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大动漫家 第299章 安排

时间:2018-04-23作者:完美的西红柿

    “嗨,我这就去办!”

    一句奇特回答的声音从男子身后传出,应答后,声音的主人快速消失在黑暗的阴影里。

    坐在电视机前生气的男子,正是那位国际比赛中作为主持人出现的公鸭嗓子树下列人,此时的他完全没有之前招牌娘娘腔的调子,同之前完全判若两人。

    这次来到华国,虽然是借着参加比赛的名义,其实岛国国民到华国也是有着诸多限制。

    像发生这样的公众事件,按理说,华国怎么也不会让一个岛国人在华国搞三搞四,这次的事件,也不单单就是抄袭表面那么简单。

    除了影响力的发展,在米国所谓的人权干预华国内政失败后,岛国再次想通过某些契机,再次影响华国的政府某些政治方向判断。

    “真是废物,也不知道是哪个白痴,将李顺义这个家伙送到华国参加比赛,就这样一个白痴,在关键时刻连屁都不会放一个。

    转头看了一眼站在身后侧一动不动,眼神空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李顺义,正在发呆。

    还有这些买通华国官员的人,一个简单的节目连足够的时间都没有,花了那么多岛国币,浪费纳税人的钱,该死!

    树下列人非常的生气,这次的国际事件根本就是一场有预谋的计划,其实青丘的漫画早在出现之时,就已经被岛国政府某些人关注,这样的契机如何能好好利用。

    可是即使是这样,还是出了非常多的岔子。按照计划,将华国的舆论导向控制在青丘和漫画抄袭的事件上,然后借此炒作。

    等受到国际关注时,相信会有更多的国家加入,到那时,又一场多国参与的活动将正式展开。

    一想起这个,树下列人就不是一般的生气,这次将自己这位小组长派到华国,岛国也花费了很多力气,可是送过来辅助自己的人全部都是些酒囊饭袋,没有一件事真正办好的。

    在比赛场地上,也是树下列人一个人自说自话,而原本计划让华国的范承云同青丘展开一场战斗的计划,也因为青丘没有回应而不了了之。

    树下列人多次回见范承云,希望他再次出声,可是却遭到了范承云的严厉拒绝。认为自己已经完成承诺的范承云,不再听信树下列人的口头威胁,毕竟他并不是德阿康家族的人。

    “那几个漫画家怎么样了?”

    突然询问起漫画家的事情,树下列人最不满意的就是这几个人,在看了青丘的漫画后,既然一致表示自己的漫画不如对方,甚至连最初计划的起诉青丘的事情,也突然要选择放弃。

    如果不是树下列人再次使用了手段,说不定连这几个家伙早已离开了华国。一想起这次的行动,树下列人不是一般的生气。

    “啊,阁下,您说什么?”

    “八嘎!”

    再也忍受不住的树下列人,看到李顺义真的在发呆,怒火再也掩饰不住。他突然站起,抓起桌子上的玻璃茶杯一下砸在李顺义的头上。

    鲜血和茶水顺着李顺义的额头滴落在地上,让地板上出现一个又一个园刺形状的红杂色图案。

    “李顺义,你要记住,你现在是岛国人,不要有其他心思,你还能活下来,完全是因为我们大发慈悲,千万不要学习你的父亲!听到了吗!”

    “嗨!”

    李顺义不敢闪躲,从来到华国开始,他一直就是傀儡。没有自己的思想,没有自主的行动,就连最简单的说话,呼吸都不能听从自己的安排。

    听到树下列人的话,李顺义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立刻回答,他早已不记得自己原本的国家,只是想要简单的活下来,不管怎么做,只要能活就好。

    “现在就这样去见那几个漫画家,告诉他们,如果不能将这次事件完成,在岛国的亲人,将永远不可能和她们见面。

    同时,完成这一切包扎一下,立刻找到华国的记者,发布明天将起诉华国政府的消息。如果有记者询问你的伤势问题,隐晦的告诉他们,是青丘或者青丘的人做的。你的,明白?”

    “嗨。”

    对于身边的人的脑子,树下列人已经习惯了他们不会动脑,只能将一切细节都说个明白。

    听到这些的李顺义没有任何表情,甚至于对于让自己去威胁岛国的漫画师这样普通的民众,李顺义心底觉得有一丝快感在蔓延。

    对于刚刚被树下列人打的头破血流的事件,反而没有太多恨意。

    这也是李顺义能够继续活下来的重要原因之一,只要能折磨岛国的普通人,将自己扭曲的阴暗面发泄,他非常享受这一刻。

    仅仅是听到对方说的话,李顺义已经开始想着怎样恐吓他们的方式,甚至连一些特殊手段都已经想过很多遍。

    青丘离开警察局时,并没有花多少时间,再次来到同一个地方,早已物是人非。之前的局长已经被撤下来,接待自己的是上次好心想帮助自己的小金。

    这次去,青丘终于知道了对方的全名,叫金纯,不光名字很纯,人也是这样。在同样都是上任局长嫡系队伍当中的小金,最后变成了压倒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因为在上次事件中立了功,整个警察局队伍除了有犯罪记录的人员,大多都因为出自前任局长嫡系的原因,全部打散分配到其他地区任职。

    而由于上次的立功表现,加上此次到任的局长急需本土有经验,有人气,同时站在自己这边的人才,小金破格从一个刚当警察不到两年的新人,现在已经是除开副局长外,警察局的第三人大队长了。

    本来就是熟人,加上这次的事件明显就是律师栽赃陷害,只算是到警察局见了个熟人,两人聊聊天,喝喝茶,顺便感谢了下青丘。

    如果没有青丘的事,金纯现在也当不上大队长。

    如此,就这样非常愉快的离开。

    至于澄清事实真相,说明自己当时的不在场证据,这些根本就没有必要。

    刚回到家,苏袖雪和苏父都非常关心青丘去警察局的情况,此时青丘也感到异常温暖。不光是苏袖雪,连同苏父也如此关心自己,让青丘有种‘成了’的错觉。

    “爸,没事,本来就不是我做的,他们不会乱来的。”

    看着苏父的神情,青丘的悠然自得形成鲜明对比。

    “你说没事就没事了,你以为这警察局是你家开的。好,就算像你说的,那个大队长跟你熟,那还有局长呢。

    局长上面还有市领导呢,上面的人可多了。只要有一个人跟你不对付,或者想对付你的人买通了其中任何一个,都可以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不知道为什么,苏父显得异常激动,说话也像平时的大舌头,打结的情况倒是没有出现,反而异常流畅。

    着急的表情一直挂在脸上,同时眼角的鱼尾纹深刻如刀,刀刀刻在青丘的心口。

    “爸,我知道,您放心,我一定会小心。不行咱们就一起离开这里,回老家。”

    看着苏父的模样,青丘突然觉得难受。上次的脚印还在青丘的眼前,从这两点就能看出,苏父当年一定来过燕京,同时在这里吃了很大的亏。

    而且这亏非常苦闷,要不然也不会带着一个女儿独自生存,这些年还过得如此潦倒。

    青丘认真的模样,响应着苏父。希望能让苏父脸上的神情放松,心情好起来。

    “要放在心上。”

    说完这句,苏父回到了房间。走时从酒柜里拿了瓶酒,苏袖雪上前几步想劝劝父亲不要喝,被青丘拉住。

    “没事,爸爸是有分寸的人。可能只是想休息一下,不要担心。”

    这么多年过去,苏父的习惯想一下改过来怕是没有那么容易,青丘不想苏袖雪一下让父亲改变太快,有些事情,只有真正解开,才能真的放下。

    看着苏父一个人上楼,默默的关门声,让两人都感到心里悸动。青丘拉着苏袖雪的胳膊到沙发上坐下,今天刚好周末,也不用去学校了。打开电视机开一点声音,阻碍苏父可能听到青丘同苏袖雪说的话。

    “袖雪,我问你个事。”

    “嗯。”

    看着青丘的做法,苏袖雪倒是没有注意,反而全部放到电视上了。以前家里环境不好,一直没有电视看,从小到大,最羡慕就是人家家里总是能听到新闻联播的声音。

    之后就会有电视节目,过年过节的时候,还有各种唱歌跳舞的晚会,那里是苏袖雪非常向往的舞台。

    “你知道爸爸以前在燕京认识什么人嘛?”

    青丘想方设法将苏袖雪的身子搬过来放到自己对面,一本正经的问着。

    “我爸?他从来没有来过燕京啊。”

    被青丘打扰,苏袖雪倒也没有生气,听到青丘的问话反而有些吃惊,从小到大,两父女从来没有离开过家乡。

    “这样吗?那就是很年轻的时候了。”

    呐呐自语的青丘,思来想去,并没有立刻将上次脚印的事情说出来,事情解决不了,反而让苏袖雪担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