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大动漫家 第442章 辞退

时间:2018-04-23作者:完美的西红柿

    “但是你们这个漫画城工作人员的素质,在我看来,别说一流了,连三流水平都探不上,好了席德烈,感谢你这次的热情招待,我想,我要和我老板先回去了。”说到这里,按本齐名已经打算挂断电话了,青丘愤怒,按本齐名也跟着愤怒无比,虽然他是一个岛国人,但青丘对他的帮助非常大,青丘的漫画水平和才能,更是被按本齐名深深认可了,但是没有想到,现在,青丘竟然在西方漫画城这边被人侮辱了。

    “等等,按本齐名先生,请先不要挂断电话”席德烈听到按本齐名这样说,他顿时有些着急了,急忙道:“您把电话交给刚才对你们说这话的工作人员,我来和他沟通。”席德烈想把这个事情,给解决掉了。

    按本齐名看着青丘,把席德烈的意思,跟青丘说了,等青丘拿主意,青丘这会儿心情不好,那个工作人员,留给他的印象,实在是太糟糕了,青丘摇了摇头,道:“我不会接受一个侮辱过我们国家的人,为我工作的,即便是这种性质的工作,我也不屑这样,我们走吧,齐名兄。”说完,青丘率先转身,朝外面走了过去。

    “席德烈先生,那就先这样吧,似乎没这个必要了,你们的工作人员,把我的老板彻底激怒了。”按本齐名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他看了眼那个先前接待他们的工作人员,刚才,按本齐名跟席德烈沟通的时候,用的是蹩脚的西方语言,那个工作人员,基本听明白了按本齐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同时也明白,似乎按本齐名,正在跟领导通话,这让这个工作人员听了,心里面略微有些小不安。

    按本齐名哼了一声,急忙快步朝青丘追了过去,今天这个事情,办成这样,按本齐名心里面,着实有些愧疚,这不是他愿意看到的场景,但是不得不说,这边的工作人员,他们的工作态度,实在是太恶劣了,而且,他刚才那番,极具侮辱性的言论,搁给谁都受不了。

    “青丘君,这个事情怨我,是我没有提前安排周到。”按本齐名追上了青丘,主动跟青丘道歉,此时,两个人初来西方漫画城的好心情,已经被破坏的干干净净了。

    青丘摇摇头,脸上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道:“这事儿不能怪你,哎,齐名兄,我知道,确实不能怪你,要怪,只能怪我们华国漫画还没有发展出国门,还没有被这些国家的人看到,之所以他们敢小瞧我们,说到底,还是因为我们华国漫画,没有发展起来啊。”

    青丘说这番话的时候,内心深处的情绪,着实有些感慨,这是一个狗眼看人低的社会,有些人就是这样,睁着一双人的眼睛,偏偏要用狗的态度来看你,遇到这样的人,那是没办法的事情,你除了接受之外,还能怎么样?

    按本齐名听到青丘这样说,不由得沉默了,青丘说的,其实没错,那个工作人员,之所以敢用那么恶劣的态度,来对待他们两个,说白了,就是华国在漫画方面的影响力,还达不到那种让人高看的层次。

    两个人此时心情都有些不太好,也没兴致说话了,快到酒店的时候,按本齐名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席德烈打过来的,电话里,席德烈语气急迫的问道:“按本齐名先生,您这会儿在哪儿呢?我过去找你们。”

    “有事儿吗席德烈先生?我打算和我老板回去了。”事情闹成这样,似乎这里,确实没有继续待下去的必要了,而且看青丘的态度,应该也是这个意思,所以,按本齐名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对席德烈把他和青丘的想法,说了出来。

    “别啊,这事儿怪我,那个工作人员,我已经把他辞退了,这样吧,你们这会儿在哪儿呢?我现在过去接你们。”席德烈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事情弄成这样,最内疚的人,就属他了,如果青丘和按本齐名,就这样离开的话,那以后,安德烈是真没脸再见按本齐名了。

    按本齐名听到席德烈语气态度这么强烈,他微微沉默了一下,只好面色有些为难的点点头,道:“我们这会儿快走到酒店门口了,这样吧,我们在酒店大堂吧等您一会儿。”

    确定好见面地点以后,按本齐名把席德烈打电话说的事情,跟青丘讲了一遍,叹了口气,道:“青丘君,这个事情”

    “只要给我们办理业务的,不是那个恶心讨人厌的工作人员,其他的,我都无所谓。”听到按本齐名说,席德烈已经把那个工作人员给打发掉了,青丘心里面,顿时生出一股暗暗舒爽的感觉。

    “这样就好!”听到青丘这样说,按本齐名心里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其实,这次两人大费周章的赶过西方漫画城这边,如果就这样灰溜溜离开的话,按本齐名心里面,还真不痛快,他相信,青丘肯定也是这样的心情,从青丘刚才对他说的那番话来看,青丘已经在试着做出妥协了。

    两人等了一会儿,席德烈带着一个身材出众的漂亮女郎一起过来了,这是一个穿着打扮,比起青丘印象当中的那些西方女人,略微保守一些,虽然是工作职业装,但给人一种知性的感觉,尤其是,她戴着一副镜框眼镜,这个小装饰,反而给青丘和按本齐名一种非常惊艳的感觉。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温娜娣小姐,温娜娣小姐主要负责的工作,就是全面接替先前那位工作人员的一切工作,本来,按照我的想法,是想让他给青丘先生道个歉在走呢,但是,很遗憾,那个人已经不是我手下的员工了,我说的话,似乎在他那里,起不到多大作用呢。”席德烈说着,耸了耸肩膀,通过这个动作,让他说的那番话,尽量显得幽默风趣了许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