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龙魂 第六十五章 公主殿下

时间:2018-04-23作者:犀利大叔

    ”>

    连续三天的暴风雪终于停了,整个世界银装素裹,白茫茫的一片。||弯弯的树枝在微微晃悠着,仿佛在向人们诉说三天来它承受的压力之重。太阳刚刚升起,可是它能发出的热量,根本无法驱散雪后的严寒,而整个车队在这时也开始忙碌起来。

    地上的积雪已经深没小腿, “仁慈”的巴尔老爷哪管这些,一大早便命令众人开始收拾行装准备上路,他对于兽都大竞技已经迫不及待了。

    直到日头斜斜高挂,整支车队才收拾完毕,开始漫漫旅途。厚厚的积雪极大地影响了车队的行进速度,好在官道上已有人行进过,两道车轮印长长地向远方延伸。奴隶们换上了项圈,并连成一串,开始了他们的训练。一切又回到了几天前的模样,只是地上多了厚厚的雪。

    “嘿,头儿,听说这次兽都建国大典各国都派了使臣前来朝贺,是真的吗?”正在看守黄炎等奴隶训练的一个狼骑兵与他们的小队长闲聊着。

    “那是当然,如今咱们比尔帝国声威远播,而且今年是建国200周年大典,那些大大小小的国家都会派人前来观礼朝贺的。”骑在苍狼之上的小队长说到这里,不由得一脸的荣光:“咱们比尔帝国在当今比尔大帝五世的带领下,兵力鼎盛,哪个国家敢不给咱们面子!就连那烈焰帝国听说也派人来呢。”

    “是吗?队长您真是学识广博,什么都知道啊。可那烈焰帝国一向与咱们作对,这次怎么也会派人来?”狼骑兵拍着小队长的马屁好奇地问道。

    “哼!他们派人来,无非是又来抗议什么边境摩擦的,又不是第一次了。若不是顾忌烈焰帝国兵力不弱,且城坚器利,早就灭了他们了!”小队长继续卖弄着他的“学识”。

    在一旁做力量训练的黄炎一开始还竖起耳朵听,可转念一想:“现在自己一个竞技奴隶,关心这些所谓的‘军国大事’有什么用呢!?”摇摇头,自嘲地一笑,便专心做训练去了。

    车队又行进了一周的时间,距离兽都更近了,路上遇到的人越来越多,四面八方的人都在往兽都汇聚。途中也遇到几支庞大的车队,车队旌旗招展,前面由少量兽人军队开路,后面跟着为数一两千的人类部队在护卫着数十辆豪华箱车和货车,这些,应该是某国的使节团。奴隶们几次被迫停止训练站在一边,让大队人马通过。因为人数众多,等待整支车队通过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到后来,黄炎干脆把奴隶们带到路边一旁,不顾这些人鄙夷的目光,继续着训练。时间,对于他们来说,太宝贵了。

    这一周内,黄炎晚上也在继续着火“锻”金的斗气修炼,自己的金属性斗气愈发的凝实,愈发的精纯,而斗气的金色光芒中,紫色也愈发的浓郁。虽然在“销锻”的过程中也更加的痛苦,可黄炎还是为这些改变而欣喜,也更加坚定了“火锻金”的决心。

    这一日,黄炎继续带领着奴隶们在前方训练,突闻后面一阵喧闹声。原来是一小队身穿亮甲的狼骑军士从后面赶来,并高声喝道:“迎接国宾的接引使在此公干,闲杂人等速速回避!若有延迟,定斩不饶!”

    看守奴隶们的狼骑护卫一看,无奈,只得带着奴隶们来到路边,这样的事情已经碰见好几次了。

    后面整支国宾的队伍浩浩荡荡,占满了官道。骑着高头大马、手持长枪、身着全副铠甲的骑士高举旗帜在前开路,飘扬的旌旗上,赫然斗大的一个“烈”字,竟然是烈焰帝国的使节团。后面同样是一大队全副铠甲的剑盾士,之后有几辆豪华的箱车,往后延伸的部队一眼望不到尽头。

    看到是祖国的队伍,巴恩斯等人的眼中不禁湿润了,站在那里呆呆地望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支奴隶队伍中,除了莱迪克和精灵契亚等人,大部分都来自烈焰帝国。黄炎对于这个“祖国”没有太多的感情,对于烈焰帝国也没有什么归宿感。他也知道,即使是“祖国”的使节团,对于他们奴隶的身份,并不能改变什么,毕竟是在比尔帝国的境内。他走到巴恩斯等人的身边,拍了拍巴恩斯,说道:“别看了,咱们在路边继续训练吧。”

    巴恩斯转头看了看黄炎,沮丧地点了点头。他明白黄炎的意思,现在自己已经不是帝**人了,只是一个卑贱的竞技奴隶,祖国的这些人,并不能帮他改变身份。

    官道的路边,好在比较平坦,黄炎带着众人在这里训练,等待使节团过去后,巴尔的车队从后面赶上来。

    使节团的队伍在经过奴隶们训练的地方时,这些“祖国”的军士们都忍不住指指点点,哈哈大笑,有人竟然吹着口哨嘲笑他们。在他们看来,漫长的旅途中,这些奴隶们的训练动作简直是一场滑稽表演。

    巴恩斯等人羞愤交加,训练几乎继续不下去。黄炎见到这种情况,暂停了训练,对众人说道:“让他们笑去吧,命是咱们自己的,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众人这才安心训练,可来自“祖国”的嘲笑声,却如一把尖刀一样深深地刻在了他们的心头。

    “侍卫官,外面因何事喧闹?”从使节团的豪华四骑箱车中,传来一个有如莺啼般的声音。

    侍卫官慌忙下马躬身回到:“启禀公主殿下,是军士们看到那些奴隶动作滑稽,忍不住笑闹起来,还望公主恕罪。下官这就命各将官好生约束手下。”说罢,侍卫官就命人传达命令。

    “不许喧哗!惊扰了公主殿下,你们都不想活了吗!”烈焰帝国使节团的将官们强忍着笑意在维持着部队的秩序,笑闹声这才逐渐平息。

    “奴隶?什么奴隶这么好笑?”豪华箱车内再次传来莺啼声。

    “回公主殿下,就是路东边的那些奴隶。”侍卫官连忙回道。

    车上锦帘缓缓拉开,露出一副倾国倾城的容颜。豆蔻年华,棕色长发披肩,略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冰肌莹彻,细润如脂。点点樱桃小嘴,一颦一笑,惹人怜爱。而一双水蓝秀目顾盼神飞,向窗外好奇地张望着。

    “咯咯咯。。。。。。真好玩,竟然还有矮人和精灵!这些奴隶穿成一串在玩什么呢?怎么跟我在宫中养的小魔兔一样,在那一蹦一蹦的?”那公主一边看着奴隶们,一边抬起玉手掩嘴笑问道。

    “回殿下话,下官也不知晓。”

    “把他们带过来,我问问他们。”好奇是女人的天性,即使公主也不例外。

    “公主殿下,万万不可!您身份尊荣,怎么能和这些奴隶对话!”侍卫官慌忙阻止。

    “不!我就是要问问他们!”公主很倔强。

    “公主殿下,万万不可啊。。。。”

    “怎么,你敢抗命吗?!还不快去!”公主微怒,打断了侍卫官的话。

    侍卫官不敢领命,一边唯唯诺诺应付着,一边慌忙向后面的箱车招手。不多时,从后面的箱车上下来一人,年龄大概50多岁,一脸正气,眼中精光闪现。

    那人走路看似不徐不疾,却很快就来到公主箱车旁,看了一眼正在擦汗的侍卫官,微微一笑,对着箱车内躬身问道:“尊敬的伊莎贝拉公主殿下,因何事不快?”

    “雷蒙伯爵,你来的正好,我要叫那些奴隶过来问话,可侍卫官竟敢不尊我的命令,哼!”公主在车中气呼呼地说道。

    雷蒙伯爵听罢,不禁暗松口气。自从哈里斯陛下准许任性的公主随使节团前来观礼起,作为这次出使比尔帝国的外交官,雷蒙伯爵一直在提心吊胆中渡过。哈里斯陛下只有一双儿女,聪慧的小公主更是被陛下视若掌上明珠。公主的任性是出了名的,这次不知道她用了什么办法,竟然说服了陛下随队前来。可怜的雷蒙伯爵一路上又要操心公主旅途的不适,又要担心公主的安危。而且公主时常会下达一些古怪精灵的命令,弄得他焦头烂额,相对之前的命令,这道命令简直就是家常菜。

    “尊敬的公主殿下,那些奴隶身份卑贱,您可是代表烈焰帝国出使比尔帝国,一举一动都关乎国体,您也不希望兽人们看咱们的笑话吧?要不这样,我派人代您去问问,回来再向您禀告,您看如何?”雷蒙伯爵小心翼翼地问道。

    “真啰嗦,我是不会给父王丢脸的!你既然这么说,那就快去吧。”伊莎贝拉眉头轻蹙,略有不快地说道。

    雷蒙伯爵转身对侍卫官说道:“莱昂子爵,还不快去?”

    侍卫官莱昂赶忙跑到正在做训练的黄炎等人跟前,挺着胸脯,高声问道:“你们这些卑贱的奴隶在玩什么呢?”

    众奴隶停下来,愤怒地看着这个侍卫官,看着这个来自“祖国”的官员。黄炎抬头看着这个高大威武、一脸傲气的侍卫官,缓缓说道:“回尊贵的官老爷话,我们正在‘玩命’呢。”

    “玩命?玩什么命?”莱昂子爵一转头,看见众人戏谑的目光,怒喝道:“好你个贱胚子,竟敢戏弄本官!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黄炎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也不多言,带领众奴隶又开始做起了训练。这是比尔帝国的境内,也不用怕他会怎么样。

    那莱昂子爵气得浑身发颤,自己在烈焰帝国,位居显赫,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无视和奚落,更何况是一群奴隶!

    他手握剑柄,正要发作,一旁的狼骑小队长忙过来解围,说道:“他们是竞技奴隶,在做训练呢,过几天就要在兽都参加大竞技了。说玩命的话,也不为过。”小队长怕他们起冲突,要是有所损伤,巴尔老爷那里可说不过去,赶忙过来解释。

    “哦,我说怎么天不怕地不怕的,原来是一群要死的死鬼啊!本官不和你们这帮死鬼一般见识,哼!”莱昂子爵悻悻地说完,收起已经拔出剑鞘一半的大剑,转头便回去复命。

    他来到豪华箱车前,躬身说道:“回公主殿下,那群卑贱的奴隶是一些竞技奴隶,正在做训练,为兽都大竞技做准备呢。”

    “啊?竟然是竞技奴隶,还以为在玩什么游戏呢。他们真可怜。”那公主一双秀目不禁黯然。她虽然年纪不大,今年才15岁,却也知道竞技奴隶的悲惨命运。

    “莱昂子爵,去弄些吃的给他们,咱们这就上路吧,真没意思。”伊莎贝拉公主说着,就把锦帘放了下来。

    莱昂子爵正待说些什么,雷蒙伯爵一把拉住他,对他摇了摇头。那莱昂子爵才不甘地躬身说道:“遵命,尊贵的公主殿下。”

    他叫侍卫去包了些吃的,提着就到了黄炎等人的跟前,高声说道:“你们这些贱胚子,不知道前世修得什么福,这是烈焰帝国公主殿下恩赐给你们的食物,哼!”说完,把那包吃的恶狠狠地摔到了地上,然后转身便走。

    “公主殿下?”黄炎站起身,疑惑地看着那辆缓缓行进的最为豪华的箱车,不禁呆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