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龙魂 第127章 故事

时间:2018-04-23作者:犀利大叔

    ”>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kn./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黄炎讲完牛郎织女的故事,情不自禁又喃喃念起了这首宋朝秦观的《鹊桥仙》,思绪却不知飞到了何处。

    而伊莎贝拉早已恬静入梦,眼角尤挂晶莹的泪珠。不知是天气过于寒冷所致还是为凄美的爱情故事所流。

    大风在天快亮时终于弱了些,可鹅毛般的大雪依旧纷纷攘攘飘落下来。黄炎结束了这个周天的斗气修炼后,睁开了双眼,见天气虽然更加寒冷,但有利于隐匿踪迹逃跑,心中不禁暗喜。

    他把众人都叫了起来,草草吃了些黑稞饼便又徒步开始向北逃亡。风力虽然弱些,但仍是顶风,用滑雪板反而更加吃力。

    现在食物即使节约些用,也只够不到两天的用度了,黄炎不禁有些发愁。这两天风雪交加,寒冷的天气使得森林中的动物们都隐匿了起来,一路之上连小动物在雪地上行走过的痕迹也找不到,再这样下去可怎么成?

    沿途黄炎都在细心找寻动物的踪迹,可行进了半日,仍是一无所获,他不禁有些气馁。可现在不知道兽人追到哪里了,只能先远离这边,向北继续进发,食物的问题,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而兽人大营中,穆斯法克听到传令兵的报告后,也是大为光火。大雪掩盖了痕迹,追踪的狼骑遇到难题,若就这么轻易放跑了伊莎贝拉,不仅泰格大帅那里说不过去,陛下的怒火更不是自己所能承受的!而且,已经接到陛下从兽都发来的命令,要不惜一切代价活捉伊莎贝拉!

    现在既然已经确定伊莎贝拉等人就在魔兽之森中,穆斯法克便把各路关卡的人员撤回一半,连同自己的部队,全力投入到魔兽之森的围剿中。之所以关卡上仍留有部队,却是为了防止伊莎贝拉等人溜出森林,反而从隔离带返回烈焰帝国。如此,魔兽之森中,围剿伊莎贝拉等五十一人的兽人部队暴涨到了两千余人!

    而黄炎等人浑然不知,艰难步行又行进了一天。从开始逃跑到现在,已经过去两天多的时间了,现在风势已经大为减弱,但是大雪依旧没有停止下来的迹象。众人又绑上了滑雪板,开始向北滑行。看着行囊中所剩无几的食物,黄炎一筹莫展。

    黄炎正在发愁,身后的伊莎贝拉突然兴奋地喊道:“那边好像有山!黄炎,咱们去山那边吧!”

    黄炎抬头一看,伊莎贝拉所指的山,在正北边,虽然眼睛依稀能看到,但距离遥远,若走过去到山脚下,少说也得一天的路程!他心中苦笑:这个公主殿下,光想着玩滑雪了,一点也不知道发愁。。。。。。不过,山那边如果能找个山洞之类的场所来藏身,也是个不错的办法。

    “好吧,咱们就向山那边走,大家加把劲!”黄炎大声鼓励着,率先向北边的大山划去。

    直到傍晚时分,那伊莎贝拉所指的大山看起来依旧很遥远。黄炎见天色渐黑,便在一个避风的小雪坡旁驻扎,准备休息一晚明日再继续前行。现在已经连续走了两天多,依旧没有被兽人发现,黄炎估计已经成功摆脱了他们的追踪,便让众人找寻干柴升起篝火。而他自己则到四处寻觅动物的痕迹,一面查看周围有无危险,一面又希望能找到些动物好解决食物的问题。今天这顿黑稞饼,可是最后一点余粮了。

    黄炎四处寻觅,终于,在雪地上看到一个个动物的脚印。那小脚印呈梅花状,再仔细观察痕迹,发现那脚印早就留下,动物早就向西早而去。

    黄炎有心沿着那梅花印记追踪,但天色渐黑,只得作罢。回过头来再仔细看看雪地上杂乱的梅花脚印,黄炎心中不禁暗自奇怪。那些脚印在一棵树旁尤其多些,而脚印多的地方,那雪好像被翻动过。带着强烈的好奇心,黄炎用短剑拨开积雪,发现雪下被冻得坚硬的土地也有翻动过的痕迹,心中更是奇怪。他又用短剑刨开冻土,一看之下,心中大喜!

    原来,土下面埋着四只肥硕的山鸡,而那些山鸡的脖子上都有被动物咬过的痕迹。通过前世的常识,黄炎知道,这些山鸡是一些犬科类动物,为过冬而早早储存的“冬粮”!在食物丰盛的时期,犬科类动物经常会把捕猎到的多余的猎物埋在土中,到冬季猎物稀少时再取出食用。

    这四只山鸡埋在冻土中,没有腐蚀变质,虽然是杯水车薪,但对于现在食物殆尽的情况来说,总好过没有。

    黄炎把四只山鸡全部取出,兴冲冲地就回到了众人安营的地方。大家一看黄炎竟然带回了“肉”,均感诧异,在这样的冰雪天气,黄炎能找来四只山鸡,他们都大喜过望,随身带的肉干早就吃完,现在又有肉吃了!

    两只山鸡在篝火上不断地翻滚,肉香味使得周围这一大群人馋涎欲滴。就连伊莎贝拉也毫不掩饰自己对肉的渴望,眼巴巴地盯着黄炎手上的烤鸡,恨不得立时就咬一口,那黑稞饼她可是吃够了!

    黄炎只烤了两只,另外两只留到明天再说。在没有找到新的食物前,必须节省。

    晚上睡觉前,伊莎贝拉竟然又磨着黄炎讲故事:“黄炎,昨晚你那故事真是凄美,最后你念什么‘便胜却人间无数’和‘又岂在朝朝暮暮’,是什么意思?”

    “哦,前面那句说的是,牛郎和织女虽然每年只能见一次面,却远远胜过人世间那些虽然长相厮守却貌合神离的夫妻;后面那句说的是,牛郎和织女互相致以深情慰勉,只要两情至死不渝,又何必贪求卿卿我我的朝欢暮乐。”黄炎一脸憧憬地解释着。

    “说的真好!黄炎,这也是你想出来的吗?”伊莎贝拉崇拜地问道。

    黄炎脸皮再厚,却也不敢把这惊天大作揽到自己的名下,便笑着说道:“这是我们村里的一个老先生写的,他已经过世了。”

    “真是可惜,能写出这样文章的人,必定是个大才,可惜无缘得见。”伊莎贝拉遗憾地说道。

    黄炎心中暗笑:你还是不要见他为好,要不我穿帮了。。。。。。

    “黄炎,再给我讲一个好听的故事吧。”伊莎贝拉恳求道。

    “好吧,这次讲的是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黄炎无奈之下,只得又翻出了前世这个经典的爱情篇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