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龙魂 第五十六章 选拔赛(二)

时间:2018-04-23作者:犀利大叔

    ”>

    眼前这个剑斗士气息悠长,攻防有度,剑上土黄色光芒的斗气也没有消退的迹象,黄炎偶尔反击,都被他灌注斗气的盾牌挡住,反而被震得虎口生疼。/.kn./

    一转念,黄炎闪过当头长剑,一个侧翻,左手一抄泥沙,半蹲起身后抬手就扔。那剑盾士早有防备,见黄炎抬手向他扔来,举盾护住头部,心想:还来这招!

    谁知黄炎竟然是个骗招,在他护住头部,无法观察时,一个前滚翻来到剑盾士侧下方,右手短剑挥出。只听得“啊”地一声惨叫,那剑盾士右小腿被黄炎生生砍了下来,整个人摔倒在地,长剑、盾牌脱手,双手抱住右腿,不停地翻滚着、惨叫着,鲜血从腿部汩汩冒出。

    黄炎见他已经丧失战斗力,也不再浪费时间,转身就去支援巴恩斯等人。

    巴恩斯等人现在也是陷入苦战。虽然对方有一人左肩膀受伤,可并不十分影响攻击,毕竟没有伤到要害。而且几个人斗气渐渐不支,完全依靠烈焰剑技和娴熟的配合才勉强保持不败。

    黄炎冲过来,和巴恩斯使个眼色。巴恩斯心领神会,两人夹击肩膀受伤的剑盾士。莱迪克和保尔见黄炎上来,知道他已经解决那两人,精神为之一振,士气高涨,攻势也增加不少。两人把各自的对手都分隔开,切断对方与受伤剑盾士的配合,给黄炎和巴恩斯全力攻击创造机会。

    巴恩斯在正面主攻,黄炎在侧后方骚扰,那剑盾士难以抵挡。他举剑招架巴恩斯攻击时,被黄炎的短剑猛地插入他右侧肋下,惨叫一声,又被巴恩斯另一把大剑刺中胸口,再也叫不出声来。

    剩下的剑盾士和斗士见战况危机,也强行聚集在一起,两人背靠背,做着负隅顽抗。

    黄炎、巴恩斯和莱迪克、保尔合兵一处,把两人围在了中间。可那两人面临生死关头,反而激励出了斗志,黄炎四人的进攻一时无法奏效。

    “分隔他们!”黄炎大喊着,对着其中的剑盾士举剑就刺。保尔也在在另一面抡起大锤就砸。莱迪克会意,高举盾牌就向两人中间冲去。“嘭”地一声,那两人虽然分别防备住了黄炎和保尔的进攻,却被莱迪克撞开。巴恩斯见机挥舞着两把大剑直取其中的斗士。那斗士被莱迪克冲撞,脚步踉跄,如何能抵挡得住,身上先后被巴恩斯两把大剑刺入,转瞬便瘫倒在地上。

    之后的战斗毫无悬念,四人合力把剩下的剑盾士绞杀。

    没有理会看台上的喧嚣,四人喘息着,都为今天的战斗感到后怕。若不是黄炎奋力搏杀了那法师,过来支援及时,巴恩斯三人必死,而剩下黄炎一人的话,也必败。正在四人暗自庆幸时,那边传来凄厉的呼喊声:“给我一个痛快!”

    莱迪克也不多言,提起长剑来到断腿剑盾士身边,高高抡起就把那人脑袋给砍了下来,结束了他无边的痛苦。

    在黄炎下场时,依旧是一片嘘声,还有此起彼伏的谩骂声。连续两次无耻地用泥沙迷人眼睛,比上次出场时使用的招数更加无赖,使得兽人们简直难以忍受。在黄炎快进入通道的那一刻,伴随着不堪入耳的怒骂声,杂物纷纷扔到了黄炎头上。黄炎站定,冷冷地看着看台上疯狂的兽人们,高高地竖起了中指。那表情就好像那些杂物是烟花,那些叫骂声是鞭炮声,他在绚丽的烟花焰火中享受美景一样。

    回到休息室后,众人看见黄炎的样子都吓了一跳,身上挂满杂物不说,浑身是血。黄炎向他们点点头,说道:“我没事。”

    亨克里进来给四人检查,巴恩斯头部有点肿胀,黄炎有点轻微的烧伤,保尔他俩没什么问题。亨克里简单的治疗了一下,也都好了,小狐狸萨满的治疗术还是不错的。

    这时,巴尔大笑着走了进来:“好,黄炎你们四个干得漂亮,巴斯利竟然还有一个五阶法师,这应该是他的主力,看他接下来怎么跟我斗!哈哈!”转过身,巴尔又对守卫说道:“去牵两只剑齿虎放进竞技场笼子里去,咱们这次抽到了2剑齿虎。”

    众人一听,不禁长出口气,上剑齿虎的话,大家都少了一次上场的机会,也减少了受伤或死亡的几率。

    黄炎安静地坐在角落里,回想着刚才的战斗:也难怪兽人们不齿自己的战斗方法,实力还是不够啊。一定要变得更加强大,那些机智,真对上实力强劲的对手,肯定没用。他不在乎看台上兽人们的谩骂,对于这些没有人性的兽人来说,黄炎完全可以把他们忽略掉。但是,对于自身的提高,必须加强。

    想到这里,黄炎盘膝坐好,开始了斗气修炼。从这一刻起,他要利用每一分每一秒来不断地提高自己。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天才,只不过有点小聪明罢了,必须要比别人更加努力才行。

    竞技场里的喧闹声,休息室里奴隶们的窃窃私语声,这一刻,黄炎好像完全没有听到了一样,进入了忘我境界。斗气在体内冲刷着经脉,一遍又一遍,经脉不断地扩张着,那四阶的瓶颈仿佛纸张,一点就破,可一时又找不到突破的路径。

    直到巴尔进来开始下达命令,黄炎才从修炼中醒来。

    “六人,契亚,贝拉克,还有你们四个,咱们这次是六人,必须要拿下这场!”巴尔严厉地下着命令。刚才他又损失了两只剑齿虎,好几百金币呢,难怪脸色不好看。

    黄炎抬头和契亚的目光相对,鼓励地点了点头,轻声说到:“契亚,为了心中的希望。”

    契亚凝视着黄炎,缓缓地点了点头,拿起武器便转身到了闸门口。

    黄炎也不再多言,继续开始了斗气的修炼。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嘈杂的声音使得黄炎从修炼中醒来。

    “亨克里,快来!”有人大喊着。

    两个竞技奴隶搀着贝拉克从通道里进来,契亚在后面一脸沮丧地喃喃念道:“贝拉克大叔,都怪我。。。。。。”

    几人把贝拉克搀扶到中间,放倒在长凳上。

    黄炎起来一看,那贝拉克大腿被砍中,皮肉翻开,鲜血不停地从伤口流出。

    亨克里匆匆赶来,推开围着的奴隶,看了看贝拉克的伤口,口中吟唱着,只见一道绚丽的光华笼罩这贝拉克的伤口。不多时,鲜血已不再流出,伤口也渐渐合拢。亨克里见伤口合拢了,就拿出绷带把伤口处包扎起来。

    “他失血过多,要好好静养一段时间,好在没有伤到骨头,没什么大问题的。”亨克里说道。

    契亚蹲下来,难过地对贝拉克说道:“对不起,贝拉克大叔,都怪我。”

    贝拉克艰难地抬起手,轻抚着契亚的头,说道:“孩子,怎能怪你呢。说起来还要谢谢你呢,要不是你,我这条老命就交待在这了,呵呵。”

    黄炎一问情况,原来契亚进场后,仍是不知所措,在竞技场里如同梦游。对方见他不攻击,只是傻站着发呆,倒也没理他,但是队友的压力就大了。对方七人,虽没有五阶斗气的竞技奴隶,可契亚不动手,贝拉克一人被三人围困。直到贝拉克被砍中大腿躺在地上,契亚如梦初醒,突然爆发了强大的战意,手中弓箭如梭,把那三人秒杀,才得以扭转战局。

    黄炎苦笑一声,心想:“好在没出什么大问题,不过这未必是件坏事,契亚从此再上场时,应该不会手软了吧。”

    也不多说,黄炎走过去,轻轻地拍了拍契亚,转身准备继续修炼去。这时,巴尔大笑着来到了休息室外。

    “你们八个上,咱们这次抽到了八人。兽都,我巴尔来了!哈哈!”巴尔狂笑着,他这次抽了个上上签,八人,签的最高人数!前面是2比1,只要赢了这场,巴尔就可以率队去兽都参加大竞技了。而且今年还是比尔帝国建国二百周年的大庆典,表现出色的话,极有可能受到比尔大帝的接见,并且授勋!对于一个竞技奴隶主来说,这是梦寐以求的!

    巴尔的欢乐并不能感染奴隶们,他们还是默默地做着自己的事。他的欢乐,是建立在奴隶们的煎熬和痛苦上的,休息室里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

    第四轮选拔赛开始后,黄炎坐在那里,斗气还没有运行一个周天,闸门就再次打开了。那八个奴隶几乎没费什么劲就赢得了比赛,对方只有三人。虽然有一个是五阶斗气,并且轻伤了一个奴隶,但是在八人的协同配合下,还是都被乱剑砍死了。

    “哈哈哈哈~巴斯利,你也有今天!就算你跟我搞阴谋诡计,还是不行,哈哈哈!”巴尔狂笑着走了进来,对奴隶们说道:“你们今天干的都不错,晚上我让厨子们做上几桌好菜,你们吃个痛快,哈哈哈哈!”

    说罢,他脸色一变,阴沉着脸说道:“下一场,一人。”

    他逐一扫视着奴隶们,众人不免有些紧张。选拔赛虽然分出胜负,但为了满足观众,五场比赛都要打完才行。而一人,一般情况下,是属于最没把握的战局。按常理,巴尔一般会派出实力最低下的奴隶出场,放弃比赛。当然,他要是看谁不顺眼,也可以单独派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