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龙魂 第260章 悉心调*教

时间:2018-04-23作者:犀利大叔

    |纯文字||寂静的深夜.黄炎独自在官道旁的树林中练习着饮血剑法.奥斯卡已经不用亲自再带着黄炎练剑了.黄炎的领悟能力.以及身体的协调性.让奥斯卡再次吃惊.他学习的速度实在太快了.饮血剑法自己仅仅是示范了两三遍.黄炎就能有模有样地施展出來.就好像这套饮血剑法黄炎以前曾熟知.就像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一般.而且.黄炎在剑法中.还能根据自己的情况加上自己的理解施以变化.有些变化.连奥斯卡看了都连连点头.到后來.奥斯卡也加入了对这套剑法更多变化的研究中.

    随后的练习.奥斯卡已经不用再手把手的教黄炎了.更多的是他自己练习.自己体悟.只有黄炎在练习的过程中有了疑问.奥斯卡才会进行解答或者加入研究.

    在与黄炎拆招的过程中.让奥斯卡欣喜的同时.又极为遗憾.自己的徒子徒孙不少.怎么就沒有一个能像黄炎一样呢.黄炎学习这套剑法.很快就能领悟其中的关键.在不失剑法精髓的情况下还能推演出更多的变化.这样的悟性.自己却不能收之为徒.真是一个巨大的缺憾.

    这饮血剑法最是讲究速度.每一招每一式都追求以最简洁、最利落的出剑方式來达到目的.招式间也极其讲究连贯性.一旦施展.就是连绵不绝的连攻.让人防无可防、守无可守.绝不给敌人以喘息之隙.整套剑法以进攻为主.秉承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原则.不动则已.动起來就如倾盆大雨狂泻般.让人无从招架.

    奥斯卡在与黄炎拆招的过程中还发现.以黄炎的机敏.能对于受到的进攻作出极为快速和准确的反应.进攻中不失防守.防守中又暗含攻击的手段.很好地弥补了饮血剑法防守方面的不足.

    这一方面说明黄炎的应变能力极强.有很好的大局观;另一方面也说明.黄炎的身体协调性极好.一些灵敏的动作连奥斯卡都觉得不可思议.真是个天生练武的材料.

    奥斯卡越是近距离观察黄炎.得到的惊喜越多.相应而來的缺憾感越大.这让奥斯卡觉得非常难受.

    黄炎一直以來的战斗.多以身体本能为依赖.除了集体配合的烈焰剑法.再也沒有学过什么招式.如今.能得到传说级前辈亲自指导.自然会投入极大的热情.他学起饮血剑法來.简直不知疲倦.而饮血剑法在黄炎不断的练习中.使用的愈发熟练.

    这一刻.黄炎刚刚把一套三十六路的饮血剑法练习完.忽闻身后有人说道:“咦.黄炎小子.怎么大半夜自己在这里练剑.不对.你小子刚才练的是奥斯卡那老头的饮血剑法.”

    说着.这人便从高高的树上如大鸟般“飞”了下來.黄炎转身一看.此人正是失踪了三天、去寻求斗气突破瓶颈的黑胡子洛克.

    黄炎刚要应答.洛克又瞪大了双眼盯着黄炎手中的剑.不敢置信地连连咂舌:“啧啧啧.奥斯卡那个老怪物的宝贝血饮剑怎么也在你的手上.你小子给他灌了什么迷汤.”

    黄炎哑然失笑.说道:“奥斯卡前辈高义.血饮剑和饮血剑法都是前辈赠与在下的.”

    “哎呀呀.那老东西还真是舍得下本钱呢.來來來.我看看你小子练得怎么样了.”说着.洛克也不等黄炎回答.举起手中的虎头杖迎头砸去.

    黄炎慌忙举剑招架.一声闷响.灌注了六阶火锻金斗气的血饮剑依然无法砍断铁檀木制的虎头杖.

    洛克知道黄炎的斗气最高只有六阶.所以也是使出与他大致相当的土属性斗气.而这一次的碰撞.火锻金斗气再无建树.杖身上连一点痕迹也沒有.

    “咦.反应不慢吗.再來.”洛克嘴上说着.可手上丝毫沒有停顿.一时间.土黄色的杖影飞舞.交织成网.向黄炎罩了过去.

    上來的突袭.和接踵而至的杖影.使得黄炎极为被动.立时就落入了后手.好在他反应机敏.身体灵活.见招拆招.勉强抵御住了漫天的杖影.

    黄炎刚刚适应这漫天杖影.准备寻机反击.突然间.洛克的招式一变.眼花缭乱的杖影沒有了.每一杖都势大力沉.招式也由纷乱繁杂变得清晰而简洁.然而.清晰而简洁的攻击方式大开大合.化繁为简.而攻击性却更加强劲、更加有效.黄炎几次险些被杖身扫中.只能依靠灵敏的身手避过.饮血剑法莫说还击.连使用都是不能.

    洛克的招式简单、直接.变化却更快.每每招式未老即换招.弄得黄炎穷于应付.疲于奔命.盏茶时间.黑暗的林中.两道身影伴随着淡淡的土黄色光芒和强烈的紫金色光芒兔起鹘落.以极大的速度不停地辗转挪移.掌控紫金色光芒的身影.经常出乎意料的上跳下跃.而土黄色身影则步步紧逼.

    黄炎越來越吃力.每次剑与杖的交锋.都震得黄炎虎口发涨;每一次的跳跃闪躲.都是差之毫厘.险而又险.

    忽然间.洛克的招式再次一变.凌厉的攻击沒有了.取而代之的又是漫天杖影.不过.这一次的杖影却不是进攻.而是防御.纷乱的杖影再次交织成网.护住周身.形成一个有如实质的保护层.

    “來吧小子.该你了.”洛克用挑衅的语气说道.

    黄炎刚刚一个侧滚翻.起身后见到这样的情况.知道洛克是让自己进攻.想到刚才几乎无还手之力.再听到他刺耳的挑衅.心中怒火渐炽.也不答话.黄炎起手使出饮血剑法.扑向了那层杖影交织的防护网.

    不得不说.奥斯卡传授的这套饮血剑法真的很适合黄炎.剑招凌厉.强调进攻.对身形步法要求很高.就好似专门为黄炎量身打造一般.

    黄炎实际作战经验也算丰富.即便是漫天杖影中也能在电光火石间找到缝隙.他以身引剑.迅捷地见隙插针.专找杖影的破绽攻击.一时间.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黄炎围绕着交叉错落的杖影.忽而以身为柄.忽而身影又轻如猿鸟.而紫金色光芒飘忽不定.不断吞吐.灵动异常.

    仅仅几招过來.杖影中的洛克已经有些吃惊了.这小子这套饮血剑法才练几天啊.貌似已经达到了身与剑合的境界.行剑最是讲究身与剑合、剑与神合.假以时日.黄炎练习时间再长一些.达到剑与神合的境界也是指日可待.

    此时洛克好奇心起.也不再一味防御.偶尔寻得黄炎身形的破绽进行反击.但黄炎的反应实在迅速.招式也不用满.很快就弥补回來.并再次进攻.他攻防之间.越來越游刃有余;跳跃承接间.更是霜锋血刃.飞舞满空.

    如此喂招.黄炎越打越兴奋.剑法应用越來越纯熟.而洛克越打越吃惊.这个黄种小子的领悟能力实在太强了.一套饮血剑法.虽沒有完全悟得精髓.却已然不远.

    黄炎在这个过程中.体会越來越多.而且能在战斗中.随机相应衍生出更多的招式变化.不断丰富着饮血剑法的内涵.

    待得黄炎使完三十六路饮血剑法.林中不远处.突然传來一阵爽朗的大笑:“哈哈哈哈.老东西.怎么样.我的饮血剑法这小子用着还不错吧.”

    两人停止拆招.抬头望去.却见满脸笑意的奥斯卡几个纵跃间便來到了跟前.

    “切.下九流的饮血剑法你也好意思说出來卖弄.自己都改用菜刀了还去教别人用剑..”洛克不屑地说道.

    “你的狗屁虎贲杖法才是下九流.我用刀是因为我博学.什么武器拿过來就能用.”

    “是是是.你博学多才.可惜就是无法专精.”

    “你呢.你一心一意.却无法突破.”

    “我沒办法突破只是暂时的.你学而不精.学也白学.”

    “我这叫海纳百川.融会贯通只是迟早的事.你一根筋死钻牛角尖.自然无法突破.”

    “废话少说.让我來会一会你的‘海纳百川’.”洛克听了这话.加上自己这几天仍是无法找到突破的门径.以为奥斯卡在嘲笑.不禁大怒.

    “难道我还怕了你这‘一根筋’吗..”

    说这.两人身形骤变.气息几乎同时鼓荡.周围的落叶尘土四处飞扬.两道身影也瞬间聚合.竟然在林中交起手來.

    黄炎在一旁一边苦笑一边赶忙后退.这两个老怪物.怎么才几句话.就从言语攻击转为实战了......

    强烈的气劲在空气中碰撞.如寒风般凛冽.迫得黄炎连连后退.直到远离两人足有二十丈开外.黄炎感受到的无形压迫这才小了些.

    黄炎也知道.近距旁观两个传说级的拼斗.千载难逢.便迅速跳上一棵大树.细细观察起來.

    冬日林中树叶凋零.黄炎在高高的树上.观察几乎毫无阻碍.而夜视的能力也使得他能够在漆黑的夜晚.洞察秋毫.

    可是.两人的身形实在太快了.即便黄炎目不转睛.对于两人的动作.还是无法全部捕捉其中的细节关键.不一会.黄炎就发现.每每刚刚琢磨出洛克为何如此进攻.奥斯卡为何如此防御.两人又对拆了好几招.自己竟然來不及观察了.无奈之下.黄炎只得观看.但绝不进行思考.并强迫自己把两人的身法、手段铭刻在脑海中.他可不想再错过这么精彩的对战了.

    ***********还行不行了.调*教也被河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