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大动漫家 第105章 父子重逢

时间:2018-04-23作者:完美的西红柿

    王鼎实从商务车里走了出来,看着面前的摩天大楼,脸上露出郑重的表情。

    王氏企业是家族企业,到了王鼎实手里,已经是传家四代的大家族。

    家族开枝散叶,人一多,声音不免也就多了起来。是以,王鼎实虽然是王家第四代的领军人物,同时也是王氏企业的掌门人,但在家族中,却始终存在着几股反对的声音,明里暗里的跟王鼎实唱反调。

    前几年还好,那会王鼎实刚走向前台,大刀阔斧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剔除了很多冗杂落后的业务,让王氏企业一下子迈上了高速发展的轨道。但企业才进入平稳的发展期没多久,就有人想跳出来摘桃子。

    王鼎铭就是最先跳出来的一个,原本他在王家并没有什么地位,也没有什么支持者。但王鼎实的改革却让他看到了一些机会,联合起了家族里那些剔除业务的管事人,竟然形成了一股不小的力量。

    一开始,王鼎实并没有把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太放在心上。直到后来,王龙钦违反了他和家族的安排,为了漫画,不惜和他父子决裂。趁着那段时间王鼎实有些消沉,加上家族因为王龙钦的事对他产生了看法,王鼎铭借机从家族中拿走了大批的产业,一下子成了气候。等王鼎实反应过来时,已经拿对方没办法了。

    最近两年,王鼎实的父亲,也就是王家上一代的掌门人,身体每况愈下,引得王家人心动摇。王鼎铭一派,更是上蹿下跳,动作频频,拉拢了不少董事会的人员,目的昭然若揭。

    凭着这些年立下的威严,王鼎实大可稳坐泰山。只要他不犯下大错,谁都无法夺走他掌门人的位子。

    但,就在前几天,王鼎实得到消息:自己的那个负气离家的儿子,闯祸了。惹得还是龙腾实业这种商业大鳄,为此,王家和龙腾实业的商业合作,都被单方面停了下来。

    最让王鼎实不安的是,这个消息,并不是从家族内部得知的,而是段家的人上门透露的。

    王家和龙腾实业在业务上往来不多,但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多一个敌人多一堵墙。失去了龙腾实业这个朋友,王家还可以接受,但要是成为了敌人,王家以后的路,很有可能要被堵死。

    所以,在得到消息后,王鼎实第一时间联系了到龙腾实业。沟通的结果,让王鼎实心中阴霾密布。

    王氏企业和龙腾实业,虽然二者体量不在同一级别,但王鼎实和龙腾,勉强算是同一阶层的人物。在接到王鼎实的电话后,龙腾却是好一番推诿,最后同意定在今天跟王鼎实见一面。

    来之前,王鼎实已经做好了做出最大让步的准备,只要能恢复跟龙腾实业合作的业务。

    王家跟龙腾实业具体展开的合作业务不多,而且都是由王鼎铭在负责的。但正因为此,王鼎实才更要争取回来。不然的话,董事会上,王鼎铭便可以籍此大做文章,甚至用龙腾实业的事来中伤王鼎实。

    而且,家族中,包括王鼎铭自己的派系里,对王龙钦至今仍有许多人抱以微词。这次又闯下如此大祸,王鼎实必须站出来摆平。

    只是,让王鼎实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他这几年暗中注意过王龙钦,经营着一家租书店,怎么会惹到龙腾实业的头上?

    具体的情况,王鼎实到现在还不是很了解,跟龙腾的那通电话里,对方也是语焉不详。这让王鼎实感到有些不安,心情更是无比沉重。

    脑海中,千头百绪,想到骨子里和那个女人如出一辙偏执的王龙钦,不知为何,王鼎实心里竟生不出半点的埋怨。

    更多的,还是亏欠。毕竟,当年那个女人不顾所有人的白眼和嘲讽,甚至是威胁,坚决跟自己走到了一起,结果呢?为了证明自己,为了家族,王鼎实却一直把她放在了最后一位。直到生完王龙钦,产生大出血,王鼎实才幡然醒悟,自己辜负了她多少。

    见她的最后一面,是在医院里。她像是一朵枯萎的花,躺在病床上,抱着襁褓中的王龙钦,看到王鼎实后,只留下一句“照顾好孩子”,便撒手人寰。

    从那以后,王鼎实不但没有丢掉事业,反而越发不要命了起来。然而,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王鼎实之所以如此努力,已经不再是为了证明自己,而是为了偿还一份亏欠。

    他欠那个女人的,生前,王鼎实没有照顾好她。死后,王鼎实必须完成她的遗愿,照顾好王龙钦。

    在王鼎实看来,王家,可以不是他的,但必须是王龙钦的,这是他能做的最大偿还。就算王龙钦暂时离开了家族,未来,王鼎实还是会将这份家业亲手交到王龙钦手中。

    想到那张躺在苍白的病房中,香消云陨的身影,王鼎实不觉红了眼眶。再看向面前的龙腾大厦时,一抹坚定的神色,浮上了脸庞。

    迈步,正要走进大厦,一道像是隔了一条时间长河的声音,突兀地从身后响起:

    “爸。”

    从未有过一刻像现在这般,让王鼎实如此深切地明悟“一字千钧”四个字的含义。

    那张临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脸孔,一瞬间变幻了不知多少表情,最后定格成冷漠。回过头,望着那道已经比自己还要高上半头的身影,王鼎实心里百味陈杂,脸上却不动声色,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

    听着王鼎实还是一贯的生硬口气,王龙钦心里,父子重逢的那点温情一下子消散得无影无踪。抬起头,目光毫不退却地跟王鼎实对视着,王龙钦道:“我来参加培训课。”

    “培训课?”

    王鼎实眉头一拧,根据他得到的有限的信息,龙腾之所以单方面终止了跟王氏企业的业务往来,是因为王龙钦得罪了龙腾。如果这样的话,龙腾实业怎么还会让王龙钦来参加什么培训课?

    龙腾实业的培训课,是培训部入职培训流程中独立的一部分,用来培养日后集团的骨干人才。一般的员工,连旁听的资格都没有。

    难道,有什么地方搞错了?

    王鼎实察觉到一些东西,但在这件事情上,他掌握的信息太少了,一时间想不出什么头绪来。

    “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我要去上课了。失陪,王先生。”

    冰冷地吐出“王先生”三个字后,王龙钦擦着王鼎实的肩膀,走进了龙腾大厦。

    父子擦肩而过的一瞬间,王龙钦似乎听到一声微不可查的叹息声,在耳边响起。只是,想到王鼎实的脾性,王龙钦以为是出现了错觉,没放在心里。

    “王总,预约的时间快到了,我们该进去了。”

    直到王龙钦进入龙腾大厦好一会,王鼎实依旧是呆呆站在那里,直到秘书提醒了一句,方才回过神来。

    “哦,走吧。”

    王鼎实恢复了神采,龙行虎步向前走去。见到王龙钦这一面后,他已经看出来,王龙钦得罪龙腾实业的消息,背后肯定另有隐情。

    龙腾把见面的时间安排在今天,看来应该是意有所指。一切,等见面之后,自然会水落石出。

    赵野跟在王龙钦身后,不时用眼角余光偷瞄一眼王龙钦。在王龙钦喊出那一句“爸”的时候,他心里同时响起了一万句“我曹”。但看到王龙钦的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的脸,只好明智地闭紧了嘴巴。

    在前台的带领下,二人来到上培训课的教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