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大动漫家 第219章 奶奶的生日会

时间:2018-04-23作者:完美的西红柿

    “囡囡,都是爸爸的错,爸爸一定好好发展科技,回到恐龙时代,将他们都复活,最不济,也把他们带回来养。好吗?”

    看到龙囡囡伤心的样子,龙腾连忙道歉,说出一些自己根本不一定能做到的事情,想哄龙囡囡开心。

    “什么?哎哟,龙叔,你这也,骗小孩啊。”

    永远不知道顾及是什么东西的青凰,开口就直接嘲讽,打击着龙腾。

    “不许你说我爸爸,我爸爸是最棒的。”

    龙囡囡一下站到蹲在地上的龙腾面前,对着刚刚还玩在一起的青凰姐姐怒目而视。

    听到女儿的话,龙腾的眼睛湿润了。一旁的青父青母看到小姑娘生起气来,还挺有气势,眼睛带着笑意的看着龙囡囡。

    “爸爸,我知道你是不会骗我的,你一定要努力,赶紧发明时光穿梭机,将恐龙带回来养哦。”

    龙囡囡转身看着自己的爸爸,小眼睛里闪着小星星,一板一眼的说着让龙腾一定要信守诺言的话。

    刚刚还温暖的气氛,因为龙囡囡奶声奶气的语气一下变成了欢乐的海洋。青凰笑的最开心,指着两父女的方向,断断续续的说着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吧。

    “饿,嗯,爸爸一定会努力的。对了囡囡,还记得皇奶奶吗?她听说你来了想看你了,咱们去陪皇奶奶吃个饭吧。”

    本来有些尴尬的龙腾,立刻想起自己过来的目的,连忙趁热打铁。

    “皇奶奶,好久没有看到了,我好想她。”

    龙囡囡的天性还是非常童真,对于恐龙的事情很快就抛到脑后。

    青丘在一旁微笑的看着这对父女,他可是知道龙囡囡后世是个非常计较的女孩,怕是龙腾没那么容易让龙囡囡就这么遗忘这个承诺。

    突然青丘脑海一闪而过一个名字,皇奶奶,会不会是那位呢。那个帝皇家的弃女,前世成为段家的家主,一度让帝皇家抬不起头,处处与对方作对。

    龙腾带着龙囡囡一同离开了家,青丘也没有想太多,毕竟此时这些事他还关心不来。

    “今天不在家吃了,我们出去吃,吃完好好在燕京逛逛街。全家出去玩去。”

    听到青丘的话,青凰第一个欢呼起来,大家都很高兴,表示一定要好好吃青丘一顿,给他放放血。

    十一电影前夜,老太太的生日过的低调而有热闹。皇倾城对于这个生日有着多重意思,许久不见的段落风,段落雨两兄弟也赶了过来。

    段方跟在段落风身后,看着大家给奶奶上礼问好,他却不敢上前,只能拿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站在一旁默不作声。

    “来了就好,来了就好。不用这么见外。身体啊,不行了,老咯。”

    礼物都有专门接收的人在一旁,除了个人自己要求,大部分人的礼物都署名以后统一交给了接收人员。

    虽然脸上的褶子已经很多很多了,看起来却依然面色红润,尤其是皇倾城的嗓门,中气十足,一点不显老态。

    一旁的段落雨眼里带着阴霾,至从父亲死后,他们唯一还能在这个家族里苟延残喘,忍辱负重,就是为了给自己父亲报仇。

    “咳咳。嗯。”

    拍了拍段方,段落风好似在教训儿子。看着儿子的脸,段落风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说不上生气,却也没有多少开心。手刚刚抬起,刚好碰到了一旁的兄弟段落雨,将其从沉思中唤醒。

    “儿子,做什么事,都要先想好退路,你这次玩的不好哦。”

    相比与长相帅气,却带着阴沉的段落雨,段落风非常有大家风范,很有些为官者特有的气质。

    “爸,我。”

    “好了,这次就当是个教训。人,可以有自己的**,不过要学会控制,得与失有时候需要权衡。”

    这样慈眉善目的段落风让段方的身子既然有些瑟瑟发抖。

    其他人可能听不出段落风的意思,既然屁股不能保证干净,那就要把知道这些的人通通消灭,不留活口。

    段方知道,他听的很明白,无数个被父亲教育的夜晚,他知道自己的父亲有多么残酷,而这就是自己老爸的意思。

    “去玩吧。跟兄弟姐妹之间要和睦。”

    眼睛里带着精光,段落风看着自己的儿子很是慈祥。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表兄弟,相比与自己的儿子,这位兄弟就显得有些差劲,连最基本的不漏声色都做不好。

    “婶婶,生日快乐。祝您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跨前一步,段落风走到皇倾城面前,将手里的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串珍珠项链,跟佛珠一样大小的珍珠,每一颗都非常圆润饱满。

    “嗯。好,落风侄子,你现在在商界做的风生水起,赚了不少钱吧。”

    看着眼前的段落风,皇倾城转头看向了一旁身后的段落雨,说了一句不咸不淡的话。

    周围的宾客看到这一幕,或多或少都在向这里观望。这一大家人的关系,让所有跟段家又来往的人都非常关心。

    “托婶婶的福。不知道叔叔在哪里,小侄好些日子没有看见叔叔,怪想的。”

    年纪近五十的段落风在皇倾城面前称呼自己小侄子,好似自己还是当年那个不懂事的小孩。

    至从段落风的父亲,当年本可能继承段家的段风落被皇倾城从位置上赶下来,关进了监狱最终郁郁寡欢而死。段落风的母亲就无时不刻在段落风的脑海里灌输着复仇的思想。

    而作为当时看上了皇倾城的段雨落,则在段落雨还没有满月就死在了皇倾城的手里。

    当年那件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大家都已经弄不清楚了。此时的皇倾城看两兄弟的眼神里带着一丝质疑审视的气息,让两人都有些刺骨麻木。

    “你们叔叔最近迷上了一本漫画,叫什么,我也有好些日子没有看见他了。”

    微微闭上双眼,皇倾城想起那个夜晚同段落木的争执,斩草除根,绝对是五千年历史里最伟大的一句话。一时的心慈手软,让皇倾城每次想起都是悔不当初,害怕自己即使是死都无法瞑目。

    现在虽然段落风因为皇倾城的关系,没有步入官界,却依然在商界混出了自己的名堂。

    皇倾城放过自己仇人的儿子,就是因为当年自己的丈夫段落木的坚决反对。自己的两个兄弟被抓的抓,死的死,段落木实在不想再添杀戮。皇倾城同意了段落木的说辞,当时坚决反对将这两个仇人的儿子留在段家。

    当时段落木一意孤行,现在借助着段家的影响力,此时的段落风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可以任由皇倾城决定生死的小孩。

    “么,听说最近很火。那就不打扰叔叔了。”

    至从段家被皇倾城接管,段落木也闲了下来,总是时不时的出去旅游,到处转转。对于段家的事情,完全不在过问。

    段落风眼里闪着一丝不意察觉的光芒,转过身,带着段落雨远离了自己这位婶婶。

    相比于皇倾城无时不刻的盯着自己兄弟和孩子的发展,虽然没有刻意遏制,却带着深深的防备。而那位一直在段落风段落雨两表兄弟面前,一直假仁假义,故做慈祥的段落木才是段落风最是善恶痛觉的。

    “奶奶,生日快乐。”

    段轻眉拿出一张素描的画放到皇倾城的面前,画上是一位温婉的女子,恬静端庄的双手抱胸,脸上自信的微笑光彩照人,美丽极了。

    仔细一看,上面的女子跟皇倾城年轻时是一模一样。段轻眉找了好久才找到一张奶奶年经时的照片,然后找大师刻画,画出了这张带着唯美的风格奶奶年轻的样子。

    “哎哟,真不错,这是谁画的,太传神了。”

    皇倾城看着眼前的画,一下陷入深深的回忆,好像再次回到了年轻的时代,自己的美丽吸引了无数英俊帅气的小伙子在身后追逐。

    张省长的太太跟皇倾城年轻时,就是闺蜜,此刻一见这张画,立刻夸赞出声,眼里带着羡慕,也想给自己画一张。

    回过神的皇倾城看着眼前的画像笑的合不拢嘴,连忙交代待会选个好的画框表起来。

    快步走到奶奶身边,段轻眉跟奶奶聊着生活里的点点滴滴,淡淡温馨的欢笑不断传来。

    “轻眉,你生日也快了吧,我记得你跟你奶奶的生日特别近,我记得属什么来着。”

    张太太坐到段轻眉身边,上下打量出落的越来越亭亭玉立的段轻眉。小的时候还见过几次面,后来皇倾城为了保护段轻眉,将这个唯一的孙女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现在突然看到,心里还是觉得欢喜。

    “张奶奶,我属虎,今年二十四。”

    这位张奶奶,段轻眉还是有些印象,其他的亲戚就不怎么熟悉了,只能待在皇倾城身边,也不敢随意走动。

    这次过来参加皇倾城的生日,一是段轻眉刚好在燕京,日子也赶上了;二则,段轻眉不可能一辈子在皇倾城的保护下生存,人总有一天要靠自己。皇倾城也没有办法保护段轻眉一辈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