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大动漫家 第353章 鉴赏

时间:2018-04-23作者:完美的西红柿

    “对于这幅世界级名画作品,不知道青丘先生看过以后,可有什么鉴赏心得?”这句话,可不是帝程海问的,而是刚才跟青丘跳第一支舞的皇冷颜。

    皇冷颜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她的生日宴会上,看到青丘突然出现在这里以后,她心里就生出一股非常奇特的感觉,帝程海等人,对于青丘的敌对之心,以皇冷颜的眼力劲,自然都尽收眼底了。

    这种男女之间,争风吃醋的情况,皇冷颜看的多了去了,她自然明白帝程海那边是什么心思,同时,皇冷颜心里也知道,今天不管怎么样,青丘都等于把帝程海给得罪了,而以帝程海这类人的行事风格,日后青丘恐怕会少不了有麻烦,虽然皇冷颜跟青丘仅仅是中午见过一次,加上这次,才是第二面,但他们中间,好歹还有青凰那层关系。

    更何况,刚才第一支舞选择青丘,跳完以后,皇冷颜自己都觉得有些冒失了,就算冲着这点,她也打算帮帮青丘,总不能让青丘,因为这个事情,落上一个不太好的下场吧?

    皇冷颜心里面是这样想的,但她还是想听听,青丘这个漫画家,对于这幅世界级名画的看法,究竟是什么样的。

    青丘看眼皇冷颜,点了点头,走上前了几步,这样的场合下,换做一般人,恐怕手脚早就没地儿放了,青丘倒是不存在这个问题,他的脸上,露出泰然自若的表情,笑道:“说实话,对于油画,我是真的不怎么精通,我只能站在我自己的角度,对这幅进行一番鉴赏了。”

    “据我所知,这是一副存在于真实与虚幻之间的著名画作,现实当中,是否真有这么一幅画,这是一个值得商榷的点。”青丘微笑着,说出这么一番骇人听闻的话。

    “哦?照你的意思,这个画,现在是幻觉了?我们看到的,都是假的喽?”帝程海听到青丘这样说,不由冷笑一声。

    “敢问这位帝先生,不,这幅画不论真假,首先,它太出名了,出名的几乎是五个人里面,就有一个人听说过它,知道它,这么样的一幅画,足以称得上传奇两个字了,如果眼前这幅画是真迹的话,那么我想问,收藏于卢浮宫的那副画,莫非是赝品?还是说,论敦那所公寓的墙壁上,所挂的画作,是赝品?”青丘眼睛直勾勾盯着帝程海,这样问道。

    关于这幅画,真迹究竟在哪儿,一直是一个疑点,有人认为在f国,也有人认为y国,还有人认为在一所小镇上,可谓众说纷纭,热闹不堪。

    当然,这幅画非常值钱,这是肯定的,不然的话,现场众多名流,看到这幅画之后,也不会发出这么轰动的惊呼声响了。

    面对青丘的疑问,帝程海脸色顿时变得阴沉不定了,他脸色变了变,语气有些沉闷的说道:”这幅画,我以自己的人格保证,它绝对是一副真迹,现在不是让你出来鉴别真伪工作的,你就说说,通过这幅画,你可看到了什么特殊的美感?”

    青丘看着帝程海,微微笑了一下,道:“这幅画作的著作人,他的履历,令所有人惊叹,即便放到如今这个时代,也是让人仰望的存在。如果这幅画作,真是这位名人的手笔,我自然会认真的分析一二,但是很可惜,这不是一副真画,虽然我自己也不知道,如今这幅享誉世界的名画真迹,究竟坐落何方,但我知道,绝对不是眼前这幅。”青丘微笑着,说出了一番更惊骇人心的话语。

    他这话一说出来,现场简直要地震一般,直接引起现场宾客们,发出一阵嗡嗡的议论声响。

    “笑话,我这幅画的来源地”帝程海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了,刚起了个头,却被青丘直接打断了。

    “它的来源地究竟在哪里,这同样是一个谜,所以,这个不能成为论证的要素,你要知道,这幅画作,它想要表达的主题思想是什么?而不是说它的来源地,或者它的著作者是谁,或者是它本身值多大的价值,在我看来,这些东西,都是庸俗不堪的,它的存在意义,究竟怎么样才算有意义,我认为,画作本身表达出来的思想,传递出来的能量,能对人们起到一定程度的启发作用,这才是有意义的东西。”

    这番话,青丘就是在纯粹的故意羞辱帝程海而说的了,直接把帝程海先贬低到庸俗的境界当中去,反正他的话语里面,又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都是一些笼统的自我感觉说法,就算帝程海想反驳求证什么,也没地儿去反驳。

    看到在自己这翻话语下,帝程海的脸色,成功的青白交接,青丘满意的笑了笑,随即,继续开口说道:“在这幅画上面,我看到的是一个普通妇女脸上,流露出来的普通笑容,虽然她笑的十分逼真,笑的十分安详,似乎临摹者,在临摹这幅画作的时候,也花费了极大的心思,来对它进行最大程度的还原,但是,有些境界,不是当事者的那种心境,是绝对还原不出来的。”

    “如果你不信,那我问你一个最简单的问题,这幅画作出世的时候,它是处于一个怎么样的时间段当中?这幅画,作者想要表达的真正寓意,究竟是什么,你能说出一二吗?”青丘再次把矛头对到了帝程海身上。

    “现在不是你问我的时候,而是我在问你,看到这幅画,你心里可生出什么美感?而不是让你鉴别所谓的真伪!”帝程海突然有些失态的咆哮起来了,他本想借助这个画作,让青丘陷入一种难堪的境地当中,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个土包子,洋洋洒洒说了一大堆,最后难堪的,反而是自己了呢?

    这让帝程海心里面,十分愤怒,他有种被青丘用语言绕进去的感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