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大动漫家 第17章 迷雾重重

时间:2018-04-23作者:完美的西红柿

    “啪!”

    一个响亮的巴掌甩在了青丘的脸上,两双默然地双眼,横扫着青丘的身体。

    想将眼前的青丘看穿,看透,但无论如何都看不透,也看不懂。

    不知为何,就在这短短的几天,青丘的父母感觉,眼前的青丘并不是之前他们那个虽调皮捣蛋,但听话懂事的儿子。

    捂着红成一片的细嫩脸蛋,青丘神情一片恍惚,他不知道也不明白,向来动口不动手的父亲,为什么今天给了他一大巴掌。

    “爸!”

    两种声音,传遍了整个回廊,一个是父亲的巴掌声,一个是青丘不明的惊呼声,所有在回廊里的人,将视线都转移到了青丘这边。

    “不要叫我爸,我没你这么个儿子!我青冥前世到底造了什么孽,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四处惹事的逆子!”

    青丘的父亲此时怒火滔天,指着青丘的鼻尖大声叫骂。毫不顾忌被这恶语伤了心的青丘,毫不顾忌无数双眼睛,带着一种匪夷所思的神情望着青丘。

    青母见青丘之父青冥,言辞偏激,怒气冲昏了大脑,说出了不该说的话,伤了不该伤的人,她也没阻止,此时她也与青冥想得一样,眼前的青丘若是在不对他进行教育,今后必定无法无天。

    “你凭什么打我?凭什么认为我做错了!”

    就在父亲恶语伤人之际,青丘的脑海中同时浮现了前世种种,那时他也是同自己的父母吵架,同样的地方,同样的地点,只是躺在病院里的不是黄清之和李世清,而是青丘的祖父和祖母。

    前世,因为儿时调皮捣蛋,点着了房子,无意之中,将午休中的祖父母葬送在大火中,而他被救了出来,带到医院后,醒来的时候,他的父母同样是用这种眼神看着他。

    一字字,一声声的忤逆不孝,一句句的孽障逆子,不断地在他的脑海中回想。那时他同样说出这样的话,拼什么打我,我没做错。

    医院外边下着大雨,清晰可闻,前世的父亲为青丘的祖父感到伤痛,同样对自己的儿子感到痛心。

    他扭头出了房门,冲出了医院,而前世的母亲也跟了上去。

    就在青父望着漫天的乌云,不断的让大雨冲刷脸庞的时候,青母在后,大声叫喊,叫喊着什么,青父没有听见,他将这个心声都浸匿在大雨之中。

    而下一刻,一辆黄色的出租车仓促的按着喇叭,一个车轮摩擦地面的声音,几乎传遍了整个医院,青母与青父在医院门口被出租车撞飞,近在咫尺的济世活人的医院,也挽回不了前世父母的生命。

    “凭什么?凭你姓青?凭我是你的爸爸,凭我有这个职责和义务,来教育你这个到处惹是生非的逆子!”

    一个冲天的怒吼,将青丘从前世的回忆中唤醒。前世的一切是那么的清晰,是那么的真切,就像此时此刻所发生的一般。

    如果这时,他在多说一句,在多辩解一句,那迎来的或许就是青冥的另一个嘴巴。

    他不想,也不敢想,前世的那一幕再次出现在自己的眼中。

    “爸,这次我没有做错,这一切并不是我造成的,而是他李世清诬赖陷害你的逆子啊!我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为了不让自己平白无故地被人套上罪人的恶名,我才选择自保啊!”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细嫩的手从脸上缓缓地放下。青丘没有发怒,也不必要发怒,他生怕自己再次重蹈前世的覆辙。他的心很安详,很宁静,如同一位老僧,在传道说法。

    望着身前的青丘,青冥两眼一怔,身子往后一扬。眼前的青丘是自己的儿子吗,是那个向来和自己顶嘴,不听自己好言相劝的儿子吗?

    弄不清了,仿佛不是,仿佛是一个经历了沧桑,有了定性和悟性的圣者,在劝诫不要动怒,发怒解决不了任何事。

    “这事真的和你没关系?”

    青母也看得出,青丘的模样没有撒谎,也没有因打的一巴掌而生怒。她知道,此时她若是在不站出来,父子两人,必将陷入一个难以解开的死结。

    “真的没有,李世清和黄清之身上的伤,都是他们自己整的,我只是被老师叫来看着他们的。”

    望着青丘脸上的神情,青母看了青父一眼,随即伸出手扯了扯青父的衣角,示意他不要在发怒了。

    这种事无论摊在那个父母的身上,都会动怒,前脚被学校叫去,后脚还未踏入家门,又被学校叫来。而且还是一个带有谋杀的事故,青父动怒,合情合理。

    “哼!”

    青父冷眼瞪了青丘一眼,转而扭头就走。

    “那你自己好好照顾,我和你爸爸先回去了。”

    望了一眼脸上带着赤红巴掌印的青丘,青母脸上带着一丝愧疚,这次是他们做父母的做错了,不应该在没弄事故的情况下,而扇了青丘一巴掌。

    “妈,别急,我陪你们先回去,然后我再过来!”

    前世的阴影仍在青丘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他没多想,立马跟上了父母的脚步,即使青母阻拦,青丘也未回头,已然硬着头皮陪着父母出了医院。

    本打算跟父母一同坐车回家后,再来医院,但在青冥的严词之下,青丘也只好站在医院门前,望着父母所坐的出租车朝着远处行去。

    “哎,谁叫我是你儿子呢?这年头,儿子真难做!”

    望着远去的出租车,青丘不由得轻声一叹,的确,现如今的世界,不仅是父母难做,儿子也难做。

    前世父母去世的日子,就是明天,他不想那种事故发生,眼下就算是父母冤枉自己,他也只能忍着,无论如何,他也想将这个历史更改过来,他不想在一个地方摔倒两次。

    他决定,当忙完这件事情后,他就回家,仔细地和父母说说学校发生的一切,无论如何,他也不会让父母在相同的时间和相同的地点,发生同样的事。

    这次的事故很严重,学生持械蓄意谋杀,黄清之与李世清两人都进了医院。校长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亲自等待着黄清之与李世清两人脱离危险期。

    两人都受了重伤,做完手续后,需要在医院观察,双方的家属都赶来了,之后校长和青丘都各自回了各处。

    “青丘,黄清之怎么样了?”

    在一个散发着淡淡青草气息的草地上,一男一女,一趟一坐。望着天边的橙红的晚霞,女孩问着躺在草地上的青丘道。

    “状况还行,伤口不深,不过失血过多,需要调养几天。”

    青丘含着一根苦涩的草片子,用手整着头,有气无力的回答着身旁的苏袖雪的话,此时他的心思全然不在黄清之和李世清身上,而是在明天父母会不会出车祸的事情上。

    “哦,那就好。”

    苏袖雪轻轻地应了一声,看着面前不知在思考着什么的青丘,她也没说太多,眼下的事情太过突然,任谁都想不到黄清之会如此冲动,会带着刀狠狠地在李世清的胸口扎上一刀。

    “到底是谁把那个视频发给校长的?到底是谁做得?难道黄清之还和别人有过节?”

    青丘含着嘴角的草片子,喃喃自语起来,他想不透的不仅是谁发的视频,还有就是像李世清这种心术不正的人渣,是怎么当上老师的。

    难道他家祖坟冒了烟,不仅这个衣冠禽兽当上了老师,还有他那个护短的哥哥,是怎么谋到教育局的职务的。

    “别想啦,回家吧,这个世界没有你,天踏不下来的。”

    望着青丘满脸愁容,苏袖雪轻轻地掐了掐青丘的腰,指了指远方的天空。

    是啊,就算没有青丘,这件事也会发生,只不过那个被李世清扣上罪名的人,正巧不幸地落在了青丘的头上。

    “你个小妮子,就别宽慰我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既然我答应了帮他黄世仁,我自然会帮到底了。”

    轻轻地拍了拍苏袖雪的小脸蛋,青丘嚼了嚼嘴里的草片子,轻声笑道。

    “哟,哥哥,你又欺负嫂子了,小心以后结婚了,瘦子不给你零花钱。”

    青丘的这一举动,正巧被青凰看见,这是他们约定的时间,放学后,就在学校边上的草坪碰面,然后在回家。

    青凰可不像青丘对学习全然没有兴趣,她可是班上的尖子生,每次放完学,不到太阳下山,她准不会回家。

    “你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就知道帮她说话,她刚才掐我的时候,你怎么就没看见?”

    青丘爬起什么将嘴里的草片子,朝着青凰丢了过去。青凰也未躲闪,她走到青丘的身旁,俯下身子,重重地掐了一下青丘的,而且在青丘的耳旁轻声威胁道。

    “你要是敢叫出声来,我叫告诉嫂子,你把我的裙子借出去了,还把它弄破了。”

    看着青凰邪邪的微笑,青丘似乎不太明白青凰的逻辑,但他想着自己为了完成天书阁的任务,才被迫借了妹妹的衣服,还被保安误以为是人妖,他不经得强行忍住了腰间的剧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