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龙魂 第五十二章 黄炎的危机(二)

时间:2018-04-23作者:犀利大叔

    ”>

    巴恩斯问道:“那你说说,谁有资格?”

    “当然是我!”索托打量着巴恩斯,不可一世地说道。/.kn./

    奴隶们闻言,均觉得气愤,缓缓地把索托围了起来,怒视着他。莱迪克更是高声问道:“你有什么资格带我们?!”

    推开众人,黄炎微微一笑,跟他们使了个眼色,不在意地说道“哦,是么?那来吧。去挑你的武器。”说完就拿着木剑站在一边。

    “这些木头的玩具有什么意思。”索托摇摇头,转身对守卫说道:“麻烦你去拿些真正的武器过来。”

    训练场上不允许有武器的,怕奴隶们受伤,更怕他们闹事。而守卫却依言拿了些武器盾牌过来。众人不禁暗暗为黄炎担心。

    “这家伙来者不善啊。”黄炎心中暗想,加紧了戒备。

    两人都挑好了武器,互相对视着。索托拿了两把大剑,看来是个剑斗士,而黄炎拿了把短剑和一面比赛用盾。

    “让我看看你的斤两,嘎嘎~”索托狞笑着,斗气运转双剑之上,揉身便向黄炎扑来。

    看着剑上耀眼的金色光芒,黄炎心中一惊:“看样子最少五阶啊,估计快六阶了,不好对付啊。”

    黄炎见对方斗气等级比自己高不少,并不和他武器硬接,只是利用灵敏的步伐闪避着。

    那索托两把大剑劈、砍、点、刺运用娴熟,剑上斗气四溢,泛着寒光。黄炎纵使身体敏捷,也有如波涛中的小舟,险象环生。

    索托大笑着:“难道你只会像猴子一样跳来跳去吗?”

    手上并不停止,一剑快似一剑。而剑上的斗气,扫得黄炎浑身生疼。

    忽地,索托左手大剑当头劈下,黄炎侧身避开。紧跟着他右手横砍,黄炎躲避不及,紧忙拿盾抵挡。那剑砍在小盾上,竟然把整面盾牌劈得粉碎,亏得黄炎躲避的快,否则整个左手就危险了。

    黄炎心想:“这样下去不行啊,对了,试试这个。”

    那索托见黄炎小盾碎裂,狂笑一声,两把大剑又向着黄炎纷至沓来。

    黄炎一边闪避着,一边举剑搭在他剑上,并不硬碰,而是顺势卸力,把他的剑往一边拨。虽然开始时很吃力,短剑被索托剑上的力道震得几欲脱手,可越来越熟练。平时练习的眼力发挥了作用,黄炎总能清晰地看出索托长剑的来势,手中短剑左挑右拨,把索托的攻势一一化解。

    那索托心中却越打越是吃惊,开始黄炎只是闪避,还以为他不过如此。现在两把大剑飞舞,黄炎也举剑来应,可两剑相交,没有想象中的把他的剑击断或击飞,反而有如砍在棉花上一样,怎么也发不出力来。而且,黄炎看起来像是在拿自己练习!他不禁怒火中烧,顾不得巴尔的命令,急催体内斗气运转,剑上光芒大盛。

    黄炎确实是在拿他练剑,练习如何卸力,平常也有练习,可哪有实战体会高?打斗半天,其中诀窍也慢慢熟练,正想着如何反击,索托聚集全身斗气的两把大剑也呼啸着迎头劈来。黄炎见来势凶猛,不敢再抬剑再去卸力,拧身避开,却又开始闪避起来。几次眼看两把大剑就要砍中,都被黄炎灵活的步伐避过。

    索托见黄炎又开始躲闪,更是加快了攻击的速率,一时间,黄炎被两把长剑逼得险象环生。

    黄炎苦苦支撑着,奴隶们见状更加的担心了。巴恩斯等人已经准备在黄炎危机时上前插手了,决不能让这人害了黄炎!

    这时候,平时的身体训练发挥了重要作用。黄炎的身手比起以前不仅更加敏捷,反应更快,耐力也是大增。虽然一直处于被动,可黄炎在体力上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凭借着灵活的步伐和过人的反应,黄炎总是有惊无险地避开对方的攻击。

    反观索托,长时间耗费斗气灌注于剑中,每次攻击都无功而返,心里越发的急躁,而气力也渐渐不支,剑上的金色光芒开始暗淡起来。

    黄炎见状,心知机会已来,侧身避过索托右手剑,在左剑砍来时,举剑上迎,顺势卸力。待到他剑上无力时,手腕一转,短剑一搅,突然发力,索托的左手剑竟然脱手而飞。趁他还在愣神间,黄炎手中短剑猛地往他右小臂上一拍,那右手剑也脱手坠地。

    黄炎一抬剑,逼住索托的咽喉,冷冷地看着他。

    索托大惊,急往后退,可那短剑如影随形,还是紧紧逼着咽喉。

    直到这时,索托才惊觉:自己不是这个少年的对手。他懊恼地说道:“我败了。”

    黄炎见他认输,也撤剑站立一旁看着他。众人愣了一会,才纷纷上来祝贺。他们也没想到黄炎那么轻松就赢了这个五阶斗士,而且从他的剑技来看,估计有六级的水平!

    黄炎应付着众人的祝贺,心中却在想这件事的整个经过,暗道:“看来自己还要加强实力才行,竞技场上可没那么多的时间这样消耗敌人的斗气,而且看起来老狐狸对自己起疑心了,要好好小心应对才是。”

    索托很是气馁,捂着右臂转身去找巴尔。他知道,黄炎已经手下留情了,要不是他用剑背拍在小臂上,整个小臂就没了。尽管如此,小臂上已然红肿,不知道骨头有没有问题。

    巴尔的房间内传来巨大的咆哮声。

    “你这个废物!五阶斗气六级剑技竟然打不过一个四阶斗气,没有职业等级的人!”巴尔一手背在背后,一手捻着稀疏的胡子,在房间内走来走去,愤怒地咆哮着。

    索托心中也是极为郁闷,只能无声地站在那里承受着巴尔老爷的怒火。

    半晌,巴尔总算平复了怒气,回身坐到虎皮椅子上,心中暗想:“亨克里当初真的说对了,我捡到宝了啊。看来,策略要改变一下了。”

    “你以后就跟黄炎他们训练吧,但是,他们的一言一行都要来禀告给我。要是敢有隐瞒,你就准备进兽坑吧。”巴尔冷冷地看着索托。

    “是,老爷。我一定按您的吩咐去做,不敢隐瞒。”索托躬身应道,偷偷抬眼看了一下巴尔,接着说道:“老爷,咱们之前说的事。。。。。。”

    巴尔心中冷笑:“这点事都办不了,还想要自由,哼!”口中却说道:“只要你老老实实地禀报他们的动向,以前对你的承诺依然有效。”

    “多谢老爷恩典。”索托大喜,对着巴尔一躬到地。

    “恩,你随守卫去亨克里那里看伤吧。”巴尔好似关切地吩咐道。

    索托走后,巴尔来到了训练场。拍拍手,把奴隶们都招集过来。

    巴尔笑着对黄炎说道:“表现不错,我刚才派索托来,不过是想试试你的身手。”

    黄炎微笑不语。

    随即,巴尔又大声对众人说道:“鉴于黄炎和巴恩斯在这段时间内所作的贡献,我决定:从现在起,黄炎和巴恩斯可以单独开小灶,厨房里有的,随便吃。另外,如果在选拔赛中胜出,并且在兽都大竞技中表演出色,他们将获得自由。”

    奴隶们纷纷看着黄炎和巴恩斯,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巴尔见众人的反应,心中暗自得意,也不再多言,转身便走。

    看着众人的目光,黄炎心中苦笑:“这老狐狸,竟然用分化瓦解这招,够毒。”他也知道,自己的危机刚刚开始。

    巴尔走远后,黄炎与巴恩斯相视一笑,转头对众人说:“无论你们有什么想法,但请你们切记,咱们是同生共死的战友,是整体。而且,请你们想一想,巴尔的话可信吗?我是不信的。他在分化咱们!”

    巴恩斯接口说道:“我也不信。”

    众人默默地点头,莱迪克突然高声问道:“如果巴尔真给你们自由,你们会怎么样?”

    “我会回来找他的。”黄炎毫不犹豫地说道:“即便是为了里德,我也会回来找他,更何况还有你们,我的战友们!”

    “也算我一个!”巴恩斯说着,伸出了手,和黄炎紧紧握在一起。

    黄炎握着巴恩斯有力的大手,对众人大声说道:“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奴隶地位而过着默默无言、浑浑噩噩、忍气吞声奴隶生活的奴隶,是十足的奴隶。对奴隶的生活的种种好处津津乐道并对和善的好主人赞赏不已、以至垂涎欲滴的奴隶是奴才,是无耻之徒。无论巴尔用什么伎俩,我和巴恩斯用生命发誓,我们都不是无耻的奴才!”

    “我们也不愿意做十足的奴隶!”奴隶们群情激奋,纷纷大声喊道。

    众人皆露出了会心的微笑。近两个月来黄炎和巴恩斯对他们所做的一切,他们心里都有数,嘴上不说,却都暗自感激他俩。而巴尔的险恶用心,再次告破。

    **********(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奴隶地位------以至垂涎欲滴的奴隶是奴才,是无耻之徒。”这段话摘自列宁《纪念葛伊甸伯爵》《列宁选集》人民出版社,1988年十版,第十六卷第87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