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大动漫家 第8章 国漫的现状

时间:2018-04-23作者:完美的西红柿

    一页页翻开,崭新的油画纸,铺面的气味,青丘再熟悉不过。

    青丘深吸一口气,仔细回想,准确的说,铁臂阿童木是在1981年,科学普及出版社首次出版漫画版,随后才在国内大红大紫的,而如今是2009年。

    二十八年,二十八年。

    青丘看着手中的漫画,一个洋娃娃一般的面孔黑发的头发,分别在上面和下面有两个角,上身不穿衣服,在胸脯的位置有一个条纹勾勒出的盖子,如此独特的画风,不是铁臂阿童木又是谁?青丘笑了,或许这就是上天的眷顾,给一个励志国漫崛起的人,整整二十八年的时间。

    “干什么?一会哭,一会笑的。” 王龙钦诧异的拍了青丘一巴掌,似乎感觉今天的青丘与往常不同。

    “没什么。这个……我能带回去看看吗?”青丘的声音在颤抖,手掌也在颤抖,三十多岁重生在十九岁,岛国的漫画此时刚刚登陆中国,还没有前世那么大的影响。相比,根深蒂固的国漫落后岛国漫画的大格局,这个重生真的是极好。

    王龙钦微微诧异了一下,摆了摆手,若是别人断然不能,青丘就另当别论。王龙钦做的小本生意,做生意出门概不认账,最怕的就是抵赖,可是青丘对漫画的喜爱,让王龙钦放下了心。

    岛国漫画已经晚登陆了二十八年,已经发生了改变,那么国漫呢?如果国漫的水平提高了呢?那不就是皆大欢喜了吗?青丘想到了这里,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悠步向着书店的后排走去。

    小小的书店,除了青丘再没有第二个客人,虽然不到30平米的空间,但是摆着十多排书架,前面是一排排的书架,不用细数少说上千本图书。不凌乱,但是显得拥挤,青丘身材高大,虽然只有十九岁,但是已经有一米八的身高了,侧着身子,越过两排书架,一抬头,一本再熟悉不过的武侠小说出现在面前。

    青丘笑了笑,前世2009年网络文学刚刚暂露头脚的年代,再此之前,武侠小说有着不可磨灭的地位。随手拿起,青丘翻了翻,盗版的纸张,皱巴巴发黄的页面,残破的痕迹,生生的阐述着武侠小说的地位。

    放下熟悉的文字,继续寻找国漫的身影, 毕生用最美的线条倾尽所想,这是青丘所愿,终于在一排书架的最上面发现了一沓画册,随手拿起一册,瞬间愣住了。

    这是什么玩意?青丘瞪大了眼睛,圆圆的脑袋下面,极为不和谐的失调身体,明明是个娃娃,但头大的出奇,身体纤细的离谱,看上去就似一个脑袋下面搭配着一个牙签。青丘十九岁的年龄本应该对漫画没有多大的了解,特别是从艺术的角度,但是前世三十多年,身为一个有些名气的漫画家,对漫画自然有着特殊的记忆,可是现在这个却不在青丘的记忆中。

    仔细欣赏,薄薄的画册之上,树立着一堵矮墙,墙头之上做着一个大头娃娃,凄零的看着远方。萧条的意境,悬念的勾画。倒是刻画的很好,只是这画风,实在是不及格。

    青丘一面摇头,一面手指轻轻动着,随着画册上的线条不自觉的勾勒,一面继续向下翻,脑中所想,这水墨画的寥寥几笔,整个画面简洁大方,只是用水墨画来表达,似乎不好表达。

    接着是第二页,第三页,青丘翻阅的越来越快,直到最后一页,青丘呼吸急促,若不是在书店,恐怕他会一巴掌拍在书架上。

    简直是狗屁,白白浪费了尚好的水墨功底,剧情幼稚到了极点,小孩子的玩意,小孩子的玩意。

    这怎么能够称得上漫画二字,编剧是被狗掏空了吗,整个画册剧情幼稚到了极点。而且,整册没必要都用水墨勾勒,而是在局部场景用水墨点明为妙,融合其他,不但有了水墨的书香气韵,在表达了也更加自然容易。

    摇了摇头,放下手中,随手拿起,一册册接着翻看,越看心中越是烦躁,最后怒极反笑,国漫定位如此,当真一点都没改变,青丘这一通乱翻,少说也看了十几册,眼看就要翻阅完了,但是能入眼的没有一册,哪怕稍有潜力的都没有。

    每册画册虽然画风不同,但意境相仿,每册都流露出幼稚,恨天不知这画册是给娃娃们看的。

    平复心情,将烦乱的画册一册册整理,放好,仔细寻找记忆中的漫画,一圈走过,再次回到画册前,除了铁臂阿童木,书店就只剩下画册了。

    难道真如所想,除了铁臂阿童木,国内再也没有第二部岛国漫画,难道那些记忆中的《火影忍者》,《海贼王》,《银魂》,《犬夜叉》之类当真没有绘画出来。

    “哥……”一声娇喊,带着无奈和着急,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香气前世记忆中那个洒脱的靓影。

    犹记得,那一年青凰一声声哥哥,快乐的生活着;犹记得青凰生日那天父母车祸死在面前,青凰面如死灰,之后再也不喊一声哥哥。犹记得……

    “哥,你愣着干什么,快点回家吃饭。”

    初见倾心,美貌如花,沉鱼落雁,表情淡淡,绝对的女神。再见动心,表情虽然有些淡,但是,性子自然,毫不扭捏,心向往之。最后却只剩下,俯身便拜,喊一声:大哥。这便是车祸之前青丘对妹妹青凰的评价。青凰这个妹妹,当真不像个妹妹。

    “是不是又看漫画忘了时间啊,不是我说你啊哥,你都多大了,让我这个妹妹教你,这是小孩子看的玩意吗?”

    青丘嘴唇颤抖,还没说话,青凰开始喋喋不休,记忆中车祸后心如死灰,目光涣散的青凰实在不愿想起,这个时候的青凰刚刚好!

    还好,一切未晚。

    “哥,我就说了你两句,你怎么还哭了呢?你瞧你一个大男人能不能给当妹妹的做个榜样啊……”潇洒的将马尾辫甩在身后,青凰微微皱起柳眉:“什么漫画能让哥哥哭成这样……”

    青丘不觉,自己已经哭了,苦笑着摇了摇头,即便说出来,青凰也不能理解两世为人历经父母双亡的辛苦。青丘还没做出动作,青凰一把将手上的铁臂阿童木抢了过去。

    “咦,这个……”青凰本来微微扬起漫画,准备翻上一页就大段的指出怎么怎么幼稚的,可是瞟了一眼,竟然略带惊喜,原本是来喊青丘吃饭的,现在自己一点不着急的翻阅起来:“哥,这个我看看。”

    夕阳西下,不自不觉已近黄昏。看着妹妹幼嫩的脸上带着认真的专注,青丘情不自禁想抚摸一下,手指伸出,少许之后,并未接触,停留在半空。

    猛一抬手,青丘重重的拍过秀气的脑袋,打乱了散落的长发,“谁吵着要回家吃饭的?”

    青凰猛地抬头,怒目看着青丘,咬牙切齿,狠狠的比划了两下小拳头,嚷道:“你还好意思说啊,刚才是谁对着个机器人哭的稀里哗啦?”

    “这个你不懂,这叫宣泄,情感宣泄。你没听过吗,在《读者》上,有位诗人为了写诗,在大雨天爬上了一个大树,仰面向天,任凭雨水落下,最后写了一首好诗……”

    “对对,对对……你说的都对。快点回家吧。”论起歪理邪说,谁能说的过面前这位哥哥,那人绝对是神人,青凰心中怒火未消,“以后啊,嫂子什么的,我看是没指望了,能对着个机器人哭的稀里哗啦,这是要吓跑多少位嫂子啊。”

    说完,不等青丘的反应,便拿着铁壁阿童木,蹦蹦跳跳的跑了。看着离去的靓影,青丘再次苦笑,依然有种如梦初醒的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你。”

    或许正如青凰所讲,无论在生活中还是漫画中青丘都是一个特别爱动情的人,不论是电视剧还是动漫,不需要特意的煽情,只需要看到悲情处,就会凄然泪下,摸了摸还有些湿润的眼角,青丘急忙跟了出去。
小说推荐