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大动漫家 第78章 后来人是我辈中人

时间:2018-04-23作者:完美的西红柿

    “五百万?”

    听到从青丘嘴里说出的天文数字,刚恢复清醒的青冥和青母二人,再次陷入了失声的震撼中。

    这可是五百万啊,不是五百块,青丘的家境虽然还算不错,但就算全部的家底,恐怕也不到这个数字的五分之一。

    “五百万,就这么给你了?不会是让你干什么违法的事吧?”

    面对如此巨大的数字,青母实在难以置信,更多的,还有担忧。

    “怎么可能,人家是开公司的,又不是开银行的。而且,这五百万不是给我,是投资,让我去做漫画的。”

    青丘为青母解释道,为了打消她和青冥的顾虑,青丘把他之前和龙腾提到的那些,关于漫画事业未来发展的构想大致说了一遍。

    听到青丘口中不断蹦出的一些从未听过的词汇,诸如动漫、端游、手游、ip之类的,青冥和青母都是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他们根本不知道,青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的这些东西,而且还说得头头是道。

    最后,两人只好将目光投向了青凰,希望从她那里得到一些相关的信息。

    “青凰,你哥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青母语气狐疑,问了一句。

    青凰摇了摇头,道:“老哥说得那些东西,我也不太了解,但应该是真的。”

    之前在客厅,青凰可是亲眼所见青丘用他的理论把龙腾给说服了。在见识到龙腾的能量后,理智让青凰明白,如果青丘只是在胡编乱造,龙腾根本不可能拿出五百万来进行投资。

    从青凰嘴里得到了肯定的答复,青冥和青母顿时不知该说什么了。

    青丘的成长速度,完全超出了他们的预期。高中还没毕业,就能获得五百万的投资,这样的青丘,别说是在小区邻里之间,放眼东南市,乃至全省、全国,又有几人能够比肩?

    所以,面对好像是坐着火箭一样上升的青丘,身为父母的二人,猛然发现,他们有限的人生经历,根本无法给出青丘任何地指导。

    先前,当青丘说起他认识了龙腾和慕菁的时候,二人就曾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但当五百万生生砸在了面前,二人构建的脆弱的心理准备,一下子被摧枯拉朽地撕碎了。

    站在那里,看着表情复杂的青冥和青母,青丘大概能理解他们此时的心情。

    让龙腾来医院之前,青丘便想到父母会有这样的反应。但青丘有着更深层次的考虑,所以,他还是让龙腾来了。

    青丘考虑到的,是李世风的威胁。无论李世风是明刀明枪,还是暗箭伤人,青丘自己都没什么好惧怕的。

    唯有父母和妹妹,青丘再如何小心翼翼地提防,都不一定能保护得了他们。

    所以,青丘将主意打在了龙腾身上,想着让龙腾来充当家人的保护伞。这样一来,除非李世风想要和青丘拼个鱼死网破,否则绝不敢对青丘的家人动手。

    病房里,随着青冥和青母的沉默,气氛再次陷入了死寂。

    而此时,东南市一座高档的住宅小区,紫金苑内,一座复式的独栋小楼里。

    二层,书房中,李世风正在翻看着几张印证文字资料的薄纸。

    “青丘,父亲青冥,是青氏印刷厂厂长,母亲是国画老师,妹妹青凰,东南一中学生,成绩优异……”

    “在校期间,青丘多次与校内、外人士打架斗殴……”

    看到这里,李世风的脸上微微出现了波动,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段氏商场内,因同伴与商场人员周皮发生冲突,导致周皮被段轻眉赶出商场。事后,段方派人前去报复,结果不得而知。”

    “段方、段家……”

    指节有节奏地敲打在实木桌面上,李世风眼睛眯了起来,嘴里不住地呢喃着。

    几分钟后,李世风将桌子上资料纸收起,放进了碎纸机中。

    眼睁睁看着那些资料纸成为一堆碎屑后,李世风掏出手机,拨通了个电话。

    “喂,胡主编,我记得你跟段家的那位段方公子有些交情,能不能帮忙引见一下?”

    “好的,那就明天,你让段公子定好地方,到时候我会过去。”

    挂上电话,李世风微微舒吐出一口气,走出书房,站在宽阔的客厅中,透出阳台的落地玻璃,李世风看着天边悬悬欲坠的残阳。

    “该结束了。”

    呢喃声落,天际,最后一抹余辉,掩入夜色的开端中。

    这一夜,对很多人来说,再平常不过。然而,却有一些人,彻底不得安眠。

    凌晨时分,省报社审读部门,依旧灯火通明。

    社里的审读员全部上阵,包括几位上了年纪的老审读,此时一个个鼻子上架着老花眼睛,犀利地目光,钻透了厚厚的镜片,一字一句地从报纸上扫过。

    在省报干了这么多年,像今天这样全体动员,加班加点的,除了每年那几个重要的节日前夕以外,平时很少能出现这样的场景。

    “一版校对完毕,没有错误。”

    “二版没有错误。”

    “三版没有问题”

    ……

    接近凌晨一点,第二天所有报道版面的审读工作报告完毕。

    慕菁,站在外面,看着审读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听完最后一版的报告后,肃然如山的脸上,方才稍微缓和一些。

    不一会,一名记者拿着审读完的报纸快步跑了过来,慕菁随手抄了把椅子,靠墙坐着看了起来。

    头版头条,标题正是那句:正义可以迟到,但正义不可以缺席。

    后面,通篇累牍的都是关于李世清的报道,为了赶出这些内容,省报的记者这一天几乎没听过脚步,东奔西跑,把能挖的、该挖的都给查了出来。

    社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等着慕菁点头。

    时间,像是沉溺进了静谧的夜色中,一分一秒,悄无声息。

    半个小时后,慕菁看完最后一篇报道,是关于王猛的家庭情况,只不过名字用的是化名。

    这一篇是慕菁亲自执笔写的,几年没动笔,寥寥千八百字,硬是花了她半天的功夫。

    “行了。”

    点了点头,将报纸合起来后,慕菁顿觉浑身猛地一阵轻松。

    这是她最后一天在省报工作了,本来应该有的难过和不舍,竟然全都没有出现。

    只有轻松,好像在此之前,慕菁都是被囚禁在笼中的鸟,缸里的鱼。但,从明天开始,就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了。

    社里的灯,一盏接一盏地熄灭,陆陆续续有身影走出了大门。不一会,偌大的报社大楼,便已是人去楼空。

    慕菁没有离开,她独自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静静地坐在黑暗里。

    那双眼睛,仿佛要有光和火喷出。

    “但愿我走之后,后来人,仍是我辈!”

    声音带着铿锵的意志,回首过往的每一日,慕菁确信,她做到了问心无愧。

    起身,离开办公室,离开报社大楼,昏黄的路灯照亮了前路,慕菁孑然一身,甩开了所有的包袱,轻装向前。

    刚走了没多远,一道挺拔的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走了?”

    那身影向慕菁走去,开口问道。

    慕菁先是一惊,但听到那人的声音,顿时松了一口气,道:“走了。”

    那人走到慕菁前方几米远处站定,深吸一口气,艰难地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错愕地看着那人,慕菁揉了揉眼,像确认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他,也会道歉?

    没认错人,确实是他。

    “你不用跟我道歉,毕竟,错不在你。”

    慕菁发自内心地说道,在她看来,眼前这人,看似手握大权,风光无限,实际上的压力,比所有人都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