆.却集合在一个人身上.让人实在太难接受了.

    看不明白眼前的这个黄种人.他只能极不甘地把血饮剑递给黄炎.说道:“这把剑.是比我店铺里所有的剑都好.你赢了.只是.它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黄炎接过血饮剑.却不直接回答.反而问道:“大师傅你知道这把剑的來历.”

    那大师傅点点头.答道:“血红一剑兽人寒.这.应该是血饮剑了.尊师可是奥斯卡大将军.”

    黄炎心中暗道:原來这把血饮剑竟然这么出名.看來奥斯卡在帝国的名头确实也不小啊.

    不过.对于大师傅的问題.黄炎只是微笑着摇头.

    “那它怎么会在你的手里.这可是奥斯卡大将军的成名武器.”

    黄炎笑着答道:“我若说.这是他送的.你信吗.”

    “怎么可能.这把剑伴随奥斯卡将军数十载.怎会平白送你.”大师傅满脸的不可置信.若说是买卖.那绝不可能.御前大将军是什么人物.怎会用黄白之物來交换.这黄种人也看不出能拿出什么足以交换的奇珍异宝啊.如果说他杀人夺剑.那就更不可能了.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会把这样的绝世好剑送人呢.这大师傅便是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黄炎说的是真话.

    “那你可以认为我是‘骗來’的.嘿嘿.别管怎么來的.你既然认输.狂鲨剑鞘可以给我了.”黄炎可沒工夫跟他详细解释.还是先拿到实惠再说.

    “你等会.我去给你拿.”大师傅答应的倒是爽快.转身便开门出去了.

    黄炎左右无事.便在房中观察起來.这里是一个标准的铁匠工作间.火炉、风箱、铁墩、水槽.以及大大小小的铁锤等.一应俱全.

    黄炎顺手拿起一把看起來最大的铁锤.掂了掂.还真是不轻呢.不灌注斗气的话.自己好像还真的抡不好这家伙.

    这时.房门再次打开.那大师傅手拿一支剑鞘走了进來.

    “小伙子.怎么.你也想打铁.”若是其他人轮动自己的家伙.这大师傅可沒这么好的脾气.但眼前这个黄种人.无论是他拿來的武器.还是他自身.实在太特别了.

    “嘿嘿.我哪会干这个啊.只是一时无聊.”黄炎有些不好意思地答道.

    “给.这是你应得的.我可找了半天呢.你看看合适不.”

    黄炎接过剑鞘.立时就被吸引了.这支剑鞘并不是特别显眼.反而很朴素.它的外面是一层黑色的皮革包面.应该就是狂鲨皮了.从鞘口看.里面是黑色木材制成.外面还有一个包金的铁制圆扣.应该是为了便于携带用的.

    黄炎依言把血饮剑插进剑鞘中.再拔出.正好合适.

    “大师傅.您真厉害.非常合适.”

    “嘿嘿.天天总跟这些东西打交道.熟能生巧罢了.这支剑鞘.别看不起眼.外面可是狂鲨皮的.里面的木材是黑檀木.只这两种材料.就值一百金币了.还不算做工.”

    “那可要多谢大师傅了.对了.我叫黄炎.您尊姓大名是.”黄炎到此时也知道这大师傅是个爽快的人.便起了结交的心思.

    “别人都叫我重锤.本名已经很少有人提起了.你也这么叫我就行.”

    “哦.重锤大叔.”黄炎行了一礼.又问道:“我听说海上气候恶劣.时常有大风暴和海啸.船只很难行进.那这狂鲨皮是怎么來的呢.”

    “你说的不错.但还是有些人为了生计在海中冒险.其中不乏一些强者.这也是为什么一小块狂鲨皮的价格会居高不下的原因了.深海狂鲨属于七阶魔兽.它的皮做内甲的话也是不错的.”

    “哦.原來是这样啊.”

    “你说以后可能要找我做东西.是什么啊.像血饮剑这样级别的武器我可做不了.咱们事先说好啊.”

    “我明白.您打铁多年.沒有人找您制造过农具吗.”

    “农具做过啊.镰刀、锄头、铁耙、开山镐等.都做过的.”

    “那有沒有做过犁铧.”

    “犁铧是什么东西.”

    “就是播种前翻土用的工具.”

    “那不是锄头吗.”

    “不是的.”黄炎有些着急了.说也说不清.便找了块黑炭.在地上画了一个犁铧的样子.

    “好眼熟啊.又不太一样......”

    “怎么.有人找你做过类似的东西.”黄炎兴奋地问道.

    “前几年.城南外流水村的一个小伙子曾找我做过类似的东西.这人叫什么名字我忘记了.但他要求的比你这个简单.”

    黄炎所画的犁铧.是前世比较先进的双刃犁铧.做成的犁.不仅能更利于挖掘.更利于把土壤拨向两边.同时.还能调节犁地的深浅.自然复杂一些.

    “这几年來.再也沒有人找您做类似的东西了吗.”

    重锤摇了摇头.又问道:“这东西不算难做啊.难道比锄头还好用.”

    “单单是犁铧.肯定不能用的.还需要一些木制品和牲畜來配合.效率可比锄头高多了.”

    “你就找我做这个.不忙的话.我一天做十几个应该沒问題.”

    “其他装备也可能会找您做.但这犁铧.我需要的量很大.一天几十个都不见得够用.您有什么办法吗.”

    “这样啊.那我可以叫我的一个徒弟帮忙.他已经出师.在帝都城外的暮光镇营生.就是运输起來有些麻烦.”

    “这样吧.今天太晚了.明天我过來找您.咱们先做一个样品.达到我的要求后.您再教您那徒弟给我大量制作.帝都我会去的.东西做成后先不用运输.存放好就行.对了.这东西暂时也不要让人看到.可以吗.”

    “好的.沒问題.”

    “现在我去挑免费的那件装备了啊.”黄炎笑道.

    “我陪你去.”重锤觉得和这个小伙子很投缘.而且.以后可能会有一大笔长期买卖呢.

    待黄炎和重锤來到成品展示区.其他客人已经走光.只剩下伊莎贝拉他们了.

    “黄炎.你可算出來了.大家都饿了.”莱昂有些不满.

    “我和重锤大叔谈生意呢.你们都挑好装备了.”黄炎问道.

    “嗯.也就是保尔沒有称手的武器.”

    “怎么回事.”黄炎问道.

    “这些战锤都太轻了.跟我现在用的差不太多.”保尔答道.

    黄炎转身用询问的眼神看着重锤.

    “你用多重的战锤.”重锤问道.

    “怎么也得一百五十斤以上吧.”保尔挠头答道.

    重锤再次吃惊.这伙人都是些什么人啊.黄炎就不说了.连这个大胖子也那么出人意料.自己店里的战锤.最重也才七八十斤.

    “大叔.有办法沒有.”黄炎问道.

    重锤思考了半天.也挣扎了半天.最后.他说道:“你们等我一会儿.”说着.转身又去了内院那边.

    过了片刻.重锤扛着一把“大家伙”回來了.却是一把货真价实的重锤.

    “胖子.过來接一下.看看称手不.”

    保尔赶忙从重锤手中接过那把大家伙.一入手.保尔就兴奋地呼呼抡了起來.黄炎赶忙制止.说道:“行了保尔.家伙怎么样.房间若不是足够大.还不让你拆了啊.”

    保尔看着通身都是铁质的战锤.憨笑到:“这家伙.我喜欢.”

    黄炎刚才见重锤决定拿出这个大家伙时.好似经过了剧烈的思想斗争.必是心爱之物.便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大叔.真的多谢你了.这把战锤多少钱.我们按价买.”

    “小子.说什么呢.我重锤沒多少本事.食言而肥的事还是做不出的.他拿的这个家伙.准确说來并不是战锤.而是我师父赠我打铁用的铁锤.这铁锤通体精铁打造.还融入了多种金属.以提高硬度.用來打铁最是合适.可惜后來我受过内伤.斗气再也无法提高.这铁锤也就永远用不了了.与其放在库里锈掉.不如给你们了.”

    “黄炎.你还少一套穿在外面的皮甲.我看这套镶铁的魔猬甲不错.”伊莎贝拉也觉得不好意思.便想在这店里多花些钱.

    “好啊.就那套了.伙计.打包.”黄炎答道.又对重锤好奇地问道:“大叔.您怎么受的伤.”

    “干买卖.什么样的人都会碰到.过去的事.不提了.”

    黄炎见他不愿意说.便说道:“今天多谢大叔了.”

    “嗨.说那些干啥.我也开了眼界呢.”

    黄炎也不再多说.结账后便跟众人离开了武器铺.

    來重锤铁匠铺这一趟.总共花了足有三千多金币.收获无疑是巨大的.可以说是满载而归了.同样的.压力也是山大的.两个“勤劳的奴仆”.承担了绝大部分的收获.巴恩斯他们几个.在两个奴仆确实是拿无可拿、挂无可挂、背无可背后.这才饶过两人.伊莎贝拉还在一旁“咯咯咯”地幸灾乐祸.对于折磨黄炎.伊莎贝拉好像有着执著的追求.这日子.真是木法过了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