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无双龙魂 第三十四章 奴隶的第一课

时间:2018-04-23作者:犀利大叔

    ”>

    转过身,巴斯利又对那奴隶贩子骂道:“你个混蛋!不是说了再有新奴隶来,先通知我吗?你怎么敢先告诉巴尔那只老狐狸?!”

    那奴隶贩子哭丧着脸说道:“巴斯利老爷,我哪敢先通知巴尔啊,刚派人出门去通知您,那巴尔不知怎么就得了讯息,到了我这里,我有什么办法,总不能不卖给他吧?”

    “此话当真?”

    “给我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欺骗您啊!我这里不是还要靠您撑着才能维持下去么?”

    听他这么说,巴斯利脸色稍缓,说道:“哼,谅你也不敢阳奉阴违!这次巴尔都买了什么样的奴隶?”

    “不敢不敢,小的对您一直唯命是从,哪能做那样的事。|纯文字||巴尔那只老狐狸买了三个四阶斗气的奴隶,其他的都是三阶斗气的。”那奴隶贩子小心翼翼地说道。

    “才三个啊,就这点资本也不够跟我斗的,哼!”

    “那是,哪次您不是把巴尔打得落花流水的,他怎么能是您的对手呢!”

    “少拍马屁,你这里还有四阶斗气的奴隶吗?”

    “没有了,再有我一定及时通知您。”

    “那你去给挑五个三阶斗气的奴隶,敢有水货我砸了你的摊!”

    “一定给您挑最好的!您放心吧。”

    那巴斯利事情交代完,便带着随从转身走了。奴隶贩子自然会把最好的奴隶送到他的奴隶训练场的,这一点,他很放心。

    巴斯利大摇大摆地走后,那奴隶贩子气呼呼地猛啐一口痰,说道:“呸!什么玩意!不就仗着有个当官的爷爷吗,哪天他死了,你td连给我提鞋都不配!妈的,晦气!”

    再说那巴尔带着奴隶们回到训练场后,也是大发脾气,两撮胡须翘的老高。他把买回的奴隶们交给负责驯化的狼人,恶狠狠地说道:“给我严加训练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他们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知道谁是这里的主人!谁敢不听话,就给我打!就给我饿着!我就不信了,巴斯利那个混蛋运气总这么好!”说完后,他便站在一旁。

    “是,老爷!”那负责驯化的狼人说道。

    黄炎等人被他带到了场地中央。那狼人叫他们一字排开站齐,然后说道:“从今天起,你们就是巴尔老爷的竞技奴隶了!竞技奴隶要做的,就是在竞技场中杀死对手,为巴尔老爷赢得荣誉和金币。我这里要教你们的,是如何服从巴尔老爷和我的命令,如何在竞技场华丽地杀死对手、取悦观众。至于其他的训练,你们看那边!”说着,他手一指。

    黄炎等人望去,在另一块更大的场地,有十几个奴隶正在挥舞着武器练习。而场地四周,同样站着大量的狼人看守。

    “其他的训练在那边,要靠你们自己。训练的不好,你们就等着在竞技场被砍头吧。在我这边训练合格后,才能去那边。”他停顿了一下,给奴隶们消化这些话的时间,接着又说道:“现在,第一课,如何服从巴尔老爷和我的命令。所有人都站好,不管发生什么,谁也不许动一下!听明白了吗?!”

    他见没有人回应,笑道:“嘿嘿,你们听不明白也没关系,马上就会明白的!”说着,他拿出一条皮鞭,交给巴尔,说道:“巴尔老爷,您请。”

    巴尔也不说话,接过皮鞭,来到了队伍最前方,也就是矮人莱迪克的身前。

    突然,巴尔抬手就给了莱迪克一鞭子。莱迪克吃痛,大呼,转而愤怒地就冲上前来。这时,几个狼人守卫就扑了上去,把莱迪克狠狠地按在地上。所有的奴隶都带着手铐脚镣,那莱迪克如何能对付这么多的狼人。不多时,他便被狼人们扒了上衣捆在一根柱子上。

    “我刚才说了,无论发生什么,也不能动一动。他不仅动了,而且还想攻击巴尔老爷!来人,给我把‘料’端上来!”那狼人命令道。

    端上来的竟然是一盆水,众奴隶都觉得很奇怪。

    巴尔也不说话,拿着皮鞭就沾进了那盆水里。他今天被巴斯利气得够呛,正有气没处撒呢,抡起鞭子照着莱迪克就抽。一边抽,巴尔一边骂道:“该死贱胚,连你也想跟我做对?!我抽死你!”

    皮鞭啪啪作响,每一下都把莱迪克的身上抽出一条血印。莱迪克被抽得哇哇大叫不已,剧痛使得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那盆水,竟然是盐水!

    众奴隶见莱迪克被打得那么惨,有心上前阻拦,可旁边有几十个虎视眈眈的守卫在紧紧地盯着他们,一时,谁也不敢上前。

    巴尔狂抽一顿,终于抽累了,便把皮鞭交给守卫,大口喘息着说道:“给我再打一百鞭子,让他知道自己是谁的奴隶!让他知道攻击主人的后果!”

    那守卫接过皮鞭,二话不说,便开始抽了起来。可刚抽了三十多鞭,莱迪克便疼得晕了过去。

    黄炎在一旁再也看不下去了,知道巴尔他们是在打“杀威棒”,但莱迪克已经晕过去,便说道:“巴尔老爷,再打就出人命了!”

    “哦?是啊,不能再打了,那可是我的金币呢!”巴尔一双小眼盯着黄炎面无表情地说道:“那么,剩下的鞭子就由你来替他吧。来人!”

    几个狼人守卫不由分说,上前就把黄炎拖了出来,也捆在了柱子上。

    “没让你说话,你就敢对我指手画脚?给我狠狠地打!”巴尔怒喝道。

    这真是切肤之痛,不,比切肤还要痛。皮鞭抽在身上,本来就很疼了,盐水再流进伤口中,那真是痛不欲生。黄炎挨了五十多鞭后,再也无法保持清醒,也疼晕了过去。

    “现在,你们明白如何服从巴尔老爷和我的命令了吗?嘿嘿!”那狼人冷笑着对剩下的奴隶们说道。

    众人都低下了头。

    “告诉我,明白了吗?!”那狼人大声喝问。

    “明白了!”奴隶们知道他又要借机发飙,只得不甘地大声回答。

    “我看这次谁还敢动一下!”说着,他就拿着皮鞭,在每个人身上都抽了两鞭,果然,没有人再动,连哼哼声都没有。奴隶们都乖乖站着,承受着。怒火在内心中燃烧。

    众奴隶在经历过这件事后,再也没人反抗了,都老老实实地学习如何“华丽地杀人”。当然,学的不好的,犯错的,甚至那狼人看不顺眼的,一样会受到盐水鞭子的“招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