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龙魂 第七十五章 人与兽(一)

时间:2018-04-23作者:犀利大叔

    ”>

    所有奴隶都站了起来,目送着黄炎和贝拉克,纷纷喊道:“加油黄炎!加油大叔!一定要活着出来!”

    黄炎回头看了他们一眼,露出了淡定的微笑。||转过身,紧紧地盯着冰冷的闸门,等待着宿命的开启。

    天空阴沉沉的,狂风凛冽,预示着一场更大的暴风雪即将到来。可阴沉的天空和寒冷的天气并不能阻止看台上兽人们的热情,他们时而发出惊叹声,时而热烈地鼓掌,时而疯狂地挥舞着手臂欢呼着。。。。。。几乎所有人都被场中血腥的比赛感染得不能自已。

    场中角落的地上,已经躺倒了三个人,确切地说是两具尸体和一个受伤的人。受伤的正是贝拉克,他被一锤击断腿骨,再也站不起来了。他身旁站着两个人,轮番击打着已经血肉模糊的贝拉克。而黄炎,也被抓获,两只胳膊分别被对方的两个人架着。黄炎抬着头,眼中射出愤怒的目光,高呼道:“不~~!杀了我们!”

    自从黄炎和贝拉克进入场中,发现对方冲出来六个人时,黄炎就知道,这局的比赛,凶多吉少了。看来对方的奴隶主把宝都压在随机抽签的后两局上了,第一局是故意示弱,迷惑巴尔,难怪赢得那么轻松。而且,好像他还压中了,第二局三暴熊对四人,这局六人对两人。

    两人分开的话被对方六人各个击破的几率太大,黄炎只得和贝拉克并肩背靠墙壁与对方战斗,真的是负隅顽抗了。黄炎也射出了所有的箭支,可对方三个剑盾士没费多大力气便把它们全部拦截,并冲上来把他们包围。

    两人奋力搏杀,杀掉对方一个四阶斗气的剑盾士和一个五阶斗气的斗士,却最终不敌。贝拉克被对方的大锤击中腿部骨折,黄炎几次三番奋力保护他,却也被击飞短剑而俘获。

    对方有几人想直接杀了黄炎和贝拉克两人,却被那个拿大锤的大汉制止。他面目狰狞地说道:“直接杀死太便宜他们了,给我好好地‘伺候’他们一番!”说着,他又来到黄炎身前,照着黄炎的两肋就是两拳,砰砰作响。黄炎的腹部顿时如翻江倒海般,一口鲜血从嘴中喷了出来。

    那大汉狞笑着,恶狠狠地说道:“黄皮猴子,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中指男’吧,听说你很厉害啊,杀了我们不少同伴。这次,我让你求死都难!”他转过身,一指蜷缩在地上的贝拉克,接着说道:“你很想救这个老东西?哼!我就是要让你眼睁睁地看着我们怎么玩弄死他!他,就是你的榜样!”

    无论黄炎怎么呼喊,那两人根本不为所动,拳**加施展在贝拉克身上。贝拉克挣扎着,躬身拖着断腿想爬离这个“风暴”的中心,那两人慢慢地跟着,还不时地挥舞着手臂,调动着看台上嗜血兽人的热情。兽人们兽血沸腾,群情激昂,热烈地鼓着掌,声嘶力竭地欢呼着,疯狂地叫骂着。他们实在太喜欢这样的场面了!

    其中一个人狂笑着,突然快跑两步,追上贝拉克,飞起一脚,踢中他的肋部。贝拉克闷哼一声,整个人被踢得飞了起来,口中吐出一大口鲜血,血雨在空中挥洒,人也仰面摔倒在地上。

    看台上又传来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那个拿锤的大汉走了过去,一边拖着大锤,一边继续抬手煽动着看台上兽人们的热情。此时的贝拉克,连喊叫的声音都发不出了,浑身是血,惊恐地看着那个拿锤的大汉,双手勉强撑着地,拖着身体拼命往后蹭着,只想远离这个残暴的大汉。

    大汉戏谑地看着贝拉克,说到:“还想跑?我叫你跑!”说着,便抡起大锤,狠狠地砸在贝拉克没受伤腿的膝盖上。

    一声脆响,贝拉克惨叫一声,膝盖骨碎裂,人疼得也昏了过去。

    “住手!杀了我们!杀了我们!”黄炎看得目眦尽裂,挣扎着,高声大喊道。

    架着他的一个人一拳捣在黄炎的腹部,喝道:“老实点!想死,没那么容易!”

    那个拿锤大汉狞笑道:“哼!好戏才开始呢!怎么能那么轻易让你们死!”说着,和另一人继续对贝拉克拳打脚踢起来。

    “装死吗?哼!”说着,他见贝拉克昏迷不醒,便抡起大锤又砸向他的左手。一锤下去,贝拉克的手掌深深地陷入泥土中。。。。。。

    一声惨叫,贝拉克醒了过来,毕竟十指连心。两人见他醒来,又开始了疯狂的残虐。两人把贝拉克的四肢分别砸碎,便丢掉武器,或拳或脚,或抛或丢,肆意狂虐着他的身躯。

    而观众席上,一幕幕的血腥场面把兽人们刺激得如痴如醉,配合着那两人对贝拉克的每一次攻击,他们便爆发出一次欢呼声。

    黄炎不忍再看,低下头来,闭上眼睛,而熊熊的怒火“燃烧”着整个胸膛!他默默地运行着斗气,天地灵气仿佛响应他的愤怒般,疯狂地涌入丹田。狂乱的灵气在经脉内四处冲撞着,顺着经脉疯狂奔涌,直到冲进丹田,在经过丹田心火的淬炼后迅速转化为火斗气。而火斗气遇到金属性的斗气便疯狂地“焚烧”起来。此刻,黄炎的体内,竟然在猛烈地做着“火锻金”的修炼!

    受黄炎情绪的感染,火斗气如奔流不息的河水般卷向金斗气,一旦被金属性斗气吞噬,马上又有新的火属性斗气补充进来,完全没有停止的迹象。

    黄炎的怒火在燃烧,体内的火斗气也在不断地“销锻”着金斗气。而金斗气被持续疯狂扑来的火斗气“销锻”得越发的凝实,越发的精纯。

    体内巨大的疼痛使得黄炎浑身冒汗,从来没有过这么大量的火斗气对金斗气持续的“销锻”,也使得他痛苦难当。黄炎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全身上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体内的怒火仿佛是火山爆发的前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