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大动漫家 第266章 卡牌黑市的担忧

时间:2018-04-23作者:完美的西红柿

    两人在雪地里相拥,怀里的苏袖雪冻的瑟瑟。即使青丘已经将自己身上厚点的衣服都披在苏袖雪身上,依然无法驱逐那些冰冷的气息。

    常年跟在父亲身旁的苏袖雪,最害怕的季节就是冬天。

    一到这个时候,苏父一如既往的喝醉,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的原因,喝的更加多,更加频繁。往往可以同那些冬眠的动物一般,一直睡到春天。

    照顾父亲,还要顾着自己,这让年幼的苏袖雪非常力不从心。父亲只有一个,苏袖雪总是将所有软和点的衣物都披在父亲身上。

    后来渐渐大了,苏袖雪对冬天的感觉仍然保持着小时候的记忆。燕京比老家要冷的更多,养成的习惯一时无法改回来。

    青丘看到苏袖雪脸上通红的模样,一把将苏袖雪抱紧,此时的内心除了心疼只剩下心疼。

    “走。”

    “去哪?”

    “回家。”

    回答完苏袖雪的话,青丘任然抱着苏袖雪,没有动。他实在担心一松手,怀里的人儿会一瞬间冻僵。

    “好。”

    听到青丘的话,苏袖雪的颤抖的心一瞬间停了跳,跳了停。

    青丘慢慢松开手臂,听到那一声清脆的声音,看着眼前美丽的脸庞,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微微低下头,苏袖雪闭上双眼,扬起脖子,脸上露出一丝绯红,也不知是被冻的还是其他的原因。

    看到苏袖雪的模样,青丘一下用力吻在那张嘟起的小嘴上。用力感受那一丝柔软,冰凉的天气让嘴唇周围都变得冰冷。青丘却不在乎,手里的力气变得更大了,真想一辈子这样,跟苏袖雪粘在一起。

    苏袖雪也积极回应,不知道为什么,嘴唇触碰的一刻,整个身体都变得发麻了。紧接着苏袖雪好似被青丘感染,不由自主的紧紧抱着青丘的腰。

    白色的雪花,将两人覆盖了一层又一层。

    元旦节是我国纪念公历新年到来的祝愿,预示着离新年更进一步了。学生们也是非常高兴,虽然假期只有一天,跟平时周末放假差不多,却也让所有人脸上喜气洋洋。

    跟前几日的圣诞节相比,元旦节的晚会更加显得生机勃勃。因为上次的突发状况,青丘和苏袖雪已经被校方晚会负责老师打入了黑名单。

    不过这并不影响两人的心情,反而更加开心的同好友们坐在一起,剥桔子,嗑瓜子,看着晚会表演,聊着节目的内容。

    明天放假,后天上课,反正只有一天假,就算是中场休息,晚会的节目比圣诞节要多的多。

    雪花纷飞的夜晚,青丘夺取了苏袖雪十几年保留的初吻后,两人的关系变得如胶似漆。跟赵一成何莫生两人也算认识,不管这两个活宝怎么取笑,苏袖雪就是挽着青丘的胳膊不放。

    舞台上付珍正带着佳桦佳宣姐妹,边唱边跳的唱着‘说爱我&039;,也是现在流行的歌曲,现场的情况热烈无比。

    “青丘,你现在可是大大的有钱人了。我不管,待会晚会结束,你要请客,校路口新开了家ktv,上台是没戏了,去那里好好唱,过足瘾。”

    同样挽着一个漂亮美女的韩景明,坐在青丘身旁,边磕着西瓜子,突然提议起来。

    “不,青丘老大,唱歌我不喜欢,要不,你送我一套游戏卡吧。不,不用一套,给两张绝版卡,再随便来几张普通的卡就行了。”

    赵一成听到韩景明的话,立刻停下剥桔子的手,也不擦手,就这么直接拉上青丘的衣服角,那动作,好像不答应就不松手似得。

    ‘啪&039;

    “你想的美,还绝版卡,你知道现在绝版卡多少一张吗?还是纯金打造的,现在市场价是两万,还有价无市,地下交易最低都要四万了。

    老大,别听这死老赵吓说,这样,今天过节,你给我随便来几十张银卡就行了。这个做起来也便宜。嘿嘿。”

    一把打掉赵一成手的何莫生,喋喋不休的说着,表情越来越谄媚,比赵一成看着还要滑稽,惹得苏袖雪一阵轻笑,反而更加卖力的表演起来。

    “还有地下黑市?四万,翻了一倍了,赚这么多?”

    青丘皱眉,从两人的对话,听出了些小道消息,让他开始居安思危。

    短短一个月时间,游戏机火爆的状况,让王鼎实连着打了无数电话给青丘,一个劲的说着生意火爆,游戏厅老板已经开始追加机器,不过更多的却是在要求更多的卡牌。

    甚至很多商家提出直接使用金钱购买,价格不是问题,只要能够提前拿到货就可以了。

    如果按照赵一成和何莫生说的话,有大量超级粉丝收集这些卡牌,而有商家通过贩卖卡牌赚得大量金钱。

    这样的情况一旦真的发生,可以说青丘完全不用花高价格制作机器,只需要努力生产卡牌就能大赚一笔金钱,而这却不是青丘的本意。

    为了公平起见,这次的卡牌机器,包括卡牌本身,连凤凰工作室内部的员工都没有认购机器的权利,可是现在有商家凭借租借合同机器,实行卖卡的权利。

    “你们聊,我打个电话。”

    此时正是付珍乐队的中,青丘的话,几人都没有听清。不过看青丘站起身,都给他让开位置,让青丘离开。

    “王总,我是青丘。”

    电话刚一拨打通,青丘就迫不及待的说着。

    “青总啊,元旦节快乐。”

    从一开始对青丘的不以为然,到现在只是前期第一批订单,就已经收回了成本的利润,让王鼎实再不敢小看青丘。

    怎么说,现在也是几千万生意的合作伙伴,王鼎实给出了自己应该有的尊重。

    “王总节日快乐,今天给你打电话,除了祝贺节日,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想找王总商量。”

    公事公办,青丘也顾不得节日,游戏卡是青丘的心血,对于游戏对战机,绝对不是这么简单,如果在这个开头栽更头,那绝对得不偿失。

    “请说。”

    王龙钦坐在王鼎实对面,眼神示意一下,王鼎实拿着手机,让王龙钦跟着自己出来。

    今天不光是元旦节,也是王龙钦第一次回到王家过节。

    母亲虽然不在了,王龙钦对这个家也有着依恋。王鼎实这些时间的表现,让两父子有了更多沟通的机会。

    通过青丘的帮助,王鼎实总算劝着王龙钦回家一起过个元旦。此时青丘说的事情,王鼎实自然不用瞒着自己的儿子。

    青丘将自己今天听到的事情说了一遍,包括自己的担忧和最终的决定。

    “什么?这,这样做的话,就是我们毁约,前段时间赚的就要赔出去。

    其实黑市里有人贩卖也是很正常的,只要有人喜欢,一些卡牌流入到这些见不得光的交易当中,我们又何必这么在意。

    再说,这也是帮我们做生意,我们何必要毁约,停下卡牌供应这么严重。”

    从听到青丘说起今天的事情,王鼎实心里已经有了些谱。不过也没想到青丘的决心既然如此大,劲要直接停止卡牌流入市场。

    跟那些商家的卡牌合约,直接赔偿,不再继续供应,如果只是这样,王鼎实还不在意。因为这样做,只会让流入市场的卡牌的价格升高,这样的话,卡牌只要重新流入市场,利润将更加可观。

    可青丘却还要高价收购流入市场的卡牌,将流失的卡牌收回来,停止游戏对战机器的游戏体验计划。

    做了几十年生意的王鼎实,还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做法,这让王鼎实坚决不同意如此做。

    “王总,游戏对战机器有关的一切销售方案都已凤凰工作室总公司,也就是我本人决定。卡牌以及机器的体验计划当中,本来就有卡牌的管理方案,机器包括卡牌半身都是租借的方式,绝对不能有贩卖的情况发生。

    这次的事件,绝对不是简单的黑市买卖的小事。

    明天你会收到总公司的正式文书,这个不是要求,是必需完成的条约。”

    对于王鼎实的话,青丘心底暗暗叹气。遇到现在的情况也是没有办法,当初青丘的资金有限,也没有自己的销售网络,必需要借助如龙腾集团这样的大公司,才能铺开台面。

    可正是这一点,却让自己的方针得不到有效实行,除了技术力量,王鼎实不光提供了工厂生产,销售及售后服务,更是在整个生意中,占比五成的份额,如果按照青丘的想法去做,不赚钱的将不只是青丘,也让王鼎实这些时间的盈利重新吐出。

    好在,一切合约中,确实有一条,最终的权利还是归青丘来决定,这也是青丘选择同王鼎实合作的原因之一。

    “怎么了?”

    刚飞回家,就听到父亲跟青丘吵架了,王龙钦还没有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真的如青丘说的那样去做,不光要花几十万从黑市和各个渠道中收回那些卡片,还有跟几十家大型游戏厅商家一同毁约,赔偿上百万的违约金。

    不行,我绝对不能让青丘这么做。”

    王鼎实说着话心底想出对策,合同是死的,王鼎实做了这么多年生意,自然有自己的办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